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我一直住在這個小社區。

自離開母親和妹妹後,我總是獨來獨往。有人覺得像我們這些終日在街上流連的一族就是可憐,可是我過得自由自在,這不是挺好嗎?

天朗氣清的日子,不時有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來找我,和我說她的心事。她被裁員的時候、發現男友有第三者的時候,她無修飾的哭着,她無所不談。

「你要來和我一起生活嗎?」有一天她突然說道。

我對她的邀請感到愕然,從來沒想過她是如此喜歡我,我默然不語。她好像知道我不想讓她傷心,而她也沒再提及這事。

夏天的時候,某天打風前的上午,她慌忙的來看我,只是我不讓她找到,我總是避開了她。

***

街上有一個一直沒租出去的小舖位,有時我路過喜歡偷偷地窺看。有一天,一個男生來看這裡睇舖,我遠遠地觀察他。

原來他會開一間賣魚蛋和燒賣的小店。

快中秋的時候,小店已經裝修好了,某天他拿着很大的紙箱,走着走着,是預備開店的食材。直至夜深,對面街的球場都熄燈了,他頸上掛着毛巾、背着平價$79背囊,疲倦的落下閘。

我跟着他。

轉過了數個街角,差不多15分鐘的路程。他看到我在跟着他,便停下來。

我也停了下來。

我和他四目交投,然而他沒說些甚麼,便再次行了起來。我再沒有跟隨着他。

隔天,我在舖頭鐵閘前等他,他一呆,然後一如既往的開了閘。我急速的進入店內,他不發一言。

然後他沒再看我,自顧自準備開舖,開爐、煲水、也把紙包飲品放入雪櫃。

這天沒太多人客,放學時突然有班女校的學生來光顧,她們也看到我在這裡。

沒人客的時候,他把閘落了,我仍然在店內,他好像要買些甚麼。

他回來時手裡拿着吞拿魚罐頭,他默默地開了,除了與客人對話,他是第一次與我說話。

「你要不要留下來呢?反正我們兩個都是孤身一人。」

***

她在這間女校已經讀了五年,快畢業了,附近才開了一間小食店,實在是相逢恨晚。放學時,她總喜歡和幾個姊妹來買燒賣,也為了探望店內一隻自來的黑貓。

年輕的店主側起頭來,看那隻躺在那擺放紙包飲品紙箱上的貓,笑着說:「可能是他選擇了我吧!」

Storyteller:靖 @ellenchanphoto
Illustrator:@cwyarts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StoryTeller 說故事」是一個說故事的平台,也是一個獨立創作單位,連結一群風格獨特的影像及文字創作人,創作各類插畫故事。我們相信故事的力量。歡迎任何合作/品牌推廣,請電郵至info@story-teller.com.hk。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