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然銷魂飯

「唔該要碗黯然銷魂飯。」她說。

「好,一碗叉蛋飯。」侍應回覆。

豬扒蛋飯、餐肉蛋飯,甚至更頹的腸仔蛋飯,都是茶餐廳常見主將,但最基本、最不可缺少的,始終還是叉燒煎蛋飯。

叉蛋飯本來普通不過,但自從電影《食神》中,周星馳飾演的主角史提芬周在食神大賽中煮出一碗「黯然銷魂飯」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本來平平無奇、屬於平民美食的叉蛋飯,竟搖身一變成為驚為天人的黯然銷魂飯,於是,後來愈來愈多茶餐廳將餐牌上原有的叉蛋飯改名為黯然銷魂飯,高級餐廳和酒店都開始在餐牌加入黯然銷魂飯,就連《米芝蓮指南》也特意為黯然銷魂飯撰寫過一篇評論。

有一次,她有機會到某間高級酒店的餐廳用饍,驚訝地發現他們竟有供應黯然銷魂飯,只不過索價高達過百元。

「不用大驚小怪,百多元的黯然銷魂飯算不上甚麼。」坐在對面的他說,「九龍有間酒店,黯然銷魂飯的價錢是二百多元呢。」

聽說,那間酒店的黯然銷魂飯,叉燒用上西班牙黑毛豬梅頭肉燒成,配上日本珍珠米和日本產太陽蛋,最後淋上港產頤和園御品鼓油和酒店自家秘製叉燒汁,用上最高級食材,煮出接近完美的的黯然銷魂飯,盛惠閣下 240 元。

她仍未有機會品嚐那碗天價的黯然銷魂飯,但即使她將坊間的黯然銷魂飯送入口中,感覺亦的確和一般叉蛋飯有所不同。一個名字,為食物附上了無盡的溢價空間,也似乎為味道增添了層次,Marketing 的力量讓她不得不佩服。可惜,以她的經驗而言,一般餐廳侍應都會視這些精雕細琢的名字如無物。

她向來有種堅持,點餐時,她總喜歡稱呼食物的全名,例如「優質午餐肉配日本流心蛋出前一丁」、「西班牙汁焗豬扒飯」、「紅酒燴牛尾意粉」或「忌廉洋蔥海鮮湯」等等,無論餐牌寫著多長多複雜的名字,她都一定會如實讀出,但到侍應覆單時,這些食物總會變成平平無奇的「餐蛋麵」、「豬扒飯」、「紅汁意粉」和「白湯」。

她堅持,要將黯然銷魂飯稱為黯然銷魂飯。她擔心,即使有機會到那間將黯然銷魂飯訂價為 240 元的酒店用餐,還是只會得到「好,一碗叉蛋飯」程度的回應。如此一來,只會讓她失望。

正因為她有這一個小小的堅持,她非常欣賞那些願意尊重食物名字的餐廳侍應,而這也是她經常到公司附近一間茶記吃午餐的原因。

「唔該要碗黯然銷魂飯。」

「好,一碗黯然銷魂飯。」侍應如此回覆。說起來,印象中好像只有這間茶記的侍應願意和她一樣,用全名稱呼黯然銷魂飯。

她覺得,這樣才是對待黯然銷魂飯的正確態度。

Illustrator:Sly @sly_restaurant
Storyteller:鍾宇晴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StoryTeller 說故事」是一個說故事的平台,也是一個獨立創作單位,連結一群風格獨特的影像及文字創作人,創作各類插畫故事。我們相信故事的力量。歡迎任何合作/品牌推廣,請電郵至info@story-teller.com.hk。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