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故事:【沉香(上):斬樹黨】

2013年一天的日落時分,兩個中年男人在山林間快步穿梭。他們衣着簡樸廉價,各自背着殘舊的黑色背囊,邊邊角角繃緊到裂開、爆線;腳步很快,一起時而低頭、時而張望,尤其留意一些形狀細長、樹皮顏色偏灰的樹。

走在前面的阿然抬頭看天色,跟後面的同伴阿強說:「快天黑了,紮營吧。」阿強左手拿手鋸、右手拿黑色大行李袋,好像電視劇裏殺人後要去深山埋屍的兇手。聽到阿然的話,鬆了一口氣,隨手放下手鋸、解開沉重的行囊,在原地蹲下,打開那個黑色大袋⋯⋯袋裏只是兩塊大布和一堆長繩。阿強熟練地將帆布鋪在地下,又在附近找了枝樹木斷枝,撐起防水布並綁穩在樹幹上,搭出一個簡陋的帳篷。

吃晚飯前,阿強遞過一枝煙。他們一人一枝煙席地而坐,完全不在意地下的泥濘。這時周圍已漆黑一片,剩下一盞小營燈和煙頭前端閃爍的火光。

阿強深深吸一口煙,「唉,都被斬光了。」

阿然滿面倦意,「明天再沒有呢,我就回去了,我女人快生了。」

阿強聞言笑罵,如果這一趟沒收獲,把兒子生出來也只能吃樹皮。阿然踩熄煙頭,戴上頭燈、拿起水煲,想逃離這個錢財問題,「我去找水。」

他熟知如何根據地勢和植物去找水源,很順利地來到一條小溪。邊盛水邊發呆,心心念念着家鄉即將臨盆的老婆。突然,他渙散的視線有了焦點,驚喜得笑出聲音——小溪的對岸,一棵淺灰色又平滑的樹靜靜立着,而它比他們看過的土沉香都更為粗壯。阿然知道,自己發現了一棵起碼過百年的土沉香。

他們二人是走私賣家,時不時離開妻兒,從家鄉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價值千金的土沉香。現在終於找到旅程的目標,可以結束這幾天露宿餐風的日子,帶着比黃金珍貴的東西回家了。在黑暗之中直接下水走過小溪對岸,水中突然一隻手捉住阿強的腳踝,他撲通一聲被絆倒,左手還按在手鋸的鋸齒上,破了皮。阿然扶起他,喘氣又濕透的阿強回想剛才的感覺,沒有告訴同伴,以為只是小小水鬼。甩走手上的水和幾乎看不見的血,上前立在大樹前,不知如何下手。

香港的野生土沉香被斬得七七八八,所以一向都是找上人工種植的新樹,破壞它再收集樹脂。沒想到在嘉道理農場那些地方對樹木的保護更犀利後,他們無奈之下要改道到野生土沉香的集中地,會有如此驚喜的收獲。野生土沉香本就值錢,這棵還樹齡過百,他們絕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像新樹一樣只取樹脂,然後留下這比黃金更珍貴的大樹,便宜其他走私賣家。一番討論後,二人決定將它斬開一段段,分散藏於這深山中,之後再回來逐點運回家鄉。

戴上勞工手套,扶住百年土沉香,阿強毫不猶豫地鋸下去。小木塊落下,他們就停下來等。等受傷的土沉香分泌出原意為修復自己的天然樹脂,而天然樹脂結香、成為沉香,可以賣幾千元一克。阿然滿心期待拿着小刀和膠盒子,準備迎接和收集又香又值錢的黏液。

期待的目光下,液體慢慢從雪白的樹心滲出。阿然忍不住低聲歡呼。奇怪的是,這棵土沉香的樹脂好像特別深色,而樹脂本身應該是半透明、呈黃色的黏液。天色很黑,他們沒有留意到樹脂的顏色,或者覺得樹齡過百的野生土沉香與眾不同都未必是壞事。收集完一些液體後,阿強就興奮地在缺口腰斬大樹。

一下、一下的鋸齒破開,大樹倒下,淺灰色樹幹裏的雪白細膩就完全暴露於空氣之中,阿強歡呼大笑。阿然被嚇到,推了一下阿強,說:「小聲點。」想跟他說,香港很小,就算在山上被人發現再報警也不出奇。但還沒出口,被推了一下的阿強突然回頭看着他。阿強的臉一下子進入阿然的頭燈照明範圍,只見他瞪大雙眼,笑容燦爛又瘋狂,頭髮被溪水浸濕,額髮還在滴着水珠。阿然暗地又被嚇了一跳,但明白阿強開心的原因,避過他就繼續收集樹脂。

他們一個將倒在地上的土沉香用鋸分成可放進背囊的大小,一個拿着小刀和膠盒不停收集樹脂。在頭燈的照射下,阿然見到樹脂分泌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深色,滿了膠盒、瀉在他手上,很狼狽。但顧不上收拾或拿一個新盒,阿然感覺到手上的液體是温暖的⋯⋯如夢初醒,驚覺空氣中的味道,連新樹香味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然後他聞到淡淡血腥味,想到了自己手上的,是鮮血。

下意識望向同伴,他看到本來凌亂散落於地上的灰白色木塊,變成了一段段屍塊。斷肢拼在一起是一個年紀很小的女孩,在黑暗之中同頭燈照射下顯得特別白,而斷肢越白,被鋸開的地方就越紅。而同伴阿強不知何時放下了手鋸,一臉甜蜜的笑,躺下伏在屍塊堆旁,拿過一塊斷肢吻了上去。

手一軟,盛滿少女鮮血的膠盒打翻在地上,本來閉着雙眼的少女頭顱一下子張大眼睛看向阿然。少女温柔一笑,肌肉牽動頸部血淋的橫切面令鮮血湧出,又淒涼地哭了起來:「救我啊⋯⋯」

勉強找回手腳的力氣,阿然用前所未有的速度跑下山,腳尖碰到地面又飛快提起,一步緊接一步,下山路斜了就感覺自己幾乎在半空飛了起來。他覺得那被分成一段段的少女始終跟在後面,吹着涼氣、哼着懷舊小調,不敢慢下一分。直到自己回到燈紅酒綠的鬧市放鬆下來,肌肉那達到極限的痛才出現。

經過的路人用驚訝又奇怪的眼神看着滿頭大汗又全身布滿血跡的他,阿然身無分文又失去同伴,不知所措得只能在街頭呆站。然後看到山上那個少女渾身赤裸的站在對面馬路,跟她對上眼睛,耳邊響起一句悄悄話。

「把女兒香還給我⋯⋯」

Storyteller:阿芷 @siscotsz

Illustrator: JIM @mij.tra

【 #StoryTeller每月限定故事 】

接下來,StoryTeller 將定期刊出每月限定故事。今晚是農曆七月十四,當然要讀讀 #睡不著故事 了,而故事下集將會稍後在 StoryTeller 會員專區刊出,敬請期待。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