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鼻樑

沒有空座位,我又要在起碼九十分鐘的車程中罰企,但能夠挨在輪椅人士專用的凹位,或者也應該知足。可是,所有要走龍翔道、汀九橋的人,難道不是都應得一個座位嗎?這是人道問題,我認為要立法規管,好好安排,只是不知要怎樣做就是了。好了,我注意到,這個高挺的鼻樑,立體得幾乎獨立於臉龐之外。她從我的左面上車走到我面前,挨在車廂內壁。她發現到我,然後我們在對視的一瞬後各自閃開眼神。我正在聽歌,所以我或者可以解釋我游離的眼神是由於耳朵的專注。她低頭看著手機,我便間或注視她。她突然抬起頭!但不是望向我,而是望向車頭的方向。她想試探我?還是她只想確認一下巴士已經駛過幾多個站?沒關係,我也是一直用眼角餘光留意著她的動靜,我是個謹慎的人。她專注地回覆訊息,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跳踢躂舞。她笑的真甜,手機裡的對話肯定非常有趣。她的牙齒潔白整齊,笑起來時把嘴唇拉得很薄,瞇起的雙眼散發出一股純真。她沒有我所喜歡的大眼睛,但依然吸引我,尤其那引人注目的高挺鼻樑,無與倫比的大師級雕塑。我偷窺右面的玻璃,看看自己的髮型有否被顛簸的車途搞亂。她望向我這邊!幸而我的視線一早轉移到車頭方向,而她的動靜也僅只出現在我視線範圍的邊緣,我幾乎是感應她的動作。這回輪到我,我把脖子扭轉過來,將視點停留在她的耳旁。她立即低頭望回自己的手機!呵,她雖然面無表情,但心裡或者想著:「糟糕!」這不是巧合,大概!她也戴起了耳機開始聽歌,然後把尺寸不小的手機放進窄身牛仔褲的小口袋裡,像個大人硬要穿著小孩的衣服。她空閒的兩手擺在身後,令沒有駝背的她那健康的胸部更顯突出。這當然吸引了我注意,所以我望向另一邊,用眼角餘光肆意地望了一陣。我想這帶出了足夠的尊重,即使是對於她又或是對於我自己。晚霞的紅光射在乘客們的臉上,我意識到背後迷人的夕陽對我的呼喚,叫我好好欣賞這稍縱即逝的醉人景色,可是她一直望著我這邊。我知道她也被我身後的風景所吸引而看得入迷,我真想參與其中。但如果現在我轉頭望向身後,她會否以為我在注意她所注意的東西,因為我一直在注意著她?我還是望著地下像沉思一樣更好。我開始嘗試專心的戳幾下自己的手機,令自己看起來沒有戒備,讓她偶爾也能安心的研究一下我。有一兩次,她一直望向車頭方向,維持好一段時間。她的側面與我的正面形成了九十度角,讓我更清晰地看到那完美的高鼻樑。我想這就是自然界以數學表出的一種藝術,像雪花的結構般精密得使人嘩然。她的頭微微昂起,就像她為自己高挺的鼻樑感到無比驕傲,甚至有意向我高調炫耀。我有時發覺她會望著某處微笑,真想知道她藏著什麼心思!她會是個怎樣的人呢?她穿著純色上衣,我認為很好。我喜歡她的指甲不突出指頭,喜歡她沒有塗上指甲油的指甲呈現天然的粉紅色。我們穿同一牌子的鞋,或者我們的理念不會相差太遠。我也滿意她一把染成啡色的長髮,唯一沒能搞清楚的是她手機保護套上的卡通圖案。 車程過了大半,來到一個中轉車站。大批人魚貫下車,再次空出的座位由其他同樣苦站良久的乘客逐漸補上。她不假思索的踏上樓梯走上巴士上層,我沒有跟上,即使我的腿早已發酸。我是在總站下車的,而我不知道她會在哪一個車站下車,但至少不可能比我更遲。我要面對著前面的樓梯口,原封不動的站著,等她下來的時候,毫不忌諱地望進她的眼裡。我可以做的就只有這麼多,畢竟我們只是碰巧搭上同一班車,對吧?距離總站的路程越來越短,從上層走下來的人接連不斷。再過三個車站便要到總站了,她還沒下來,難道她也在總站下車嗎?──拐完最後一個彎,前面就是總站。巴士平穩地在直路行駛,上層傳來了腳步聲。兩三個人在車未駛停前便走下樓梯,像是她故意派來作弄我,使我緊張。當巴士真正停了下來,我才發現自己處在車門旁邊而不下車很是奇怪,於是我急急忙忙打開背包,盡管胡亂地翻弄裡面的什麼。由於太投入的關係,當我重新注意到她時,她已經走完最後一個台階。我趕不及反應,毫無準備地以略帶驚慌的眼神望著她,而她沒有表情地斜斜望了我一眼便從我身邊掠過,踏出了車門。上層最後幾個乘客也都走下了樓梯,我表現謙讓,靜靜的靠邊站住,然後隨著最後一個離開巴士的人下車。我仍見到她,她依然存在於我的視線內,背著我住處的方向徑直地走。我停駐原地望她,始知道她走路的姿勢。我摸摸自己的鼻子,發覺自己的鼻子是那麼的平庸。天已經黑,我跟昨天一樣,走同樣的路回家。Storyteller:chunCover illustration by Tracy chu此故事為#StorytellerAprilChallenge的特選文章,非常感謝所有看文作圖的插畫師,很多都有很高的質素。請大家慢慢欣賞以下為這故事創作的插畫!Illustration by 洪小千Illustration by WeiIllustration by Charlie Grey

Read more...

#味娓:第七回【薄荷煙】

我不是要幫林先生說好話,打從《黑咖啡》章節開始,我們好像認識他但其實又知道得很少。他從來不知道小柔心底裡一直喚他家明,他明明叫林國華,他只聽她說過家明是每個女生都值得擁有的好男人,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如果他知道小柔把他當家明,也許他會更早發憤圖強去為他們的未來打拼。他們是合久不婚即分的,因為小柔的父母很想,因為小柔很想,但沒有人問過他他想不想。是什麼時候開始有個桌底規則就是一男一女一起久了就要簽紙結婚?他們開始的時候明明很簡單,他在文華咖啡店看著這女孩走過來,她喜歡穿汗衣牛仔褲,她喜歡聽坂本龍一,她喜歡看書,她喜歡小酌,她喜歡他。他不是不認真去看待這關係,分手的時候他都有流眼淚,他在手機上的即時視頻看著她哭著收拾他都難過得想飛撲回家跟她說不要分了,要結婚就明天去簽紙,然而這段愛情中的死結太多,而他是比較成熟的那一個,他要為二人的未來負責,所以他難過但他並未有戲劇性地阻止事情發生。小柔終究走了,而且還跑了去台北,他連在街角偶遇的緣份都等不到了。林先生在分手後看起來沒什麼,雖然沒有小柔的那半邊床是涼的,家沒有家的感覺,因為沒人等了。他把一盞小燈長期亮著,感覺沒那麼寂寞,但老實說,如果一盞燈可以治好寂寞,城市就再沒有愁,文學音樂藝術也可能少了一半功用。他日如日般工作生活,思念留給深夜,直至公司來了一個新同事。新同事叫劉美欣,是個白領女生,長頭髮,愛穿裙子,有時是細跟鞋有時是Ballerina ,說話永遠溫婉細膩。她喜歡找林先生問東問西,大家都說美欣喜歡他,他不置可否。也許因為太悶太寂寞,有好幾次下班晚了美欣主動約他吃晚餐他也答應了。他不覺得那是約會但美欣好像很高興,每次吃飯她都會找許多話題,每次都是吃日本料理,後來林先生發現那是因為可以吃比較久,這個女生真的有夠喜歡他的。那是一個周五的晚上,美欣又找他吃飯,下午三點就跑到他的辦公室邀約他;她好像很習慣主動約林先生出去,雖然他永遠只答應吃飯,她說什麼看電影、周末去哪、去書店找什麼的,他通通都拒絕。因為他覺得這樣好像可以讓美欣知道他只當她是普通朋友和同事,他覺得這樣就不算虧欠她什麼,兩個人無聊 一起吃飯不過消磨時間,是一件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美欣怎麼想我們沒有人知道,她每次吃飯時都會點清酒喝,林先生酒量不錯但美欣經常喝醉弄得林先生要送她回家。他大抵知道這是一貫女生技倆,但既然知道他不會跟這女的發生什麼,所以他也沒在怕的。這個晚上如常一起下班,美欣跟他說預約了尖沙咀 一家居酒屋,吃的是沖繩料理。他點點頭,隨手攔了車就一起出發。點餐時她習慣點很多前菜開胃菜,這是周五於是她再點了一瓶最大的清酒,林先生心裡想這個晚上又要送她回家了。「聽秘書說你已經分手一陣子,都沒有想要找個女朋友?」她喝一口清酒,托著頭發問。「沒有。我真的不需要。」「你在等她吧?」「可以告訴我你們分手的原因嗎?」「不想結婚,就分了。」「你是不婚族?」「誰說得準。」「我跟我前男友分手的原因就是他想結婚了,我覺得我跟他還是有很多問題,不適合,最後就提出分手了。他說我是不婚族,我心裡想我只是不想跟他結婚。」林先生不是太想談小柔的事情,那是他極之私密的一部份,小柔軟化他整個人,在一起的五年裡他發現自己許多新鮮的面向,如果沒有她他就是現在當下這個木頭人。別人都說他冷漠,只有小柔覺得他溫柔君子;別人說他自我中心,小柔覺得那是因為他不想傷害任何人都不想受傷的防衛;其實別人說什麼都不重要,小柔說什麼都對,尤其在她走了以後。「對不起,如果你不想說都沒關係。」「嗯。說點別的吧。」因為有點卡到話題了,於是清酒一杯接一杯。美欣開始喝開了就會看著林先生一直傻笑,林先生幫她點了熱茶,然後一個人下樓到後巷抽根煙。剛剛跟小柔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倆很喜歡到處去找一些小酒吧小酌,後來二人多去旅遊他們都一直維持這情侶習慣;他們曾經到過東京、福岡、台北台中高雄、曼谷、星加坡、奧地利德國英倫的許多大城小鎮,他們找小館吃飯喝酒,他們在後巷抽煙談情說笑。小柔愛抽涼煙/薄荷煙,而且是幸運牌的,她說起美國老礦工的故事,他就跟著她喜歡上這種煙的味道。想著想著他就這樣站在後巷抽了數根煙,似是回憶也同在思念。「你怎麼那麼久都不回來?」美欣跑下來找他了。「妳醉了。我們上去埋單。我叫車接妳。」他知道這樣沒風度,他應該送她回家,但她今晚犯到他了,她不應該問他關於小柔的事,她的故意喝醉讓他覺得很討厭,小柔的好通通湧回,他有點失救了。美欣搶了他手中的煙,深深吸一口,她一直以來的乖乖不過是個形象,她覺得男生都喜歡這一套,她覺得林先生就是她的夢中情人。每次喝多了他送她回家,她就可以睡在他肩膀上,聞到他白襯衫領上的香味。她並沒有要求更多,他的一句話讓她知道今晚他不打算送她回家,她怒了,她有什麼不好。她邊吸著那根煙,林先生的煙,這是他們最親密的距離,一個人覺得甜密淒美另一個人卻覺得嘔心不可理喻。「我有什麼不好?」她哭了。「妳沒什麼好的。」他其實是個很孤傲的人,只要稍一碰到他的底線,他就不會留情。「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讓妳誤會,但我覺得所有東西都有底線,我們只是同事、普通朋友,我對妳的私事沒興趣,我的事都不會跟妳說。有空大家吃個飯沒什麼,而且妳每次這樣喝醉我覺得很困擾。」她繼續哭,哭著哭著把那一根煙抽完,越抽越苦越痛。這味道連結著美欣跟前男友的回憶,他們分手的真相是他不愛她,他不要跟她結婚,談戀愛這些年她一無所得,所以她轉換環境,遇到林先生她以為自己走狗運了,卻沒想過竟然是另一個深淵。林先生徑自上樓埋單,他沒幫她叫車,她根本不是真的醉。他一個人散步到附近的酒吧,點了一瓶紅酒,慢慢把那半包煙抽完,好好地思念小柔,想起二人一起抽煙泡吧的日子,想起自己的半邊床,他知道這根本就是潘朵拉,甫一打開什麼妖魔鬼怪都跑出來,但沒辦法了,他們回不去。他不小心把最後一根煙倒轉抽了,火點起時大燒起來,他立刻把煙按熄,然後知道有些事情結局就是這樣,一個難看。美欣明天一定會裝無事,這種女人不是林先生的菜,這種女人註定是要受他的苦。你覺得我話說重了嗎?如果是,那就是因為你曾經愛上過「林先生」,你被他的不經意不在乎傷得體無完膚,你為他送上刀架,一刀一刃殺得你血流成河還笑著說下次見。美欣,請妳快醒醒吧。Storyteller:鄺霏飛Illustration by Kola @kokekola_ng

Read more...

#味娓:第六回【鰻魚飯】

小柔喜歡一個人去看電影,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午後,剛好被她發現電影節有上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於是她決定趕去看,連早/午餐都來不及吃,她如舊穿上白汗衣及501,買了一杯大拿鐵,就衝進電影院。故事是這樣的,發生在戰後的日本,五十年代的日本家庭,一對老夫婦跟他們三兒兩女的故事。老夫婦住在廣島,除小女兒留在身邊,其他的長大了都往城市發展;大兒子是醫生、大女兒是開美容院的,二兒應該已戰死沙場,留下二兒媳,他們都住東京,而三兒則住大阪,在鐵道部工作。電影就是老夫婦一同前往東京探望兒女們,但每個都忙各自的事,最後都沒花什麼時間在一起,而在兩老回鄉後不久婆婆病倒了,還很快就去世了。故事很平凡但充滿血肉,來不及愛的人幾何,陪伴大半生的人離去了,那你還剩下什麼?即使有兒有女都不會有人明白這寂寞,因為只有你自己知道那失去另一半,失去那個獨一無二天下無雙的感受。小柔一直很喜歡這齣電影,是唸大學時老師推薦的,只看過光碟,一直很希望可以到電影院,在黑盒中好好欣賞一遍。於是這天在一切剛好之下,她出門前還特地攜帶一條毛巾,因電影太好哭,紙巾怕不夠,而且毛巾還可以擋一下她的哭聲,希望不會太吵。電影到最後,老人在夕陽下獨自一人,悲愴地說了一句黎明真美,小柔的淚就缺堤了。人總需要勇敢生存,如果你有試過失去重要的人,那種心房缺了一塊的痛,無血卻充滿眼淚,一下子什麼都來了,想家想爸媽想被愛想起家明想起一個尚未成型就失散的家,她的哭聲為電影落幕配上樂聲。但哭的人不止她,還有一個男生,跟她一樣哭得難堪,哭得旁若無人,到最後影院剩他們二人,那個人就是多鬆咖啡館的宅男老蔣,他們相視而笑,這樣的重逢有代表什麼嗎?是兩個靈魂深處受過傷的人剛好調到相同頻道的瞬間嗎?「妳也在哦?哭那麼慘?」「你不也是。」最後二人在後巷一起抽菸,誰都沒說電影的什麼,也其實沒什麼好說的,每個人的傷心處不一樣,黑盒裡發生的事跟腦海裡發生的相較對調,也許你哭的點跟他的不一樣,但感傷是無言語程序的,我知道你都一樣難過。「吃了沒?剛看到媳婦在吃便當就想說待會一定要去吃肥前屋的鰻魚飯。妳要一起嗎?」「好呀。」他們肩並肩走在路上,沿路有一句搭沒一句,簡單得就像電影裡的鏡頭,平淡細水,水過又無痕。他們停在路口,今天算幸運,沒什麼人排隊,他們各自都點了鰻魚盒飯,坐那喝茶。「妳打算在台北待多久?」「我也不知道。再一下下吧。我舊公司幫我簽了三個月的簽証,所以最長可以待三個月。」「喜歡這嗎?」「算喜歡吧。」「後來都沒有在Morelax看到妳。」「我還蠻想念那裡的水餃。」「有空再一起去?」小柔點點頭。心裡想,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的原因是什麼?她想起當初跟林先生的相遇,那件白汗衣,文華的咖啡,他們之間的一切順理成章,可到最後為什麼會變成合久必分呢?盒飯來到她跟前,香氣撲鼻,她卻感到鼻很酸,眼淚不自禁流下來。老蔣拿一張紙巾為她抹眼淚,本應很感人,這男人溫柔,但小柔想起她第一次在林先生面前流淚,林先生用手輕輕地把她的淚珠彈走,這本是阮玲玉電影裡的橋段,當下她的心憾動,想要一輩子跟面前這個人在一起。她用左手擋下老蔣的紙巾,回一句沒事。老蔣也沒說什麼,就低頭繼續吃飯,鰻魚肥而甜美,他們倆卻都有食之無味的感覺。緣份就是這樣,它讓你們相遇不一定是為了讓你們相愛,你們二人即便三番四次遇見,也許只是因為一堂課,而對方剛好坐你旁邊,但修完就各行各路。盒飯一點點變少,二人結賬然後再一起在門口抽根菸,沒再說太多,就各自向左向右走。他們只是沒想過,他們一直在門口相遇抽菸而從來沒有足夠的緣份走下去,下一次呢?二人的相遇卻竟然是在操場的小樓梯口。就如上回所言,愛情其實是一把刀子,這個當下二人手上都沒刀,但當音樂響起,誰又知道下次樓梯轉角,是他還是她會拿著刀呢?如果這樣說,你還敢先愛上一個人嗎?#重溫故事:https://bit.ly/2xgFghSStoryteller : 鄺霏飛 @peterlina 〖About Storyteller Joel Kwong 鄺霏飛〗媒體藝術策展人及顧問,熱愛文字創作,是名卡繆女孩。時而策展時而拍片時而教課時而寫作,討厭高腳杯,不吃糖,願意終生與藝術為伍。

Read more...

#味娓:第五回【海鮮鍋燒麵」

感情是雙人舞,如果把鏡頭轉至另一方,不難發現所有難堪都有根有據,甚至是事出有因。丹菁第一次去操場的晚上,是失戀的第二天而已。前人種下一個因,導成後人的果;深水炸彈是前男友教她喝的。「喝啤酒那麼胖,又喝不醉,不划算。」「那加一嚇威士忌,就可以加速死亡。」「真假?」就是因為這樣,她知道世界上有「炸彈」這回事。「炸彈」可以有很多種,你可以把燒酒加進啤酒,又可以把野格混進紅牛。男人教會女人喝酒,然後又離開了她,於是她餘下自己和深水炸彈,開展另一度可能的大門。丹菁的外號是吸血鬼,因為她皮膚白唇紅瘦削而且深夜出沒,她十八歲就在林森北那家日式調酒吧工作,一開始做外場,慢慢跟老闆和酒保們混熟,也跟他們學著調酒。日子久了,認真起來,就被訓練成酒保。失戀的那天晚上,她如常上班,被客人退單幾次,店長跟她說休休假吧,總得給自己時間難過才可以重新出發。說她很傷心不如說她覺得很費解,她無法理解一個人為什麼可以不愛就不愛,三百多天的感情一句淡了就被告別,她來不及預備,連眼淚都流不出。她問:是不是因為久了你就不再覺得我有趣?她問:是不是有別的女人?她問:是不是因為我晚上都要去上班你覺得沒人陪?她問:是不是我不夠關心你?不夠貼心?不夠溫柔?男人一直搖頭。她一直問一直問,問到男人開始收拾東西,問到男人回一句:有些事情到頭了就是結束的時候,我不愛你了。就這樣他拿著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她以為的家,也不過是幾件衣服外套跟鞋子,他根本沒什麼隨身品在這,如果細心點也許丹菁可以早點意識到這個人其實從來沒有打算在這定下來。這是深水炸彈的原委;而和一個人一起久了,他的習慣變成你的,想戒也戒不掉。她習慣每天上班前喝一杯深水炸彈,有時候配點滷味有時候配碗炸醬麵有時候就吃幾顆水餃,雖然她瘦但她的食量挺大的,喜歡重口味也喜歡麵食。失戀的人還是得活下去,與其爛死在家不如出門大口吃大口喝。後來的故事像小豪說的一樣,他們簡單開始,開始時也甜蜜過。丹菁覺得小豪是個簡單的人,對愛情有憧憬,願意付出,因為前度她決定愛情就是找個愛自己的人活下去,對的時候遇上對的人,就這樣他們就認真穩定交往下去。小豪不止一次提過結婚,他覺得認定一個人就可以步入婚姻,他沒有想過結婚是兩個人最全面的結合,全面即是所有。一周年記念,小豪在家裡的餐桌上放滿了深水炸彈,他們一人一杯來了一場炸彈馬拉松,在第九杯下去,小豪求婚了,丹菁也點了頭。小豪用深水炸彈求婚,因為這是他對她的第一個印象,卻永遠不知道那是丹菁心裡一道最痛的傷口;丹菁看著一杯杯深黃色的氣泡東西,想起前人想起那些被離棄的痛楚,所以當小豪跪在她面對,她二話不說就點頭,沒有比婚姻承諾更大的保證,這個男人不會離棄她。這是一個廿多歲年青人的想法,也是一個受傷靈魂的呼叫:因為你不會離開我,所以我可以以後都和你在一起。我可以,以後都和你在一起。並不是,我願意以後和你在一起。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愛是懷疑、愛是日月、愛是即便平淡也沒有想過離開、愛是忘記過去、愛是 ⋯⋯他們簽紙結了婚,然後在婚後的一次家庭聚會,丹菁跟小豪回他父母土城的家。席上放了一桌子菜,都是丹菁不吃的東西,她不好意思不夾菜,於是總是小心翼翼地夾著一些伴菜,慢慢吃,生怕被別人知道她挑食。她其實已經餓到有點不能思考了,小豪一直坐在她身邊卻不曾為她夾過一道菜,他明知道她不吃這些東西,卻沒想過跟他爸媽說要點別的料理。獨獨到最後的一窩海鮮鍋燒麵,她總於聞到她會吃的東西的味道,卻不敢做次,等小豪幫大家分一碗又一碗的麵。八個人吃飯,其他人都吃到摸著肚子了,小豪還是細心地把麵分好給他們每個人,裡面每人有兩顆蛤蜊、一片花枝、一只小蝦子、一點青菜和白湯麵。一碗一碗遞給別人,輪到他們倆的時候,只剩兩碗沒什麼麵的青菜湯,料都分給了別人,連麵條都只剩一點碎碎。丹菁抬頭望著小豪,席上的人們都說很好吃,肚子撐到快爆裂也必須吃兩口。一人一碗,每人剩半碗。晚餐結束了,丹菁碰也沒碰過那碗鍋燒麵。回家的路上,小豪牽著丹菁的手,她一直低著頭。她突然明白,前人說的不愛就不愛是怎麼一回事,有些事情到頭了就是結束的時候,也許微不足道但足以摧毀一份感情。她看著二人牽著的手,看著無名指上的婚介,原來一切都不重要,她不愛了。現在她想要的,是一個廿四小時把她放在心上的人,原來愛情又不止是不離不棄,愛情還要先關照對方。隔天回酒吧上班,丹菁立刻跟老闆說想要參加東京調酒進修班。後來的故事大家知道,她遇上了日本酒吧的店長和酒保田中先生,回台後與小豪離婚,她不想複習化原因,就只單純用田中先生做個解釋。小豪因為這變成了一個爛人,丹菁和願意把最後一碗湯麵讓給自己吃的田中先生談戀愛,然後再然後,小柔出現在操場。然後再然後。愛情其實不過是一把刀子,一個人傳給一個人,插在心上,給了就走,直到滿身傷痕血流不止為止。你看看,現在手上拿著刀子的人,是你還是他呢?Storyteller:鄺霏飛Illustrator:Stay Away From Black Hole

Read more...

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最近每個星期二的晚飯後,當阿翔打開電腦繼續工作,並準備翌日所需的資料時,美琪總是坐在斜對面的梳發上,拿著手機追看最近的話題劇集--《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肺炎肆虐,沒甚麼地方可去,煲劇成為了消磨時間的娛樂。然而,對於這類撩動「少女心」的日劇,阿翔著實沒有多大興趣,不過對著電腦打字的他,偶爾偷望煲劇看得入神的美琪,那嘴角泛起而流露的笑容,內心總會因此被融化。相比起來,阿翔更喜歡它的劇名。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就像總結了他長年思考的問題。在面對現實生活的種種難題時,我們如何讓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只是,當阿翔在下一秒望到,美琪凝視天堂醫生的那雙「心心眼」,內心還是有點莫名的醋意。「你很喜歡佐藤健的嗎?」阿翔某晚忍不住問她。「也不是喇,只是覺得女主角很可愛...但,你不覺得他很帥嗎?」聽到美琪身體很誠實地說他帥,阿翔像要發洩內心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的鬱悶,耍孩子氣地使勁按動鍵盤工作。不過,每當劇集播畢,美琪又會從「迷妹」狀態回到現實世界,安靜地坐在梳發邊滑動手機,等待阿翔完成工作陪她聊天。如此互相聽著對方訴說不同的無聊事,這是阿翔覺得全日最治癒的時間。一邊說著聽著,一邊摸摸美琪的頭頂,阿翔經常覺得眼前的她,比劇裡的上白石萌音還要可愛。在一起快將三年了,阿翔看著依偎在旁的美琪,望著窗邊的盆栽發呆。「今年的週年禮物,送甚麼給她好呢?」*****播映大結局的夜晚,阿翔手頭上的工作不多,完成後劇集的直播link還在播放,阿翔就陪美琪看完劇集的後半。望著天堂醫生求婚的那幕戲,被閃盲的阿翔不禁在想:「編劇,怎麼你忍心讓蒼天的男士受苦喇。」不知是否所謂的「恋つづロス」,美琪這晚好像特別想抱抱,卻沒有特別說些甚麼,只躺在阿翔的懷裡靜心聽他說話。「對了,你有看過《大時代》嗎?」看到美琪搖搖頭,阿翔繼續說著。「啊,剛才的求婚情節,讓我想起《大時代》裡我很喜歡的一幕。」美琪拍拍阿翔的心口,輕聲撒嬌:「我想看啊。」然後,阿翔上網找回劇集片段,再看一次方展博如何將七年來買過的戒指「晒冷」,證明自己其實早就已經選定「慳妹」。「這隻是我在台灣跟一個小販買的,我記得是一百五十元台幣,就是那天,我跟你說,我要娶你做老婆,然後偷偷跑去買。」方展博拿著手中的最後一枚戒指,跟慳妹情深地如此說。劇集首播時,美琪只有一歲。拿著手機的她,像發現新大陸般看得投入。「不錯不錯,以前香港的電視劇,真的很有感覺呢。」美琪就是這種人。只要是阿翔喜歡或在意的東西,即使自己本來不感興趣的,她都願意耐心理解和聆聽。阿翔經常覺得,每個人喜歡的東西註定不會相同,不過倘若自己能陪她留意喜歡的劇集,她又樂意陪自己關注喜歡的球隊,這樣比起強逼對方做些甚麼,不是更加健康嗎如何讓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或許這是其中一個方法。阿翔也不知道答案,因為在真正的天長地久降臨前,沒有人知道天長地久到底在何方。望著躺在自己身上的美琪,阿翔只想輕輕吻向她的額頭,抬起頭來又不自覺地望向窗邊的盆栽。這次,腦海忽然湧現靈感,盤旋著剛才看過的大結局和方展博。下星期的周年紀念日,阿翔想到應該送些甚麼。*****阿翔和美琪本來就非喜歡在節日裡鋪張放閃的人,加上疫症當前,這個三周年紀念日,他們只低調留在家裡慶祝,在附近的餐廳點了個外賣速遞。雖說一切從簡,阿翔還是在餐桌前點起兩支蠟燭,來個愛在瘟疫蔓延時的燭光晚餐。「你知道嗎?天堂醫生那枚求婚戒指,原來值幾百萬日圓,勇者下半世肯定無憂喇。」「有些日本網民留言說,收到這隻戒指,就算不是天堂醫生我也嫁。嘩,真的很現實呢。」「其實,他們兩個看起來也很登對呢,我看到報導說...啊,我會悶到你嗎?」聽著美琪講得興奮高漲,阿翔只微微笑著搖頭。「不會啊,我就喜歡你這樣。」晚飯後,阿翔從房間拿出他準備的禮物,以及放在床頭旁邊的木結他,在微微的燭光下,沿著走廊慢慢走到美琪面前。那是阿翔用窗邊盆栽的幾跟草,因應美琪手指大小織成的一枚小戒指。阿翔拿起結他,以不很了得的唱功,自彈自唱著Dear Jane的《草戒指》。「就算我只得披身的破衣仍想給你一顆草織的戒指更期待你講 『我願意』沒有西餐只得燭光不介意」然後,彷彿把自己當成劇集裡的天堂醫生般,拿著這枚價值無法與Tiffany & Co.兩卡鑽戒相比的草戒指,把它戴在美琪的指頭。「我沒有佐藤健的顏值,也沒有兩卡的巨鑽,就只有這枚草戒指...嗯,要你跟我捱苦了。」還沒等阿翔說完,美琪肉緊地將他緊緊抱著,然後摸摸手中的草戒指。「我就是喜歡這些。」說罷,方才醒覺到甚麼似的,有點錯愕地道:「等等,這...應該不是求婚吧。」「哈哈,不是喇,求婚若只送草戒指,也欠點誠意吧。」阿翔仰天大笑幾聲,忽爾使出不遜於魔王親吻勇者的肉緊程度,將美琪的雙唇緊緊閉上。良久,才捨得鬆開嘴巴,說出「三周年快樂」。然後,阿翔還靠向美琪的耳邊,講起那句撩人的台詞:「你今晚別想睡了。」「呀,你知道這句是劇集的對白?」美琪雙目發光,驚喜得忍不住叫了出聲。「嗯,我有溫書啊,知你喜歡嘛。」「嘻嘻。」在柔和燭光的映照下,阿翔和美琪輕聲耳語著,準備延續男女主角因氣氛被破壞,在劇集裡沒能完成的那些情節。Storyteller:講樂.過路人 @cantokid1412Illustration by @gutentagfrauhito

Read more...

#味娓:第四回【車仔麵】

她沒有來。也許小豪早就知道她不會來,因為她只冷淡地發了一幀照片,因為他說今晚操場見時她並沒有回覆。那只手錶的確是他故意放的,一個在旅途上的女人,在一個不特別熟悉的城市,遇上像他這樣一個沒心沒肺的爛人,本來就只是個簡單沒然後的一夜情故事,他只是不甘心,所以把手錶放進她的包包,看看這一招可以把他們帶到哪?可是,她沒有來。酒吧晚上九點開,通常十一點前人都不多,小豪是酒保,大家來都很少喝調酒,都是點啤酒紅酒白酒比較多,工作很輕鬆。十二點他們的駐場DJ來到,今晚是華語之夜,大放老歌,他估計大家都會瘋狂喝嚇(shot)。零晨一點,他一直查看手機,想說女生怎麼可能那麼瀟洒,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他知道,她不會來了。他給自己倒了杯野格,大口喝下,他喜歡這濃烈的甜味,幾近苦澀。他想起她,不是小柔,是他的前妻。你知道嗎?人不是天生就花心天生就壞,他都真心愛過,可是別人既然能把他的心當垃圾那樣丟掉,那他也可以成為不管別人死活的爛男人。他認識她的時候是大概三年前的一個晚上,她坐在那晚小柔坐的位置上,是個白得像吸血鬼的女生,耳朵側有個小月亮刺青。那個晚上她甫一坐下就點了一杯深水炸彈;把一嚇威士忌倒進一大杯啤酒裡,是生怕自己喝不醉的方法。小豪是個低調的人,典型的水瓶座,容易交談但從不輕易被觸碰內心,就像那細細長長的瓶頸,怎樣也難以伸手進去觸摸瓶身的內部。吸血鬼女生一個人坐在那,不停地抽煙,不消十五分鐘就把酒喝完,然後點了一盤炸醬麵再一杯深水呼彈,大口吃大口喝。她的五官很甜美,短髮,穿得有點龐克,小豪後來知道原來她也是做酒保的,只是那天她失戀,請了假跑來別店喝酒。那年小豪廿四,她廿二。忘了說,那女的叫丹菁。那是第一個晚上,然後每個星期的周一或周二丹菁都會一個人來。吃炸醬麵喝深水炸彈,有時DJ大哥心情好,看她漂亮就會請她喝嚇,她每次都禮貌地一飲而盡,離開時都清醒得像剛起床的青年人。年青的確不一樣。待她已經變熟客,小豪也沒跟她說過什麼話,只是打招呼哈啦兩句。聽外場同事說丹菁工作的店在林森北路,那邊日式調酒吧蠻多的,有機會想去找她,喝一杯她調的酒。小豪一直有把她放在心上,這女生漂亮瀟洒又不囉嗦,他特別喜歡看她大口吃麵,那長相跟一個胖小孩一樣,可她又偏偏瘦得跟吸血鬼一樣。吸血鬼,對,就是因為這樣小豪有一天午後在華山文創園區買了一條手帕,上面有一只吸血鬼圖案,被丹菁看見,她就跟他說,找天一起看電影。所有愛情開始時不都這樣,簡簡單單,誰想過以後會那樣灑狗血的難看。他們牽手,像一般情侶甜蜜。他們都是晚上上班的人,下班時經常已經接近黎明,天都魚肚白,有時二人會相約去吃個「早餐」,然後小豪偶爾會去丹菁家睡。他一直沒有機會喝她調的酒,他跟她說過當酒保不過就是不知道要幹嘛又剛好認識操場的老闆,就試試看,然後一轉眼又兩年,他沒她那麼喜歡酒。二人在一起的日子沒什麼特別的驚天動地,平和但有種細水長流感,於是在二人一周年記念那天,小豪求了婚,丹菁點了頭,就這樣世界上多了一雙夫妻,他們叫自己做吸血鬼夫婦,期待著有天一起戒煙戒酒生小孩。他們選擇到香港渡蜜月,因為近因為便宜,兩個年青人都沒什麼錢,結婚為了什麼他到今天回想也想不出結果。他一直認為找到對的人就該定下來,只是沒想過這世界沒容讓他們幸福太久。在香港的四日三夜裡,他們每天都睡到午後,找家茶餐廳吃吃再隨便逛逛,如像在台北一樣。直到第三天午後他們走到天后那邊的大坑,找到一家大排檔,丹菁看見有麵食眼睛就發亮。是傳說中的車仔麵,她笑得像個孩子,點了六個菜,白蘿蔔、牛肉、紅腸、豬紅、魚蛋和咖哩尤魚,然後加撈油麵。即便她能吃其實都難以一個人吃完,小豪一邊吃自己的一邊吃她的,他永遠記得那個午後,那辣辣的醬汁吃得他一直喝涷檸水,她和他和兩大碗麵,甜得沒有明天。他是深愛她的。他曾經全心全意愛她。「我們以後每年周年記念都來香港吃,好不好?」小豪點點頭。他什麼都會答應她的,只要她快樂。他甚至忘記自己是如此深情的男人,他好像沒為誰用過這麼深的感情。難怪大家都說,每個爛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受傷的小孩,原來是真的。他們沒機會再去那家大排檔,一年後是小豪自己一個人去的。丹菁跟他離了婚,去了日本學藝。他們回去後的第三個月,丹菁老闆送她到東京交流兩星期,她就在這短短的日子裡戀上了日本的酒保老師,她回來跟他說他們之間淡如水,是田中先生讓她記起愛情的模樣,她還年青還想戀愛。小豪聽著這漂亮女生說著一堆傷害自己的話語,他哭不出來也沒有什麼話想說。最後他回一句:「那我們算什麼?」丹菁邊收拾行李邊說:「簽紙以後就是前夫前妻的關係。」很冷淡。她沒說一句對不起。她不認為這是誰的錯。她說自己也快樂過,她說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每人都在追求自己想要的。她推翻過去美好的日子,她用「平淡」兩個字為這段婚姻蓋章結束。她說希望他原諒她,因為她要去東京找田中先生,她讓他祝福她,她說就算這輩子再也不見面她也會祝福他。一堆廢話。小豪都聽進去了,都記得。他一定會放她走,但他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一周年那天他一個人去了香港,回到那家大排檔,可是那是個星期一,店沒開,他一個大男人在下午一點多坐在路上,流下眼淚。沒比這更痛了,你以為自己找到真愛,卻痴心錯付。他跟自己說,一輩子再也不吃車仔麵也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這就是他變成一個爛人的成人禮,他與本來的自己不相往來。昨晚他看見小柔,坐在那個位置,喝深水炸彈,這一連串的動作讓他想起這些痛楚。小柔跟丹菁並不相像,但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小豪主動找上她,讓她最後躺在他懷裡。丹菁走後,他一定跟不同的女人搭上,不需要真情,只需要一點溫存,像吸血求生一樣。但這次他並不知道自己在玩火。小柔不是比丹菁無情,而是當一個人擁有一顆受傷的靈魂,就像是瘋子拿著刀,他不想傷害人卻不小心大開殺戒。你懂的,你都傷害過別人,你一定懂得。Storyteller: 鄺霏飛Illustration by StayAwayFromBlackHol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