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肉麵

走過那條長長的樓梯,穿過由鐵皮搭建的幾家店舖,來到一家露天麵檔。

那年仍在讀小學。大清早爬起床,匆匆梳洗後,一邊穿上校服,一邊收拾書包,然後又要匆忙地跑去吃早餐。雖然,這一連串的動作已然重複了無數次,但每天上學前的那一段時間,永遠都是那麼緊迫。

面前這麵檔其實算不上是一家食店,它不過是由一輛手推車改裝而成的流動攤檔。攤檔旁邊,擺放著三兩張細小摺枱,櫈子也沒一張。來光顧的食客,都要站在枱前半弓著腰進食。麵檔可能還有售賣其他小吃,但我只記得它的麵食。

媽媽給我點了一碗魚肉麵。端上枱面時,那碗麵仍然熱氣騰騰,觸手滾燙。藍白色的瓷碗內,盛著一團油麵,拌著些魚塊和數片生菜絲,滲出一點點麻油香。

食物的香氣吸引了無數的蒼蠅。牠們繞著我兩條又細又瘦的腿不停亂轉,更不時降落在腿上,癢癢的令人煩厭。再加上遲到的壓力,就是讓人靜不下心來進食。

我夾著熱燙的麵條往口裡送,只感腿上一陣痕癢,又一陣微風拂過,痕癢稍減。只見媽媽半蹲下身來,手裡搖晃著報紙正在驅趕蒼蠅。趁著這當口,我匆匆把早餐了結,趕緊乘搭下一班3A巴士上學去。

或許今天仍有不少車仔麵店吧。店內都充斥著涼快的冷氣,也沒有擾人的蒼蠅。但那魚肉麵的簡單配搭,好像已經尋不著了。

其實,那個味道,我早已記不清楚了,但那個情景,依舊清晰真切。

老媽仍健在時,我每每都會想起這件事來,就是從沒跟她說過。

但我想,她還是會知道的。

Storyteller and Illustrator:@teddywish_oasis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