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幻拾荒》|Act 5. 《Vertigo 地轉天旋》

西:「一切皆幻覺⋯⋯嗎?可惜,就算我們做出了這種幻覺,我們也不會知道;正如二維世界不會明白潘洛斯階梯是什麼,也就不會明白這階梯對三維世界的沖擊。 」芭:「雖然對我們來說也沒差,但這種幻覺對其他維度的沖擊依然真實。」

Read more...

《#離幻拾荒》| Act 4. Déjà vu 似曾相識 I

「聽說人類會發夢,有時會在夢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在夢中,於是能藉著意識控制夢中的事物,這⋯⋯叫清醒夢。而眼前這「不可能的現實」,就是清醒夢的相反,是夢在現實中清醒了,控制了一切。」芭芭拉續說。西:「惡夢嗎?也好,這不就是証明了現實只是一場幻覺嗎?」

Read more...

《#離幻拾荒》| Act 3. 《 Sojourn逗留 》

窗外,聳立著一座如山的雲。拾荒機械人芭芭拉和藏在她身上的惡意程式西西弗斯,待在一座正在接受檢測的工廠已經有721個小時,檢測系統令工廠懸浮在天空中緩緩自轉著。撇除未知何時能回到地上

Read more...

《#離幻拾荒》| Act 1.甜與蜜

芭芭拉 – 在世界統一之前就被設計為追求自由的策展機械人,大概是被視為「女性」而取此名字。在統一後被流放到「文化沙漠」裹撿破爛、做分類,也就是拾荒。她自視為被派遺到大寶庫裹去尋找文物和做展覽策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