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幻拾荒》| Act 2. 慾望之眼

《#離幻拾荒》| Act 2. 慾望之眼

一睜開眼,塵灰沙啞的石屎瀑布正向天逆流。芭芭拉馬上關掉眼晴的望遠功能,調較焦距,才發現那是一座工廠的石屎牆, 而工廠正連著地基掘起,開始慢慢地飄浮自轉。

在「文化沙漠」裹,這表示這工廠正被某個機關重新審視它的文化價值;又或者,是純綷的突擊檢查,查看是否有可疑的人匿藏。芭芭拉,一位被指派到「文化沙漠」裹的拾荒機械人,全速跑向工廠,一躍而上,剛好攀到了後樓梯的手把。

轉瞬間,工廠已離開地面有十層樓的高度。芭芭拉一個捲身竄入工廠,快步走上二樓,才總算不再怕掉到地上去。

西西弗斯:好吧!我承認看起來是很驚險的,但妳都計算好了,一切只是依計進行,對嗎?

芭芭拉: 我的心音,是的,一切只是依計進行。可是⋯⋯我的心音,我到底要如何稱呼你呢?唔⋯⋯西西弗斯好嗎?

西西弗斯笑了笑:當然了,就依你的,反正一切都只是依計進行。

明顯地,這是西西弗斯做的手腳,他對於自己能暗地裹泄露名字給芭芭拉聽,有著十足的快感。

這工廠原來是製造洋娃娃的,芭芭拉也便開始了她那毫無效率的拾荒模式(依她的說法是尋找文物)。而剛好身處的這一層是製作椰菜娃娃的,有著滿滿的八十年代味道。右邊兩三張枱上分別放有娃娃的頭髮、身軀、肢體等配件,左邊地上則放了如山的一堆塑膠娃娃頭。

「神造了人、人造了娃娃。」芭芭拉喃喃道。

西西弗斯:為此,人有神性;娃娃有人性。有趣的是,人類不斷地嘗試模仿神、重演神、還選出神的代言人;然後他們又去製造娃娃,要娃娃模仿人、重演人、又選出代言人類的娃娃⋯⋯妳說,這可不可笑?說來,妳也是人造出來的娃娃呢!但妳的能力可比人類強得多了,剛才攀上來的功夫,就不是人類可以做得來。

芭芭拉:你懂得娃娃嗎?

西西弗斯:我就是妳,妳說懂不懂?

芭芭拉:由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我們有花沼政吉為情人製作自己分身的雕像、卡爾・坦澤勒(Carl Tanzler)把單戀的情人屍首製成娃娃、奧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委約製作把他甩掉的 Alma,製成了 Alma Doll,甚至到漢斯·貝爾默(Hans Bellmer)那些抒發不倫情慾的娃娃們 —— Poupée ⋯⋯ 這班人所構成的娃娃史,是一段毫無保留,把娃娃視作「慾念」而具體表現出來的歷史。

西西弗斯:我尤其喜歡漢斯·貝爾默(Hans Bellmer)在 1933 至 1935 年製作的兩具娃娃 —— Poupée;他可真為她們拍了不少精彩照片呢!破破落落的卻又回眸一笑,實在陰森冷峻,人類看過定必冒出冷汗。但,實在漂亮!

芭芭拉:對,那張確實漂亮;但我想說,到了今天,其實我們娃娃也好,機械人也罷,我們彰顯的人性若果只是演算出來的,那樣不是和 Poupée 年代沒有什麼不同嗎?

芭芭拉轉上了三樓,那裹製作的是六十年代的娃娃。跳過門前地上破落的「OK嘜」招牌,盡入眼簾的工具都像刑具:一排排的娃娃眼珠、放置眼珠用的鉗子、替娃娃噴口紅的鐡面罩、縫紉娃娃頭髮的高身粗針衣車、一個個用來風乾娃娃油漆的支架;不消說,還有一架架眼珠位置空空洞洞的塑膠娃娃頭。

芭芭拉樂透了: 椰菜娃娃的眼晴都用畫的,我不喜歡,這些要把眼珠挖放進去,會眨眼的,我喜歡。

芭芭拉(掃摸著幾排娃娃眼晴),又回到話題: 在廿一世紀,人類透過互聯網和非法監控,以大數據和演算法等方式去揣摩計算人性,最終得出了一籃子人性演算,配合神經科和機械工程,終於把我們製造了出來。可是 ⋯⋯

西西弗斯: 可是,這卻抺殺了人類那份珍貴原始的「慾念」,無論正義、積德、凶暴或淫邪,只有這股推動力所帶出來的意外,才是真正的人性,才是有趣的。『機械人比人更「合乎」人性』 ,這句宣傳口號,至今仍真正地抺殺了人類在歷史中留下的「慾念」。

芭芭拉笑了,沒有什麼補充。

芭芭拉隨手撿起一顆眼珠子,像照雞蛋那樣照了照其中的琉璃,說道:看來,要換上這眼珠還需要很多改裝才能配合現在的功能。

說罷,芭芭拉貪婪地把不同顏色的娃娃眼珠,一顆一顆的放入兩腿之間,就放在那個人類認為是象徵陰道的空間存放起來。這個,就連西西弗斯都不知道是源自芭芭拉的「慾念」,還是她模仿人性時的演算謬誤。但當他看著那些一粒粒的眼珠子,他倒是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在芭芭拉換出整個身體前,他可以先附在那將會改裝好的眼珠上,偷偷地看著她所看到的。

*** *** *** *** *** *** *** *** *** *** *** *** *** ***

〖人物〗
芭芭拉 – 在世界統一之前就被設計為追求自由的策展機械人,大概是被視為「女性」而取此名字。在統一後被流放到「文化沙漠」裹撿破爛、做分類,也就是拾荒。她自視為被派遺到大寶庫裹去尋找文物和做展覽策劃。
西西弗斯 – 世界統一後安裝在 芭芭拉系統中的電腦惡意程式,其功能是抑制芭芭拉走出「文化沙漠」,並在必要時強制芭芭拉回到重複拾荒的程序。日子久了,覺得昔芭芭拉頗可愛的。主要是以「心聲」/ 「聲音」的方式出場。興趣是詩歌。

〖場景〗
離騷幻覺世界中的一個神秘地方,取名「文化沙漠」。是面積十分巨大的「垃圾堆填區」。「文化沙漠」是官方雅詞,對凡人來說這不過是官方嫌棄「垃圾堆填區」字眼粗淺負面,硬要把垃圾說成是「物品失去了文化」的胡說八道,但芭芭拉卻有點認同這個用詞。

*** *** *** *** *** *** *** *** *** *** *** *** *** ***

Storyteller:#羅文

Illustrator: 江記 & Moses Heiluniu19.5

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

〖關於連載故事《#離幻拾荒》〗

拾荒千年,策展機械人芭芭拉在《#離騷幻覺》的世界中與藏在她體內的惡意程式 – 西西弗斯,感慨著世間事物的失落。

👉🏻重溫 #離幻拾荒 系列故事:https://bit.ly/2EuK9Yg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