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動畫導演張小踏 StepC】

她是《每道微小》裡,穿梭在城市,用心收集微塵的藍色小象她是《再聚》裡,可以擁抱時就要擁抱的受傷靈魂。她說人生是由一小步一小步踏出來的,她是張小踏。這一次,她是 Red、Blue、Yellow,穿過時間的沙漏,帶我們走進動畫──《極夜》,去看她的夢空間。「我喜歡做夢,每晚至少五、六個夢境,夢斷了就醒,醒了繼續夢,《極夜》裡不同的空間其實就是幻想的、現實的、做著白日夢的自己,不同空間的自己跟自己對話,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小踏用鉛筆勾勒出時間的風沙,透過她的視線,你會走進一場極暗的夢。荒蕪如水墨,時間是一場風沙,浮動流逝,躺在地上的人都像破碎的石頭。Yellow 的肩膀也是破碎的,這讓她想起一些事,大家總是一手拍在她肩上,對她說,妳可以的。其實她很怕,怕自己無法滿足大家的期望。時間一直在流逝,不知不覺間她就失去了自己的肩膀。Red 也在尋找心裡缺失的一塊。世界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可以,她真的超級不想長大。Blue 站在一旁,一臉不在意。「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難免會丟失自己的某一部分,不完整使我們恐懼,你看,她們都在尋找自己的缺失,希望再次被接納。」小踏畫出了主角的恐懼記憶,讓你走進去。Yellow 坐在明亮的茶餐廳裡,指間的鑽戒閃耀,閃耀無法掩蓋她內心的不安。Red 對她手上的美麗戒指視而不見,獻寶似的,把手上的玻璃球交到 Yellow 手上。小踏帶你途經她們的記憶,然後又攤開一面鏡子,返照Blue的記憶空間。Blue 打碎鏡子,她討厭鏡子裡的那張臉。她覺得自己就像金魚街上,一尾被強行撈進透明水袋裡的藍色金魚,跟其他正常的金魚一樣,任人觀賞、挑選。重點是,大家一定不會選擇像她這樣顏色異常的醜魚,一定是這樣的。「坦白說,每個人的真實面貌在這個社會都是不受歡迎的,可是,你為什麼怕沒人喜歡﹖為什麼不是你不要別人﹖所有的前設都使我們產生恐懼,但我們需要明白問題的根源,當我們明白了,就會發現其實只要自己喜歡就可以了。」世界變得極黑極暗,這場風沙似乎永遠不會過去。小踏看著這場沙漏,極夜愈深,穿著紅色、藍色、黃色衣裙的主角們愈發鮮明。「現在的觀眾很聰明,我怕說太多會劇透。其實紅、藍、黃是三原色,而三原色是無限色,也許大家理解不了,但沒關係。當你接受過去的自己、原諒自己,三種顏色會流動貫通,然後……」小踏露出微笑,她說然後之後,是留給觀眾的思考時間,畢竟我們每個人如何理解同一個故事,比起聽創作者怎麼說,觀眾的自我詮釋更為有趣,不是嗎﹖面對自己的缺失、內心的恐懼,究竟她們能不能一步一步走出去,這同樣也是我們需要面對的課題。「如果我們一直覺得自己很慘,可能無法生活下去。選擇活下去,或者不,如果你選擇了前者,就要努力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小踏還在一小步一小步繼續往前,她說那不意味自己無所畏懼,相反,不管是誰,都一樣還是會受傷會破碎。面對恐懼,做點喜歡的事或許會讓時間變得甜美一點。「畫畫是我可以做自己的時間,把自己畫的插畫變成動畫,那種感覺就像遇到情人,我覺得我是在跟動畫談戀愛。」能夠用創作去表達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所以小踏才會建議說,「每一個人都需要找到抒發心靈需求的媒介,自我療癒。」雖說如此,有些人卻一直困在極夜裡,困在自己的過去,除了痛苦,看不到任何光亮。「有些人看待歷史,覺得歷史就是過去,在我眼中的歷史卻是將來式,就像我的故事,將來、現在、以前的自己互有聯繫,人生就是一個循環,那些粉碎的東西都是自己,如果你無法接受自己,你依然會粉碎,只有等到你清醒的那天,你才會從碎石堆裡慢慢走出來。」時間正在流逝,當生命開始漫漫碎,人生裡的每道微小、每次擁抱,都是一種温柔,一種透澈。極夜會過去的,也許我們可以跟小踏一起,一步步踏出去。Storyteller:張小踏 StepC. @mindyourstepcMovie:《極夜》Depths of NightText:嚴詩瓏 @dear.shiron#EveryoneisStoryteller #張小踏 #StepC #mindyourstepc #stepillustration #極夜 #DepthsofNight...

Read more...

JOKER 小丑

「除了你,沒有人可以飾演我的小丑!」 要說服保守的華納影業同意獨立電影《小丑》的拍攝計劃,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經過一年的努力,對方才終於首肯,但電影能否順利誕生,還要看導演 Todd Phillips 能否說服他心目中的唯一男主角人選——華堅馮力士(Joaquin Phoenix)。

Read more...

金枝玉葉

顧家明坐到鋼琴前,專心思索著林子穎所彈奏的旋律,慢慢地譜出動人的歌曲。在那靈感爆發的一刻,他完全沉浸在創作的快樂當中,臉上不自覺掛上微笑。林子穎目瞪口呆地凝視著他的臉,即使那一刻他的世界根本看不到任何人,也看不到她,卻正正是這一刻讓她觸電般愛上了他。

Read more...

星光伴我心

這個小孩,戰爭的時候失去了爸爸。媽媽忙着照顧還是嬰兒的妹妹,六歲的他天天跑到電影院看電影。一班人大聲吶喊、遇到討厭的情節時一班人大聲謾罵。這個小戲院是小鎮裏面唯一的娛樂,亦是由當地教堂經營的電影院Cinema Paradiso。

Read more...

走過貓咪聖地

他走在伊斯坦堡的街上,總看到給野貓擺放的食物和一個個給牠們的水盆。有天,遇上某巷子裡的餐廳老闆正在餵一隻可愛的灰色貓。忍不住走上前摸摸牠,隨口問老闆一句:「你養了牠多久了?」老闆說那不是他養的貓,只是牠每天都來要飯,所以也習慣下午說為牠準備好貓糧。他不禁說:「土耳其的人真善良,你們對貓很有愛心。」老闆搖搖頭說著:「這地方或貓從來不是專屬於人類,沒有誰照顧誰,我們只是住在同一個家的家人。」轉到街角,遇到另一個正在為野貓洗傷口的女生,他又不禁上說:「你很好,為那麼多貓兒治癒傷口。」她就:「不,是牠們治癒了我的情緒病。」在伊斯坦堡有數十萬的街貓遊蕩,牠們是這座城市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這些街貓們不是受豢養的家貓,又非性格難馴的野貓,只是挑選自己喜愛的人類並且寵幸他們,在這裡,貓咪就像是一面反映了人類生活樣貌的明鏡。也因此,導演Ceyda Torun貼身追蹤七隻不同個性的伊斯坦堡貓咪拍攝了一部紀錄片《走過貓咪聖地》,讓觀眾跟隨這些貓足穿梭大街小巷,一起重新認識這個遙遠又古老的城市。原來,只是我們忘了大自然原來的模樣,有太多自以為是的想法。貓兒們從前都能隨意在城市裡遊走,但人類蓋了一堆房子後,牠們棲身的地方也愈來愈少,甚至被養在家裡,慢慢忘記自己是貓......👉🏻觀看紀錄片 official trail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1tq7CymQoA現於太古城中心MOViE MOViE Cityplaza 放映。Illustration by Sheung illustration Text by Storyteller. 

Read more...

打死不離歌星夢

致所有追夢者:好久沒發夢了?沒夢?沒時間發?夢想,已成遙遠而陌生的東西?曾經,夢想滿懷:開民宿、周遊列國,隨心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直至某一天,突然發現夢想不知不覺已遺失了。一點一滴,慢慢消逝。消逝於工作的忙碌,消逝於生活的妥協,消逝於對消逝的麻木。青春夢想都於歲月中遺忘,但似乎無力挽回,只能看着漸漸遠去。但,無法再次追尋? 一個十四歲少女,身處逆境,卻能堅持夢想和人生意義,為什麼我們生活安穩,反而失去對夢想的熱情?少女叫欣兒,她喜歡唱歌,天生有一把好聲音,夢想成為一位歌手,讓全世界都聽到她的美妙歌聲。但她生活於男尊女卑的印度伊斯蘭家庭,有個專制殘暴的父親,夢想似乎遙不可及。有天,愛她的母親,為欣兒買了一台電腦,她化身「神祕巨星」,上載身穿罩袍自彈自唱的原創歌曲,瞬即在網絡上爆紅,得到樂壇巨星賞識,開始走向夢想之路⋯⋯這是電影《打死不離歌星夢》的情節,故事有些老土,但追夢的理想執著,鼓動人心。欣兒最後脫掉罩袍,恢復本來面目,展現真我,拋掉的不只是那黑色的桎梏,還有壓迫、妥協、不甘、屈從;展現的是,堅強、尊嚴、衝勁。為了夢想,可以去到幾盡?遭受家暴的母親,撿起吉他帶着兒女義無反顧地出走,即使一無所有,但仍反抗,只為那追尋的自由,開始新的生活,實現女兒的夢。只因夢想像那吉他,不是垃圾!沒有夢想,只是一條鹹魚!做一條充滿活力的魚?還是做條鹹魚?其實你可以選,選擇遊向自己的夢想之地。一個仍想追夢的人Storyteller: 黃言若 Illustration by Storyteller Tea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