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娓:第九回:《Hendrix 2/2》

味娓:第九回:《Hendrix 2/2》

小小的客廳,餐桌上有點咖啡跡,林先生的壞習慣,最喜歡打翻咖啡。兩小口子靠著彼此,小柔喜歡冷冷的天氣所以他們家冷氣永遠是開著的,他們蓋著毛毯子一起看老舊美劇。一切都那麼美好,美好得自以為永遠就是當下,一切永不結束,愛情不會流失而你和我也會永不分離。

「說我愛你。」

「ich liebe dich。」

「是髒話嗎?」

「是德文。」

「那我也會,je t’aime。」

我們來玩個小遊戲吧,這裡有十四個小杯子,我們把家裡一瓶珍藏Hendrix拿出來把它們倒滿,每次猜情尋看看誰要說我愛你,每次用一種語言,不準重覆。

je t’aime

ich liebe dich

我愛你

愛してる

Xyqlfnjdbjbfi 哈哈哈哈哈

才不過幾句,大家都笑翻了,連火星話都開始亂講。林先生一口氣喝下兩三個嚇,鬧著要親小柔,他們相擁然後親吻,林先生把咀裡的Hendrix餵給小柔,Hendrix的味道混和著生活的甜蜜,她永遠記得Hendrix的味道,那是她曾經跟幸福最近的距離。

閉上眼回到當下,當小柔驚覺自己已經主動親在老蔣的唇上,並且把嘴巴裡的Hendrix一點一點餵進對方的嘴裡,這下慘了,他心動了但她沒有。用前人的技倆迷惑別人,這招太損了;老蔣抱住小柔,想起他們的不期而遇又想起二人在電影院中為同一幕哭得死去活來,這女人跟他有緣,但他並不知道他那麼喜歡的女孩其實在演她的前度,他喜歡的不過是她前度的影子。她的501她的白汗衣她的涼煙她的一切,其實是個三不像,他喜歡的是一只受了傷的怪獸。唉,最可怕的是往後老蔣只要聞到看到嚐到Hendrix,他就會想起這個可愛又怪異的香港女孩,後來他會知道自己永永永遠遠也得不到她,這個遺憾會跟他一輩子。我們可以怪酒精也可以怪回憶,一個人太想念另一個人就會變成對方,我把自己的習慣通通換成你的,那即便你沒有回來,我也像是跟你在一起,這招極為損人損己。

「妳喜歡我嗎?」老蔣問。

小柔點點頭,再喝下一口酒。

「那妳是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一直都很喜歡呀。」小柔接過他正在抽的涼煙,回道。

老蔣親了她的額角,他心滿意足。上次,上次他們在電影院偶遇,他一直跟自己說如果再讓他碰上這女孩,他要追她,這些年來他已經鮮有喜歡上什麼人,再且能令他有想像未來空間更是零,眼前人似有魔法般讓他神魂顛倒,因為她口中說的喜歡,他決定投城。但你們知道嗎?香港人說的喜歡跟台灣人說的喜歡不是一個意思;香港人的喜歡是單純喜歡,像朋友的喜歡、對貓狗的喜歡、對一件衣服一齣電影的喜歡,很多時不指涉男女之情愛,但台灣人不一樣,當他問你喜不喜歡他所指的就是愛情。慢慢慢慢,他們二人抱在一起,小柔想借點溫暖。因為這些Hendrix把她打落十八層地獄,她一直藏在深處的思念如海嘯,已經全然缺堤。老蔣抱著她,他以為這女生的感性與溫柔是因為喜歡自己,於是把她抱得更緊,像一切戀情開始之時的小心翼翼,他找到他想要的。然後呢?另一邊箱,小豪和丹菁還只停留在淺嚐,他們二人,一個沒有勇氣在前人面前喝醉,生怕那久違的傷口尚未癒合的真相被揭開;而另一個則還在負傷前行,沒睱顧及這遠古時期的舊情人。他們的閒話家常不帶半點意義,然後二人看著在酒吧一角小柔跟老蔣的親吻,他們會想在酒吧裡產生的愛與激情有意義嗎?酒吧是個溫床,裡面有忘情水裡面有時空機,你可以隨時充滿勇氣做閣下想做的事,無論是致電舊情人還是抱著新相識熱情親吻,那些酒不是為了解愁而是為了解放自己。他們雙視而笑,千帆終會過盡,他們都知道在這暗黑盒子裡發生的事情都沒好結果,他們是過來人,他們了解。二人舉杯,相互無言點頭,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對不?

丹菁站起來,走到小柔跟前說:「今晚我送妳回家。」

老蔣不解地看著丹菁,用力地把小柔抱緊:「我來送就好。」

他不是一定要今晚跟小柔怎麼樣,他只是覺得自己的女人自己保護,再且他對丹菁一點好感都沒有,這女人朝三暮四,連朋友都不配當。

「我是為你們好。明天酒醒了,你找她好好聊,今晚她醉了,你不會知道剛剛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他的手鬆開,也許她說得對。

小柔雙手圈在丹菁的脖子上,小聲說了句:謝謝。酒醉都有三分醒,這個時候可以隨手被人推進深淵,也可以被輕扶一把回到人間,我所指的誰,你想想也就知道。

兩個女人攜帶著酒氣一步一步互相依靠走下小木梯,聽說很多人酒後在這摔到頭破血流的,老實說,哪家酒吧不是?不過不是身而是心。這是一個美好的晚上,音樂椅的第一輪,老蔣先死,雖然他還不知道;現在的他胸口插著刀子,卻能笑著入睡,誰說這不是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