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故事:【梅酒】



又到了青梅產季。朋友問,你今年會釀梅酒嗎?葉青才想起,有幾瓶擱在房間陰暗角落的梅子酒,被她遺忘了。

她釀梅酒的習慣曾經持續了三年,對她來就,開封舊酒、搜購青梅與自釀新一季梅酒,是每年六月的盛事。

如果葉青的人生,從廿九歲開始每一年六月都會釀梅酒,那麼有一年總是空白了,因為那一年,她的城市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城的大部分人,似乎都日夜活在不安之中,晚上看直播新聞,白天也為城市的境況而擔憂、付出努力,再緊接而來是一場蔓延全球的瘟疫,沒有社交、沒有吃喝玩樂,甚至沒有上班上學,然後當一切被宣佈恢復,人們如像在一個寄居的蛹中醒來,重新回到街上走動時,心裡的傷患仍未結痂。

當初開始釀梅酒,她純粹想做一件作品放在房間,陪自己渡過剛失戀的一年。釀梅酒要用一年的時間去經營和等待,才能揭曉成果,就像人生中有些等待,總是必經的,那就學習去等待吧!當年做好第一瓶梅酒,合上蓋的那刻,便開始期待:不知到一年後開封時,會釀成一種怎樣的味道,而我又在過一種怎樣的生活?

最近在一個久違的家庭聚會上,葉青開封了其中一瓶前年釀製的梅酒,那是當日為紀念伯父逝世,以他生前最愛喝的九江雙蒸米酒而釀製的。那夜葉青把那瓶酒倒給家人分喝,邊喝邊一起懷想伯父的模樣、他嗜好的煙酒,與及他死時的痛苦,原來所有人都記在心中。而往日那種親人逝去的感傷,就像梅子將剛勁的烈酒調和,多了芳醇與韻味,轉化成一種事過境遷的bittersweet。

隔天她開始有動力了,便將其他梅子酒也開封,邀約不同朋友品嚐,有用黑糖釀的,有麥燒酎、威士忌釀的,各有不同風味。

葉青喜歡用和歌山南高梅浸梅酒,雖然價格較昂貴,釀出來的酒格外芳醇美味,吸飽了酒的梅子簡直是精粹,咬下去齒頰留香,帶著優雅舒適的酸度。對她來說,釀梅酒是簡單而多變的,將青梅徹底洗淨、浸泡及完全風乾後,將梅子、糖及酒放進密封的瓶子便成。可是,選用梅子的生熟程度、糖與酒的種類、不同的浸泡比例,可以釀成截然不同的風味,例如:一模一樣的調配比例,在糖的選用上由冰糖改為黑糖,釀出來的梅酒都會濃郁很多,酒體、甜度和酸度都截然不同,所以每年都可以探索新的實驗,對我來說是可以釀一輩子都會有新發現的事。

世道混亂,為了能在顛簸中前行,也許我們必須更努力地生活,葉青心想。而那些即將無法再坦白宣洩的憤恨與憂傷,或者可以釀成醇酒,明年喝時便會記得那密封在酒瓶的心願與記憶,心便澄明。她清空了酒瓶,重新再去買青梅,開展新一年的梅酒實驗。

明年今日,不知又是一個怎樣的世界,來繼續未完的修行吧。

Storyteller:Greenly @Greedygreenly

Animation : Blacbean 黑豆 @blac_bean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