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故事 |#味娓 第十回(大結局): 《釋迦》

#連載故事 |#味娓 第十回(大結局): 《釋迦》

一大早小柔酒醒起床時頭痛難當,爬起來找水喝也同時發現吸血美女丹菁就睡在她旁邊。她笑笑,起床的時候身邊有人的感覺很好,尤其是在爛醉後的隔天而那個人不是一個陌生男子,這樣既不會懊惱又不會恨自己,真好。她們一起起床各自吃了一顆普拿疼,大口大口把溫水灌進去,然後翻翻下樓吃早午餐。各自先點了黑咖啡醒醒酒,再慢慢等餐點送上。

「親愛的,妳昨晚好像蠻醉的。」

「妳酒量真的很厲害,我們在日本料理店那邊已經幹掉一大瓶清酒,然後到了操場先來兩個嚇妳也可以看起來一點醉意都沒有。」

「別忘記我以前是酒保,我們很會喝,重點是要控制速度。很多人喝醉不是因為酒量差,而是因為心情不好,喝得太快酒氣就衝得快,人也就倒了。」

小柔看著黑咖啡裡的深淺圈圈,想起林先生想起以前。丹菁推推她的肩膀,呷一口咖啡,笑笑說:

「妳知道嗎?老蔣跟小豪是好朋友,小豪其實是我的前前夫,所以我認識他也很久了。老蔣一直以來都是個怪胎,以前好像有很多女朋友,但聽說傷害過不少女生,後來好像越來越孤僻也就不太讓女生接近。小豪以前跟我說他其實不是個壞人,很多時候都是女生自己倒貼上去的,根據我的觀察他就是自私,他誰都不愛就愛自己。」

「昨天晚上我是第一次看他那麼主動,而且看起來他好像真的很喜歡妳,妳知道嗎?我要把妳帶走的時候他還想跟我搶!」

「對不起,麻煩到你們了。哈。我其實酒量沒有很好,而且昨天晚上不知怎地一直想起前男友,心很重很重,最後就變這樣了。」

「我自己也沒什麼建議可以給妳啦,但我覺得想愛就愛吧,如果不想愛就別傷害別人,我很相信現世報,這輩子做了什麼都會回饋,我那時候離開小豪就有預感自己是不會得到幸福的,不是因為他對我有多好,只是單純因為我自己處理不好,分得很難看。」

「都別說了,人生不都這樣,錯了就再來過吧。」小柔笑笑,想說我們都知道這些嘻哈沒什麼用,但在愛情上跌跌撞撞,有什麼比跟朋友互相扶持更重要?小柔的手機震動,是老蔣的簡訊。

「他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

「我給的。」

「什麼?」「我哪知道妳是不是喜歡他?我已經破壞你們的良宵,我得先補救點什麼好讓你們有機會繼續發展呀。」

「妳做得很好,可是我對他沒興趣,但謝謝妳救了我。」小柔把手機收進包包裡,似乎不打算回覆了。

丹菁看著小柔低頭呷咖啡的樣子,很是疼惜。也許人生久來經歷,沒有誰沒誰過不了,小豪如是老蔣如是小柔也是,誰心裡不是傷口滿滿?

「來,快快吃完我帶妳去法鼓山走走。」

「哪呀?」「說了妳也不知道。」

她們一起搭乘捷運來到台北的農禪寺,天氣灰灰的,走進道場時有種洗滌心靈的寧靜感,路有點遠但值得。通過「入慈悲門」,她們笑著對望,如果一切都能以慈悲善念出發,是否代表情路沒那麼崎嶇?還是說能放下就無需戀愛,一切塵緣拋之腦後,也再沒有什麼值得不值得。她們隨意走走,看到椅子就坐下,也沒怎麼聊天,直到小柔看見金剛經牆,二人站在跟前良久。金剛經牆用水刀鏤空切割,每四個長條成一片,共用了一百零六片板材,刻著五千多字的經文,最後的幾句: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小柔小聲地唸著,重覆了數遍,然後丹菁也跟著唸,也重覆了數遍。在這佛門勝地,想的是放下,但回憶卻上心頭,誰做得到?小柔拿出手機,回了老蔣的訊息:「對不起,我有太多放不下的東西,也許你也是。謝謝你對我的關心,但我也不過是個過客,很快會離開台北,我們很有可能再沒交接,就當是一個短暫的朋友,祝願你一切安好。再見。」然後她刪掉了對方的號碼,他和小豪在小柔心目中都是一樣,不過是樓台過客,別了不惋惜,是渡她過河的擺渡人而已。在這些擁抱與溫泉過後,為這冰冷肉身護個周全,好讓她在傷口上灑一層止痛劑,但並不會幫助癒合,唯一可以幫她的只有時間而已。

二人再坐一會就決定離開,在前往捷運的小路上有一個賣水果的路邊攤,小柔指著那綠色的水果問那是什麼,丹菁笑著回道:妳沒見過釋迦嗎?

「什麼釋迦?釋迦如來的「釋迦」?」

「當然。妳看看,這水果長得多像他的頭,哈哈哈。」

綠色表皮的果子呈現一顆粒一顆粒的,台灣人叫它「釋迦」,香港人叫它「番鬼佬荔枝」,小柔摸著那像佛頭的東西,一邊笑說怎麼那麼像,又一直問這什麼味道,這東西怎麼吃。到最後丹菁給小柔買了一大包,著她回家慢慢吃,用些許力把它剖開,軟軟的部份全都可以吃,吃的時候記得把子吐出來。

小柔滿心歡喜的把水果拎回家,然後趕快吃了一個,很甜很甜,甜得像糖果一般。隔天早上她把幾個釋迦裝箱打包,寄到香港給林先生。林先生收到的時候看見回郵地址寫台北,他知道是小柔給他寄的,打開包裹看到這醜醜的東西,他翻查谷歌發現釋迦的解說,然後搜到釋迦牟尼談愛與緣份的一段話:「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中該出現的人」。然後,然後他把水果放在桌上放到它一顆顆變壞,那甜味充斥空間,他不會吃他知道這是小柔給他發的訊息,他了解她的密碼暗號,他知道她想說的是:「前世若無相欠,今生怎會碰見。」她以佛宣情,也就代表她再也不恨他了。他知道他再也找不到一個這麼懂他的女人,他甚至已經忘記了他們是怎麼分的?那麼愛她為什麼不把她留下?一直不愛甜不吃甜的他,想起文華的玫瑰醬和scone,想起小柔不愛甜但獨獨喜歡的文華甜點,一定要配黑咖啡。他想像多年後他們的重逢一定要在文華的咖啡廳,他會穿那件他們一起買的白襯衫,他會比她早到,像初約會時那樣等她。無論那時候的他們身邊有沒有另一半他都無所謂,因為他們的緣份與愛情是別人不會懂得的甜味,是只有配上黑咖啡才能揮發的餘香。

原來在這個故事裡別的人從來都只是過客,如果愛情是殺戮戰場的音樂椅子遊戲,小柔以佛思離場,其他人想玩也沒意思繼續了。音樂停播再也沒有圓舞曲,各自請早早退場獨自療傷。心口插著刀子也可以好好活下去,誰說不是?你又不是沒看過韓國神劇鬼怪裡男主角心口的隱形大刃,花點時間找那個幫你拔刀的人,聲許就圓了閣下的姻緣夢。

祝願你早日康復

一曲記取:

淚縱使不停流,不可停留,路始終需要走 

《沒名字的歌無名字的你》

Storyteller : 鄺霏飛 @peterlina

〖About Storyteller Joel Kwong 鄺霏飛〗

媒體藝術策展人及顧問,熱愛文字創作,是名卡繆女孩。時而策展時而拍片時而教課時而寫作,討厭高腳杯,不吃糖,願意終生與藝術為伍。

【關於 #味娓 連載故事】

#娓娓道出關於味道的關於城市的回憶與愛 ,咖啡店、水餃、宅男、漫畫、手袋中的手錶⋯⋯ 👉🏻重溫 #味娓 系列故事:https://bit.ly/2xgFghS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