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動畫導演張小踏 StepC】

她是《每道微小》裡,穿梭在城市,用心收集微塵的藍色小象她是《再聚》裡,可以擁抱時就要擁抱的受傷靈魂。她說人生是由一小步一小步踏出來的,她是張小踏。這一次,她是 Red、Blue、Yellow,穿過時間的沙漏,帶我們走進動畫──《極夜》,去看她的夢空間。「我喜歡做夢,每晚至少五、六個夢境,夢斷了就醒,醒了繼續夢,《極夜》裡不同的空間其實就是幻想的、現實的、做著白日夢的自己,不同空間的自己跟自己對話,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小踏用鉛筆勾勒出時間的風沙,透過她的視線,你會走進一場極暗的夢。荒蕪如水墨,時間是一場風沙,浮動流逝,躺在地上的人都像破碎的石頭。Yellow 的肩膀也是破碎的,這讓她想起一些事,大家總是一手拍在她肩上,對她說,妳可以的。其實她很怕,怕自己無法滿足大家的期望。時間一直在流逝,不知不覺間她就失去了自己的肩膀。Red 也在尋找心裡缺失的一塊。世界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可以,她真的超級不想長大。Blue 站在一旁,一臉不在意。「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難免會丟失自己的某一部分,不完整使我們恐懼,你看,她們都在尋找自己的缺失,希望再次被接納。」小踏畫出了主角的恐懼記憶,讓你走進去。Yellow 坐在明亮的茶餐廳裡,指間的鑽戒閃耀,閃耀無法掩蓋她內心的不安。Red 對她手上的美麗戒指視而不見,獻寶似的,把手上的玻璃球交到 Yellow 手上。小踏帶你途經她們的記憶,然後又攤開一面鏡子,返照Blue的記憶空間。Blue 打碎鏡子,她討厭鏡子裡的那張臉。她覺得自己就像金魚街上,一尾被強行撈進透明水袋裡的藍色金魚,跟其他正常的金魚一樣,任人觀賞、挑選。重點是,大家一定不會選擇像她這樣顏色異常的醜魚,一定是這樣的。「坦白說,每個人的真實面貌在這個社會都是不受歡迎的,可是,你為什麼怕沒人喜歡﹖為什麼不是你不要別人﹖所有的前設都使我們產生恐懼,但我們需要明白問題的根源,當我們明白了,就會發現其實只要自己喜歡就可以了。」世界變得極黑極暗,這場風沙似乎永遠不會過去。小踏看著這場沙漏,極夜愈深,穿著紅色、藍色、黃色衣裙的主角們愈發鮮明。「現在的觀眾很聰明,我怕說太多會劇透。其實紅、藍、黃是三原色,而三原色是無限色,也許大家理解不了,但沒關係。當你接受過去的自己、原諒自己,三種顏色會流動貫通,然後……」小踏露出微笑,她說然後之後,是留給觀眾的思考時間,畢竟我們每個人如何理解同一個故事,比起聽創作者怎麼說,觀眾的自我詮釋更為有趣,不是嗎﹖面對自己的缺失、內心的恐懼,究竟她們能不能一步一步走出去,這同樣也是我們需要面對的課題。「如果我們一直覺得自己很慘,可能無法生活下去。選擇活下去,或者不,如果你選擇了前者,就要努力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小踏還在一小步一小步繼續往前,她說那不意味自己無所畏懼,相反,不管是誰,都一樣還是會受傷會破碎。面對恐懼,做點喜歡的事或許會讓時間變得甜美一點。「畫畫是我可以做自己的時間,把自己畫的插畫變成動畫,那種感覺就像遇到情人,我覺得我是在跟動畫談戀愛。」能夠用創作去表達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所以小踏才會建議說,「每一個人都需要找到抒發心靈需求的媒介,自我療癒。」雖說如此,有些人卻一直困在極夜裡,困在自己的過去,除了痛苦,看不到任何光亮。「有些人看待歷史,覺得歷史就是過去,在我眼中的歷史卻是將來式,就像我的故事,將來、現在、以前的自己互有聯繫,人生就是一個循環,那些粉碎的東西都是自己,如果你無法接受自己,你依然會粉碎,只有等到你清醒的那天,你才會從碎石堆裡慢慢走出來。」時間正在流逝,當生命開始漫漫碎,人生裡的每道微小、每次擁抱,都是一種温柔,一種透澈。極夜會過去的,也許我們可以跟小踏一起,一步步踏出去。Storyteller:張小踏 StepC. @mindyourstepcMovie:《極夜》Depths of NightText:嚴詩瓏 @dear.shiron#EveryoneisStoryteller #張小踏 #StepC #mindyourstepc #stepillustration #極夜 #DepthsofNight...

Read more...

Coffee Break

自從他來了後,她已經沒有再落咖啡店買咖啡。 那天他剛來上班就在公司手沖咖啡,當時他隨口的問有沒有同事也想喝,她大聲答好,然後每一次他沖咖啡也會沖上一杯給她,他甚至給她準備了一個特別的杯,那個手造的杯捧在掌心了大小形狀剛剛好的,喝上一口時的角度及質感讓她感到溫暖。

Read more...

15 Staunton Street

這些年來,她已極力避免夜歸,可惜這天仍是無可避免地工作到夜深,她心中只希望不會出現任何差錯。只不過事情總會向壞方向發展,這天則是家門前倒下了一個醉酒佬,害她沒有辦法歸家,結果要出動警察,趕他走才能上樓回家。

Read more...

他明白,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

自從十歲那天起,他就很怕到髮型屋。當日他被帶到上海理髮店,媽媽對負責剪髮的伯伯說:「盡量剪短一點呀!」這個髮型害他給同學笑了一星期。之後每次到髮型屋,他都會搶著媽媽開口前說:「不要剪太短呀!」然後在整個剪髮過程中,專心地看著鏡內的自己,避免剪髮伯伯一下錯手,害得又被恥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