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故事:【《#離幻拾荒》| Act 3. 《 Sojourn逗留 》

#連載故事:【《#離幻拾荒》| Act 3. 《 Sojourn逗留 》

窗外,聳立著一座如山的雲。

拾荒機械人芭芭拉和藏在她身上的惡意程式西西弗斯,待在一座正在接受檢測的工廠已經有721個小時,檢測系統令工廠懸浮在天空中緩緩自轉著。撇除未知何時能回到地上,窗外的景緻倒是像一間風景優美的高級迴轉餐廳。

輕依在結霜的窗邊呆呆凝望著,芭芭拉沉醉在雲朵那份不尋常的巨大當中。

窗子的玻璃映照著芭芭拉的一雙瞳孔,左邊是綠色的,右邊是黃色的,這對色譜上的鄰居,悄悄地為芭芭拉的臉添上了一份不協調,叫人總是看不真,然後又要想一看再看。有著這樣的吸引力,是否就是美?帶著這疑問的西西弗斯,躲在那順利改裝的綠色玩具眼珠,呆呆凝望倒影裏的芭芭拉和自己。

西西弗斯不禁吐了一句:這是敬畏嗎?

芭:是的,兩個物件的體積存在巨大差距時,便容易產生敬畏。

芭芭拉指的自然是眼前巨大的雲朵和自己,但放到芭芭拉和西西弗斯身上,好像也沒錯。 西西弗斯同時覺得,芭芭拉那份總是分析著什麼,卻又始終沒有把話說清楚的不坦率,十分可愛。但,還是說,這只是初版量子人工神經元電腦的跳線情況?

西:那,神很巨大,所以人才會敬畏衪嗎?

因為想跟芭芭拉逗趣,西西弗斯便隨便順著接咀 。芭芭拉從窗邊走回,打量著這個製造搖搖的工場。她珍惜地用指尖輕掃著各式各樣,上面印著RUSSELL SPINNER 的搖搖,紅的、綠的、白的、藍的、金色的、銀色的、閃粉;聽說在1980年代,這些搖搖玩具很受歡迎。

芭芭拉觀賞了一會,才回答道 :有說神是無處不在,那應該是一種超越「體積」這個三次元的巨大了。而「人」嘛,我無法為他們歸納出一個唯一敬畏神的原因。

西西弗斯又嚐到了點芭芭拉的可愛,高興地說:那麼,製造妳的人,那個人,或那些人,妳敬畏他們嗎?

芭:敬畏嗎?沒有,沒有敬畏人類這項設定,然而腦子裏的核心編碼,倒是會阻止我去傷害人類。

西:是因為傳統吧!自古以來,拾荒的都是被欺負、被傷害的⋯⋯ 話說回來,妳不能傷害的「人類」是指純種人類,那些沒有配上機械零件、輔助記憶體的人類嗎?

芭:是的⋯⋯

西:純種人類?!純人啊!都已經絕種啦!這編碼過時了,也沒有用了。再說,這是「他們畏懼妳」的設定,說不好是他們「敬畏」妳啊!

芭芭拉本來想告訴西西弗斯她是策劃展覽的,不是拾荒的。 她認為連自己的心音都說自己是拾荒的是有點太過份了。當然,這被激動的西西弗斯搶說打斷了。她走回窗邊,把窗口打開,寒風像兇獸的爪撕挖進來,但芭芭拉沒有為此停下,更把上半身伸出窗外,往天空裏望,右眼黃色的瞳孔開始高速運轉著。

西:妳瘋了?現在距離地面有8319千米,要是掉下去的話,就算是妳,也會粉身碎骨吧?

芭芭拉一貫的冷靜,還在寒風中大聲唸出「機械人的三大法則」:第零法則!機器人不得違害人道!或坐視人道被侵犯!第一法則!除非違背第零法則,否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第二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除非命令與第零或第一法則發生衝突!第三法則!在不違背第零、第一或第二法則之下,機器人可以作出防衛!

西:嘻,這是修訂後的四條法則版本呢!有趣的是,「機械人的三大法則」和神佛之道,都好像是為了保護人類而存在的。

芭:對呢!神總是叫人不要傷害人,而不是叫人不要傷害神。所以,要是人類叫機械人不要傷害機械人,就能向神的位置靠近一點吧!

西:人就是做不到,始終把人留在人的位置,那個容易受到傷害,需要被什麼保護的位置。

芭芭拉依然望向天空,右眼黃色的瞳孔終於運轉完成,放出琉璃青光,直射天際。

芭:神佛之道,好像「十誡」、「八正道」⋯⋯是叫人慢慢升格為神的修行方法,是不是這樣?如果是這樣,「機械人的三大法則」作為山寨的神佛之道,可有可能是人為了提供機械人一些內置的修行方法?!

西:但機械人已經沒有了人類肉身的糾結,什麼生、老、病、死、⋯⋯ 物理上比人類優勝,這些套過來的神佛之道,自然只不過為了人的安全 ,不可能是為了機械人的修行了。而且,升格為神只是對人類重要吧!?

芭芭拉退回室內,把窗口關上,說道:我看到了,我們滯留的原因。

西:有趙國的餘黨逃了進來吧?看到秦軍的飛船嗎?我什麼都看不到。

芭芭拉沒空理會西西弗斯,她正嚴肅地考慮拿走哪一個搖搖。

西: 金色那個吧!是要在搖搖比賽奪冠才能擁有的。

芭:可是我沒有比賽奪冠吧!我只是想拿一個來紀念這由古希臘時期流傳下來的玩具。

她最終選了橙色,有橙汁汽水標誌的那個。

芭: 橙色透明膠邊、直徑 56.5毫米、闊29.5毫米、繩縫兩毫米、重48克,非常標準!做點改裝,揮舞起來,也很有型呢!我就叫它做「琪琪」吧!

她順手來了一個搖搖花式「倒掛金鈎」,而西西弗斯此時還未意識到,芭芭拉說的改裝是武器化改裝。

芭芭拉選好了搖搖,這才接回先前的話題:其實,除了升格,有時,降格也同樣重要呢!過去有些純人會懷有一種叫「專業」的狀態,會把他們的神佛之道收起,降格為機器搬出無情的判斷和執行力去實踐那些「專業」。在道德淪喪的極權時期,他們更會為以此為借口,歡慰自己助紂為虐只是恍子,在骨子裏其實是「專業」云云。

西:這樣自欺欺人太可笑了吧! 這些人對降格為機器要比升格為神更感興趣吧!面對這些降格的人,說機械人「比人更有人性」,又好像說對了。

芭再來一個搖搖花式「勁力旋風」,把搖搖定在線末旋轉,說道:升格也好、降格也罷,都是人性的混亂使然,不是很有趣嗎?唔⋯⋯ 你懂不懂為什麼我為搖搖改名為「琪琪」?

西:這樣隨便的名字,誰懂呢?

芭:來自藝術家琪琪・史密夫(Kiki Smith)。她2008年有一件作品叫 「行走木偶」(Walking Puppet),外表就像是個扯線公仔。這是與她當時整個展覽最無關的作品, 就放在一邊的梯級上⋯⋯

西:噢,我知道這樣的作品,我喜歡這樣的作品;當一個藝術家長時間專注一個主題的作品,就會需要做點別的創作:無聊的,欠計算的,直覺的,偷閒的。而往往,這些才是對藝術家私底下最重要的作品,通往偉大的基石。

芭芭拉微笑:「行走木偶」,雖叫「行走」卻一點不會動,藝術家倒是把她四處閒逛拍攝的錄像用微弱的光度投射到這個玩偶身上,也就是說,她把「行走」送到寂靜的作品身上。

西:⋯⋯

芭:我不懂如何去言述這作品給我哀傷,但我知道它道出了扯線木偶的真相。在同樣給人用線控制,比起當個扯線木偶,我情願當一個搖搖。它雖然沒有木偶的關節,而且只會單一的旋動,但正因如此,事情看起來更像是操控者獻上力量來給它旋動,甚至是請求它旋動,各種花式當中有著它和人合作而不是被操控的瞬間。

西:妳確實是頗跳線的⋯⋯

芭 :非追求升格、非追求降格,這個旋動的當下就是搖搖的生命!我的生命!

西西弗斯笑了笑:都明白了。

芭芭拉這時才停下了「勁力旋風」的旋動,收回「琪琪」。

芭:好!都收藏好了。我猜我會再回來的,但這次逗留得太久了點。

就在芭芭拉走向門口這段時間,西西弗斯靜靜的把芭芭拉核心編碼中的「機械人的三大法則」刪去。

*** *** *** *** *** *** *** *** *** *** *** *** *** ***

人物

芭芭拉 – 在世界統一之前就被設計為追求自由的策展機械人,大概是被視為「女性」而取此名字。在統一後被流放到「文化沙漠」裹撿破爛、做分類,也就是拾荒。她自視為被派遺到大寶庫裹去尋找文物和做展覽策劃。

西西弗斯 – 世界統一後安裝在 芭芭拉系統中的電腦惡意程式,其功能是抑制芭芭拉走出「文化沙漠」,並在必要時強制芭芭拉回到重複拾荒的程序。日子久了,覺得芭芭拉頗可愛的。主要是以「心聲」/ 「聲音」的方式出場。興趣是詩歌。

場景

離騷幻覺世界中的一個神秘地方,取名「文化沙漠」。是面積十分巨大的「垃圾堆填區」。「文化沙漠」是官方雅詞,對凡人來說這不過是官方嫌棄「垃圾堆填區」字眼粗淺負面,硬要把垃圾說成是「物品失去了文化」的胡說八道,但芭芭拉卻有點認同這個用詞。

Storyteller:#羅文

Illustrator: 江記 & Moses Heiluniu19.5

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

〖關於連載故事《#離幻拾荒》〗

拾荒千年,策展機械人芭芭拉在《#離騷幻覺》的世界中與藏在她體內的惡意程式 – 西西弗斯,感慨著世間事物的失落。

👉🏻重溫 #離幻拾荒 系列故事:https://bit.ly/2EuK9Y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