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故事 斷尾蝌蚪

阿怡的笑容很美,看見她發自內心的開懷大笑足已令我快樂,有時,我會問自己,那種打從心底的「她快樂所以我快樂」,是感情還是愛?那麼多年來待在她身邊,是餘情未了,是疼惜,是守護還是放不下?我不清楚,畢竟除了她之外,我沒有跟其他人認真談過戀愛,但我希望她幸福快樂,而我可以做的,僅僅只是在她需要時陪伴她。

今天約了阿怡,每次見面的原因大都是因為她和他發生了一些事情,想找我傾訴,小事如吵架,大事則是被背叛和鬧分手,有時,她的眼淚失控得像決堤的流水在臉上滾下,也有時,當她不同意我的「不全面」或「不正確」的批評和見解,我們會發生衝突,最終導致冷戰。那麼多年來,我還是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所以,每次見面之前,我總是忐忑不安的。

「樂!今天很忙,開會延長了,對不起。」她忽然在背後拍我膊頭。

「加班是正常的,你不是說過,當建築這一行,不是忙死就是餓死嗎?」我説:「我預先點了你最喜歡吃的魚湯米線。」沒有見她幾個月,她的面頰明顯地消瘦了。

「謝謝你,還是你最懂我。」她看着桌上的食物,微笑説。

「還好嗎?」我問。

「工作還好!」她看看我,皺了一皺眉説:「但是,和他⋯⋯不要問啦!」

我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事,其實,那麼多年來,阿怡和他,反反覆覆,分手又復合,原因全是第三者的介入,故事沒有改變,只是第三者的名字不斷轉換。阿怡是一個聰明,有理性的人,做事爽快果斷,不喜歡拖泥帶水,更不會忍聲吞氣。當我聽見無數次的抱怨和心碎,看過不少次涙流滿面,經歷種種失望和傷害後,阿怡竟然還在跟他糾纏,我想不通究竟她是好勝,是不捨,還是什麼原因,或許,其實我不理解她,不理解愛情。

我頓了一頓,隨意拿出手機,看到我之前點播的歌,便試圖轉換話題:「我剛剛聽的歌,」遞了手機給她説:「叫做〈斷〉。」

她看着手機屏幕的青蛙説:「這 album art 讓我聯想起一對英國樂隊!」

「Coldplay!」我們對望,異口同聲地說,遇見和自己心靈相通的人是一種幸福。

「歌和青蛙有關嗎?」她好奇地問。

「對,故事是關於蝌蚪變成青蛙,抵達陸地之前,必須選擇忍痛地捨棄尾巴。」說畢,我倆對望一下,大家都發現尖銳又敏感的位置。

靜默兩秒後,阿怡半開玩笑説:「這個不科學吧!」明顯地,她已預料到假如我們繼續討論蝌蚪「如何斷尾」,必定會觸碰她和他的糾結關係,為避免尷尬,甚至發生爭論,她比我早一秒嘗試轉話題,這是我們不言而喻的默契。

「你知道嗎?中學時代,因為要做青蛙標本,我曾經養過蝌蚪,」她理性分析説:「根據我的科學知識和經驗,青蛙是完全變態,在成長過程中,蝌蚪的尾巴會退化,然後縮短的,不是斷開的,蝌蚪變成青蛙是必經階段,何來選擇?」

「現實生活中,蝌蚪確實不能選擇斷不斷尾,然而,人類可以。」我忍不住説了,説完卻後悔,惟有低頭看手機,在被鎖定的全黑屏幕上看到自己倒影。

我在想,或許衝口而出的話,不一定是對他人説的。

Storyteller: 連倩妤 @_musicplayground
Illustrator:Andrew Yeung @andrewyeung_official

〖關於《不只是動物》系列〗
《不只是動物》音樂企劃的音樂作品〈斷〉已經推出,企劃以五個動物故事作起點,透過歌詞,用音樂說故事,由唱作人 Michael Luk @michael.thyme.luk 作曲及演唱,連倩妤譜詞。

立即收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PYoq8Y-6Q
KK Box: https://kkbox.fm/fA5eyl
ITunes: https://apple.co/2E78d3m
Spotify: https://spoti.fi/3gXWVN3
JOOX: https://bit.ly/3ans6PF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StoryTeller 說故事」是一個說故事的平台,也是一個獨立創作單位,連結一群風格獨特的影像及文字創作人,創作各類插畫故事。我們相信故事的力量。歡迎任何合作/品牌推廣,請電郵至info@story-teller.com.hk。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