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步調

故事的開始是這樣的。

有一天因有要事致電及傳訊息給一位朋友,等著等著也沒回覆。隔天終於收到了他的口訊:我自殺不遂,在醫院。聽到訊息那刻,我腦裡一閃,空白一片,很擔心,也很害怕。我知道他有情緒病,聽過他說每天會無緣無故不停哭的日常,並曾目睹過他在等電梯時,因電梯遲遲不上來而感到焦慮。他的那個口訊,讓我意識到情緒問題不正視的嚴重性。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每天都在追趕時間。一天有千頭萬緒的事情要處理,當你在不斷被人催促的時候,你的速度也相應的加快。不斷追不斷趕,當發現周遭人的速度也很慢的時候,就意識到可能是自己的步調出現問題。

每天在路上走,總覺得前面的人走路很慢,而自己不斷的想超越超前。心中更暗罵在路上看著手機及邊行邊打機的人,若不專心走路,那可否靠邊站,不要阻路?尚有的,就是當別人來電,說話在兜圈時,我就會直截了當的跟對方說,可不可以長話短說,說話說重點。靜下來回想,你真的有/要那麼急嗎?事實是,我很惱人在浪費時間。

人的身心靈是否早已結合?

一天早上醒來,如常的先洗澡,沒做什麼特別的,只是簡單的彎身按沐浴露的動作,便弄痛腰,是非常痛,需要立即看專科。我看了三次,也不好。那時的痛感是每天晚上睡覺,也得花上半小時慢慢平躺,需要跟床褥接觸混熟才可,也不可以轉身,曾試過半夜中段動一動,會痛得像觸電的痛入心扉。而每天早上,也需花上很長時間才能起床。那時覺得睡覺也是一件苦事。

一天,跟一位瑜伽老師談起了我的腰痛情況,她介紹了一位醫師給我,並跟我說,她的很多傷患也是由這位醫師治好的。但若我接受診治後,腰傷仍持續不好,那可能就是心理問題,因有事情未解決,致使某部份關節鎖著了,所以痛仍在,仍然不好,那就需要配合心靈治療。結果,我看了那位醫師數次,腰的痛感是紓緩了,而他亦跟我說,你好起來後,要好好重新審視一下應怎樣對待自己的身體。兩星期後,我離港公幹,跳出了原來的環境,在異地走動,不知不覺就好起來了。

身體是最誠實的。你心裡或許有很多不肯去面對或承認的狀況,但其實已刻記在身體裡,它是會代你發言的。

的確,我已很久沒有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我曾試過連續四天不眠不休的工作,連續三個多月沒放假,情緒極易被觸動,有時會哭得瀕臨崩潰的邊緣,會十分討厭自己,感覺自己像行屍。或許,長到這麼大,也不太懂得照顧身體。腰痛的那段時間在街上走,目測除了行動不便的老人外,我比正常的老人行動還要緩慢,終於是急也急不來了。那時步調的放緩,就是重新感受不一樣的節奏與速度,眼前的風景,心裡的感受,全然不同。

說減肥已不知有多少年了。從前減肥或許是愛美,但現在更多是想著健康。我不想讓自己再繼續沉淪,繼續自暴自棄。以前工作繁忙,總想吸食味精,要食得飽飽脹脹才能達到心靈的滿足,但其實這是對自己身體的毒害。去年,我送了一份禮物給自己——成功以節食運動瘦身。

每人每天也有二十四小時,是否慢了時間就少了?抑或是時間運用的質素才最重要?我開始嘗試重新掌管自己的時間,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我相信,我還未算是覺醒,只是開始懂得關注生活節奏這一回事。

Storyteller:Yuki @ykli
Illustrator:@her.afternoon
·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