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機器

使用造夢機器,是他近日的例行公事。

現實太無趣,一切靈感和樂趣只能從夢境尋找。造夢機器一推出,便成為全城熱話,造夢機器的人工智能可以透過電影、相片,以及地圖街景等紀錄,人工模擬出可供使用者體驗的夢境。這種模擬夢境無限接近真實夢境,時代、人物或地點都可以自由設定,只要有影像紀錄便可 —— 當然,時代愈久遠的世界就愈失真,但愈失真,人就愈喜歡。

造夢機器其實就是一片微型晶片,只要將晶片插入頸後的神經接口,一個掣也不用按,只要在腦海喚起造夢機器的啟動界面,隨時隨地就能進入夢鄉。

和大多數香港人一樣,他的失眠問題很嚴重。夜不能眠,日間又累得沒精打采,平常只能靠上下班來回合共三小時的車程,靠造夢機器的人工夢境補一補眠。

前幾天為了趕報告,他連續數晚工作到深夜才能休息,上床後又陷入無盡的失眠困境。朝早,他一踏入火車並找到位置後,便昏迷似地倒在座位上。他閉上眼睛。

「今天想去哪裡?」一個聲音問。

他想了想。

「我想去 ⋯⋯ 荔園。」他回答。

荔園,一個只有聽爸爸媽媽提過的地方,他想去很久了。

聽說,荔園曾經是香港最大的遊樂場,是上一代香港人的共同回憶,荔園在 1949 年開業,1997 年結業,陪伴香港人接近半世紀,可惜現在甚麼都沒有了,昔日的荔園現在變成了住宅區。

「以前哪有甚麼海洋公園。」媽媽曾這樣說。那時候,遊樂場是孩童唯一的娛樂,但在他成長的年代,小朋友已經不再去遊樂場,大家只會玩電子遊戲。

回過神來,他已經到了電車站,站內等著的是爸爸和媽媽。懷舊機器除了場景外,也有能力模擬人物,但他不記得自己曾輸入過父母的資料,也不記得有選擇讓他們登場。不過,大概是自己太累,才會設定完又忘記了吧?

「我們很久都沒去過遊樂場呢。」媽媽說。

是的,別說遊樂場,一家人已經十多年沒試過一起出門了。

坐上開往荔園的電車,他才想起荔園位於荔灣,是不應該有電車的。

「這是夢啊。」爸爸笑道。「夢是沒有邏輯的。」

「所以也出現了在沙田的龍華酒家嗎?」他問,望向車外的龍華酒家招牌。

「對啊。不過,實際上餐廳的名字是龍華酒店才對。」爸爸說,「看來你記錯它的名字了。」

「那當然啦,當時他還小。」媽媽搭話,然後看著他:「你還記得,小時候我們曾一起到龍華吃乳鴿嗎?」

他記得,他當然記得了。小時候,一家人間中就會特意到沙田的龍華吃乳鴿,那是他記憶中其中一種最美味的食物。

轉眼間,電車已到達荔園。和他的想像一模一樣,荔園正門有個超大型、從遠處都能看到的招牌,園內既有動物園,同時有遊樂場。動物園有一頭叫天奴的大笨象,牠是荔園的動物明星,還有獅子、老虎、鱷魚等來自世界各地的珍奇生物;遊樂場那邊,則有各種機動遊戲和攤位遊戲。他帶著爸爸媽媽在恐龍屋和鬼屋打轉了半天,還排隊看過了飛刀表演。

他們一家人坐在摩天輪上,一起看著當天的日落,遠方是仍未填海的荔枝角灣海灘。這些全都是爸爸媽媽曾經提過的荔園美景,他想不到自己有機會一一體驗。

「時間差不多了,你的車到站了喔。」爸爸苦笑。「可惜我們沒有更多時間陪你四處去玩。」

「不會啊,今天已經盡興了。」他真心地說。

「能夠和你看到這個日落,我們就沒有遺憾了。」媽媽說。

太陽完全落下,身邊一切都被漆黑包圍,他緩緩張開眼睛,發現現實中的列車剛好到站。

平常造夢機器運作結束後都會顯示使用紀錄,今次的夢境卻沒有。他下意識摸摸自己的後頸,發現頸後神經接口竟然沒有造夢機器,他看了一遍地面,然後翻翻口袋,發現造夢機器仍完好地安放在它的專用收藏匣內。

他這才明白,自己是因為太累,還未將造夢機器插入頸後神經接口便睡著了,所以在剛才的車程裡,他進入的是單純的夢鄉。

電車、荔園、爸爸、媽媽、海攤還有日落,原來剛才的一切都全是夢,一個真實的夢。

從那天起,他便再也沒有用過造夢機器。他希望終有一天,能再發一次這個關於荔園的夢。

Storyteller:黃宇恒 @wongyuehang2047

Illustrator:Miriam Lam @miriam.l_art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關於荔園,小時候沒看過雪的小編最深刻的是它的飄雪樂園。你也有過在那裡的回憶嗎?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