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快的一刻

剪髮,總是爽快的。 ‧ 記憶中第一次到剪髮店,大概是小學時候的事。有一天,媽媽帶我到一間唐二樓的洗髮店。我們從地下大閘穿過信箱走廊走到天井。天井陰陰沉沉濕濕黏黏,我沒有膽量仔細的看,便抬頭一望,一望就是兩排紫色的毛巾,正在滴水。

Read more...

劇場故事:湖水藍

“Tomorrow never knows, but tears never lie.” 科學家說,人類以眼淚加強彼此聯繫,使我們團結起來,從而得到最大的生存可能。 丁脫下外衣,只穿著胭脂紅色背心和黑色小內褲,為阿一做菜。阿一專心看著丁做菜的背影。丁做的菜不花巧但好吃,他們伴著音樂和紅酒,過了美好的一夜。早上起來,丁又不知所蹤,靜靜地,她離開了。 …

Read more...

《它們尚在人間》-迷你倉的一夜

我讀研究院第二年的時候,在籃球場認識了一位朋友。年紀跟我差不多大,二十多歲的青年,染了一頭正在褪色的金髮,下巴長滿了鬍渣,他的名字叫西門。那陣子,我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應該是失戀吧!習慣性地每天午飯前到公園跑圈,公園的緩步徑繞過球場,而球場上總有一個人在射籃,他就是西門。誰會在烈日當空的正午運動呢?就只有我們。

Read more...

一場意外

她坐在副駕駛座,車子正從快線向中線方向順時針的高速打轉。震耳的急剎聲,車燈光線的錯落,輪軚磨損的燒焦味,都從四面八方襲來。大量的信息,從她的感官,透過神經末梢,進入她的大腦,好讓她作出適當的反應,而她,卻很冷靜,很冷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