ONLYWONDER

背負著各自命運的軌跡,我們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 他有一位聰明的弟弟。成績比他好,性格比他乖巧,風趣幽默,是家中的寵兒。每次站了在弟弟身旁,他就成了那個每天渾渾噩噩,無所事事,不事生產的存在。有時候,他也好討厭這樣的自己。讀書平平的他對將來沒有甚麼理想,他生活上唯一的籍慰就是在閒時雕刻模型玩具了,他感覺在那一刻,終於能夠渾然忘我,全身投入在這個自己創造的微縮世界。他二十五歲,剛巧也是他弟弟大學畢業的時候了。「哥,我們去吃一餐晚飯吧,我找到工作了,這餐飯算是邀請你一同見證我離開校園的餞別禮吧。」看到弟弟的臉,他突然怒火中燒。「不要再揶揄我了好嗎。」此刻的他失控了!這算怎樣,是向失敗者的炫耀嗎?是要提醒自己是多麼無能和不濟嗎?是⋯⋯ 弟弟播起了音樂。「你在說什麼啊 每個人都是別具一格的個體 少說那種傻話 快閉上你的嘴吧⋯⋯」是Frederic的Onlywonder。 三原健司的聲音重覆著那有毒般的旋律:「⋯⋯就算無法成為第一位 你依然對我笑了 推開門扉的人 是渴望探究溫柔為何的 是世間獨一無二的我啊」 他抬起頭來,平時那個聰敏機靈的弟弟居然哭了。「你知道嗎?其實我好羨慕你。有一個自己很喜歡而能堅持很久的興趣,每天也能抽時間努力造著那看似無關重要卻對自己意義非常的事情。每次看著因此而散發光芒的你,我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他從沒有想過弟弟會對他說這樣的話。「每個人都獨樹一幟 每個人都是贏家 不管變成怎樣 幾度轉世重生 你也要做你自己」在很多無法控制的外在條件下,我們被命運安放在世界舞台上的不同位置。有些會得到多一些別人的注視,有些人必須身處於聚光燈之外;但,願我們都不要忘記,一齣劇必須得靠不同的角色去成就,每個人都是同等重要,在各自的故事裏,你就是那個如此特別而無人能替的唯一。今天,讓我們為這個如此特別的自己打一下氣。Illustration by @Core Lo Cheuk Him Text by Storyteller team.歌曲《onlywonder》: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CrwzN6eb4Q

Read more...

NO SURPRISES

他還是相信水有天會退去的。 在很小很小以前,他跟姊姊是睡在同一間卧室,他們在睡房的天花板貼滿了螢光的星星貼紙。只要他一伸手,仿彿就能捉緊星空。那些晚上,姊姊總是喜歡在關燈以後播著同一首歌,一首平靜的歌。它就像他的搖籃曲一樣。年紀還小的他不完全聽懂歌詞,唯一聽到的就是平穩的聲音唱著”Silence”, “Silence”。在很多年以後,姊姊已經沒有再跟他和家人同住了。而他亦終於知道那個低沈的聲音是屬於誰的。他是RadioHead的主唱Thom Yorke。“You look so tired and unhappy...” “They don’t, they don’t speak for us…”他終於發現,看似平和的聲音並沒有掩蓋它背後映照出社會的荒謬與諷刺,正如小時候把星星的貼紙貼得多密多漂亮仍不能掩飾它們只是廉價的裝飾品這個事實。“No alarm and no surprises” “No alarm...

Read more...

漸漸

不怕你離開,只怕你忘記 「漸漸你就會習慣。」和她分開後,朋友們總是這樣說。兩個月,三個月,半年,一年……他有時真的把一天過得很好,完全沒想起她,卻到了突然一剎看見她以前買下的花瓶或是杯子,過去的日子浮現腦中,便覺得很懊悔,怎麼她竟遠去了一點,怎麼自己可以一天忘記她?他一直不搬離以前和她租下的房子,是不想和過去說再見。他向自己承諾,可以收起悲傷,可以繼續好好生活,卻不要忘記她。開展新生活,在新的心情下想念她,為何不可?那天看見Facebook有朋友tag了她一張照片,忍不住放大來看,看見她臉上真摯的笑容,心裡著實替她開心。他忍不住問候她,她很快回覆,說今天終於考到車了,遲些去瀨戶內海便可自駕遊。他心頭一陣酸,以前說過要一起考車,一起到日本四國以至歐美洲自駕遊,如今她獨自一個實現二人的夢。「以前說過一起學車,今天你做到了,我卻還沒有做。」「是嗎?想學便去學啊,連我都可以,你怕什麼。」他聽到她的語氣很輕鬆,輕鬆得好像兩人以前什麼都沒發生過。他之後有時也問候她,她都很淡然回應,就如對一般朋友說話般。她也會隨便問候他兩句,他回覆了幾句,說說自己近況,她卻總是離了線,不再談下去。漸漸,他不再問候她。漸漸,他不想知道她的新生活新狀況。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在「漸漸」中仍然思念她,她卻好像在一瞬間已忘記過去。才知道,原來離別不可怕,最痛是對方真的放下了,自己變成對方的什麼都不是。後來業主要收回房子,他一再哀求、答應加多少租都可,但業主仍堅持要收回房子,他終於要和房子說再見。離開前最後一天,他一早起來買了兩份早餐,看了一齣愛情喜劇,中午去了相熟的小店吃午餐,也是叫了兩份,下午回家打掃了一下,之後去街市買餸,買她最愛的海鮮最愛的牛扒,煮了兩個人份量的晚餐,斟了兩杯酒……夜深了,他播放一首她最喜歡聽的情歌,一個人跳著兩個人的舞……他在腦中和她過了最後一天的生活。他用幻想完成了自己的最後心願,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第二天,他放下鎖匙,拖著皮筴,說了一聲再見,關上門。漸漸,他知道,漸漸,他會向前走。Illustration by Keo Chow Text by Storyteller Team. 陳奕迅 Eason Chan 《漸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KQudtrR_Q

Read more...

Space Oddity

1969年,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同年七月,舉世聞名的英國音樂人 David Bowie 發行了《Space Oddity》,這首歌講述一位稱作「湯姆少校」的太空人,在執行月球登陸計畫時,不幸發生意外,和美國太空總署失去聯繫,於是坐在小如錫罐的太空艙內,漂流在孤寂的太空當中。歌曲中段,電吉他堆疊出不和諧的音律,點綴著一些電子聲響,表達湯姆少校漂流太空的無助以及孤獨。歌詞不斷重複著 ”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持續呼喊著想與別人聯繫,極力嘗試抓著一點點安全感。在曲子的末段,湯姆少校被留在太空當中,似乎已經放棄求生。但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那不是消極的狀態,而是勇敢面對那極度的孤獨,放手讓自己漂流在孤寂的空間裡,與自己對話,而不是慌張尋找依靠。有時候,我們也要像戴著太空人頭盔的 Major Tom,在絕對的孤獨宇宙裡與自己相處。在這匆忙的城市裡,我們都是孤獨的個體。台灣美學家蔣勳在著作《孤獨六講》就說過:「孤獨沒有什麼不好。使孤獨變得不好,是因為你害怕孤獨。生命裡第一個愛戀的對象應該是自己,寫詩給自己,與自己對話,在一個空間裏安靜下來,聆聽自己的心跳與呼吸,我相信,這個生命走出去時不會慌張。」珍惜孤獨的瞬間,與孤獨共處時,其實更瞭解自己。 _____________《Space Oddity》這首歌與電影有很大的緣份,先是 David Bowie因為《2001太空漫遊》這電影才創作此曲,後來還是一直影響著後世,有多部電影此曲都扮演著重要角色,像電影《C.R.A.Z.Y.》、《白日夢冒險王》甚至是香港導演陳果的作品《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立刻聽聽這歌曲:https://goo.gl/DrmaLIllustration by @rockthepaper 

Read more...

Born to Die

15歲的她每天都喝酒,酒精填滿了她的生活。也不是為跟朋友玩樂,她總是獨自一人在喝酒。「原來我也有黑暗的一面。」她似是擁有田園詩般的童年,生長在紐約州的小農村,就讀天主教學校和參與教會合唱團,做著似是有點瘋狂的事情讓那時懵懂的她感到刺激。但後來當她意識到自己不能自拔的沉迷於酒精,她知道已被這黑暗打敗。家人很擔心她,自己也感到很無助。那是她最黑暗的時光。她是 Lana Del Rey。「我已經七年沒有喝酒了。」2012年Lana接受訪問時說道。那段輕狂歲月就是她的歌曲《Born to Die》背後故事。如同這首歌的曲調,有時高亢有時低迴萎靡,走過人生的低潮,但終於後來在身邊的人裡找到光,找到愛。所以,她追求轟轟烈烈地談場戀愛,毫不保留的付出,不害怕受傷。正如歌名《Born to Die》,中文譯為死而生,看似有點負面悲觀,但對她來說,有黑暗和光明這兩面的世界才是最美麗的結合。我們因死而生,又因生而死。這就是人生。Illustration by @rockthepaper聆聽歌曲《Born to Die》:https://goo.gl/NqNrj

Read more...

對抗不了生命的無奈,至少可以眷戀死亡的淒美

1865年,海牙。一名高個子在表演台上徐徐步出,雙手交合,緩緩走向琴邊,停下,向觀眾席行了個鞠躬禮,觀眾席瞬間爆出雷動掌聲⋯⋯沒有琴譜,史上第一人。蓄勢待發,然後,琴鍵傳來沉鬱詭譎之聲,展現在觀眾面前的,不再是一名表演者彈奏的畫面,而是他與死神一場劇烈的交涉。一曲《死之舞》,是鋼琴家李斯特對「死亡」的信念。他在一封信裏這樣道: 「我極其厭倦於生存,然而,我相信上主的第五戒──不可殺人,也適用於自殺,因此我仍然繼續活存⋯⋯我從未想要長命,從最早的少年時期開始,我就常常在入睡前盼望從此再也不要醒過來⋯⋯」李斯特一生傳奇,年少成名,台上大放異彩,台下受女人青睞,有名望,有地位,是世人口中的人生大贏家。但他孤獨,眷戀死亡,眷戀負能量,作品愛用邪魔外道的故事,更時經常進出醫院、賭場和精神病院,甚至到監獄觀察被判死刑的犯人。他彈琴大聲和暴力,好像是要對抗死亡,不,是生命。他周旋幾個女人之間,與情婦有過畸戀,也生下幾個孩子⋯⋯混亂又痛苦大半生。但死神遲遲不對他下手,只是不斷從他身邊帶走一些他心愛的人,例如他的好友蕭邦、大女兒布蘭丁,以及曾與他相愛多年的達古伯爵夫人。他向世人炫技,死神對他炫耀勝利。終於,他晚年皈依宗教,後來更成為修道院院長。畢生創作大多離不開宗教與死亡的主題,如《葬禮》、《但丁交響曲》和《死之舞》等。他說:「對於一場演出,只要將我的生命投入其中,至於我是否親自執棒指揮,那真的無關緊要,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我的手臂的揮動,而在於我精神的活動。」世上有些他,總是多得痛苦帶來力量,以無止境追隨藝術⋯⋯李斯特活了75年。Illustration by 小萊 Siuloy Text by Storyteller team.

Read more...

Fix You

她盡了全力,卻徒勞無功。 她得到想要的,卻不是真正需要的。 她疲累不堪,卻無法入眠。 她付出了愛,卻毫無回報她似是有什麼壞掉了,卻無力修補,難過得淚流滿面。 她傳了一個傷心的表情符號給他。他傳來了一首歌。手機響起了Chris Martin的聲音.....When you try your best, but you don’t succeed When you get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