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lage:紅燈存在的理由

「我可以要妳的電話嗎﹖」男子的聲音伴著紅綠燈閃爍的聲響,傳進梵妮耳裡。一襲黑色純棉連身裙,右肩上鬆鬆掛著本土研究社的帆布袋,上面繡著「香港地 小人多」的字樣,微鬈的長髮在中環的夜色下呈現美麗的霓虹色。十分鐘之前,梵妮剛離開外國記者會,然後沿著大館行走,在雲咸街的路口停下步履。是紅燈留住了梵妮的腳步。當男子的聲音穿過微風,捲起她亂飄的髮絲徘徊於耳際時,梵妮正在按手機。因為這句話,她抬起頭,轉過臉看了身旁的男子一眼。這是搭訕嗎﹖男子微笑的雙眼有點靦腆。「你喝醉了﹖不好吧……」梵妮開口回應。「我沒有喝醉。」男子搖頭否認。「妳可以給我嗎﹖電話。」紅燈轉成綠燈,綠燈又閃爍了好幾回。男子仍在堅持,梵妮繼續婉拒。之所以沒有直接走人,是因為男子試圖說服她的動作,他的手部動作洩露了他的緊張,連那句「不如我們去喝杯咖啡」也顯得很生疏。「其實,我剛在藝穗會聽完講座,有種衝動想走出舒適圈,做點平時不會做的事。」「例如跟女生要電話﹖」男子注視著梵妮的雙眼,點了點頭。綠燈又亮了,梵妮走過馬路,走上斜坡,心臟像被搔了一下,微癢,有點甜。男子轉過身,沿著斜路往下走,沒有過馬路。十五分鐘之前,阿鍾離開藝穗會,看到了一身文青look,剛好走出外國記者會的梵妮。那一刻,他聽從了直覺,跨出步伐,走向她,走過她走過的路。如果跟她要電話,會被拒絕吧﹖如果轉過身,走他該走的路,會不會後悔﹖想了很多如果的事,直到碰上雲咸街的紅燈,然後,嘴巴比大腦快了一拍,就這樣,他做了從來不會做的事,搭訕。鬆了一口氣,沿著斜路往下走,此刻,阿鍾低下頭看著手機裡新儲存的手機號碼,露出了笑容。+++那一晚,梵妮總是下意識去看手機,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她以為給了阿鍾電話,他會立即傳簡訊給她。現實是,手機一整晚都傳來各種簡訊,卻惟獨沒有他的。在意之後的失落,連她自己也沒發現。阿鍾的簡訊,在隔天出現,姍姍來遲。他們開始互動,透過手機,聊著尋常的話題。話題不冷不熱,持續了一個月,直到梵妮去旅行,忽然間中止了。大概有點遺憾吧﹖整段旅程,沒有收到習以為常的簡訊,快樂只是短暫的。她想要甩掉患得患失的感覺,但並不容易。趁這段旅程好好整理心情也好,回去後就好好工作吧。雖然一直假裝不在意,但身體卻是誠實的。所以,當手機屏幕閃過他的來電,雖然只響了一聲就切斷了,但她的心還是忍不住顫動。緊緊盯著屏幕,果然,傳來他的簡訊。他說,不小心按錯。哼,鬼才相信這種不小心。阿鍾自認是謹慎穩重的成熟男性,雖然完成了平生第一次搭訕,雖然好不容易拿到她的電話,雖然如此,但不想讓她覺得他太唐突,他決定隔天才主動聯絡。他還蠻高興的,因為她跟他想像中的一樣,斯文、知性,跟她聊天,需要動腦。有時候是他抛出話題,她接住,再丟出新的想法。有時候是她打開話匣子,一來一往,忘了時間,忘了明天要上班。直到她說要去旅行。阿鍾自認是謹慎穩重的成熟男性,他覺得或許她不想被打擾,旅行就該放下原來的生活,好好放空,好好享受。所以,他按捺住傳簡訊的衝動。直到她回到香港。他用了一個很爛的招數,騙三歲女孩可以,騙她應該不行。他說,不小心按錯。人一旦放棄廉恥心,邀約便變得很容易。於是,他約她去太子豪華戲院看電影,最近話題不斷的《與神同行》。而她答應了 ⋯⋯【故事待續:妳有我在這裡】Storyteller:文卿 Illustrator:小萊 @siuloy_#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連載故事#愛情故事#睡前故事#Sillage#小王子與狐狸#文卿#小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