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媚:第八回 : 《Hendrix 1/2》

#味媚:第八回 : 《Hendrix 1/2》

每個人都有不同習慣,這些習慣某程度與聲紋指紋一樣能鑑證辨認,於是有人會說我們總能根據什麼去確認對方,但我也不盡認同的。聲紋指紋不會改變,但習慣會變,你記得自己的習慣嗎?你記得習慣的由來嗎?除了跟原生家庭有關,來自你爸你媽,還有呢?許多事情都是一㮔模仿,就像丹菁喝深水炸彈的習慣就像林先生抽的涼煙,還有小柔的白汗衣501。有些人容易改變,女人可以因為你喝野格也可以因為他改喝六角,前後者顏色味道什麼都盡不相同,但女人喝下去的是情和回憶所以到最後也是無所謂。

今天是個陽光燦爛的星期天,也許因為大太陽照遍大地於是空氣中濔漫著陣陣消毒的清香,小豪比平常早了起床,反正昨晚雖然是周末但酒吧客人不算多,他一點都不累。起來無所事事他喜歡約一個朋友去公園運動,他們常被笑說兩個酒友竟然那麼愛運動健身。朋友外型上是個帥宅男,其實他是個學術精,出版很多藝術評論,有時候會在大學裡面授課,另外也算是個業餘作家,看上去比三十八歲年輕一點,不常有固定女友,聽誰說好像是因為年青太愛玩於是沒有女生受得了他,後來人變得越來越怪就更加不想找女朋友,要不然以他的條件應該也是很搶手的,說到底文藝(中)青年不是那麼容易找到。他們倆去公園做點健身又去了跑步,兩個人三小時滿身大汗又抽了好幾根煙,他們一直解釋說運動是為了興趣才不是因為健康生活,他們還是要繼續過那種狂抽煙狂喝酒開心把妹不開心也把妹的生活。

「操場最近生意普通。」小豪點了煙說。

「嗯。是因為我少來了嗎?」

「去。也許因為最近台北酒吧多了點,大家都去新地方認識新朋友。」

「我沒有,我只是最近工作很忙,有時候還會在咖啡廳待到零晨四點寫作。」

「你寫作還是看漫畫?都不喝酒哦?」

「咖啡廳有時候也會賣啤酒,也會喝一點啦。」

煙抽到一半,小豪突然說:「我最近遇到一個女生,有點像丹菁。」

「上床囉?還是在談戀愛?」宅男笑笑吐口菸煙。

「去。乾你屁事。」「但她真的有點像她,她們都喝深水炸彈。可惜來過一次她就再沒來了。我發了Line給她可是她都不鳥我。」

「現在是怎樣啦?你很誇張,才見一面就那麼喜歡,不像你。」

「不是。而是因為她我一直想起丹菁。」

宅男知道丹菁那段故事,小豪其實鮮有提起,但宅男跟他認識很久,他見證著以前的小豪如何認識丹菁,他們怎樣結婚離婚,小豪又是怎樣爬起來的。雖然兄弟二人話不多,但都知道都了解。

他們一起嘆口氣,然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今晚我去操場找你。」「嗯。」

小豪回家洗完澡喝啤酒時他一直在滑手機,東看看西看看,當然也習慣性地看一下丹菁的社交媒體更新,他發現她回台北了,帳號名稱由「田中丹菁」改回「丹菁」,幹,怎麼了,分手了嗎?

而另一邊箱等天色開始昏暗,小柔又換上白汗衣跟501,她今天約了一個網友,她說她是個失婚婦人,剛回台北,沒什麼朋友就上網認識人,她很高興小柔是個過客,因為她剛來到台北不久又不會永遠待下去所以自己就可以把所有秘密告訴她,小柔也樂於在百無聊賴之間聽聽別人的故事,她想要把自己的心藏得深深久久,把林先生和過去通通埋葬,她跟自己說一步步來,別的先葬土,除了這些白汗衣。也許是拖延症,但誰愛過又真的捨得跟回憶一刀兩斷?兩個女生相約在延吉街的一家日本料理,甫一坐下就點了許多下酒菜,兩個女生一眼投緣就開了一支最大的清酒,幾杯下肚後大家就開始開懷的聊。失婚女是在東京受訓的旅程中認識她前夫,當時她明明台灣是有老公的但最後還是因為對方而離了婚。她沒談及很多前前夫的事,話題集中在前夫田中先生。她說:她知道兩個人在一起只有愛不夠,所以她選了田中郎因為他懂得照顧她懂得以她為先,但後來發現田中的愛是柔劍,不經不覺間總覺得被刀子項在脖子上,以愛之名。在東京生活的日子裡,田中讓她像寄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般,他覺得她不用工作他覺得她該長點肉他覺得她皮膚太白該去曬太陽他覺得她不應該喝深水炸彈因為這種東西沒氣質,什麼都是他覺得。他的生活習慣漸漸變成她的,等到最後分手時她才發現本來的自己好像不見了。她以前想什麼她今天居然都想不起來,她現在天天吃的是日本料理就算回到台灣也是一樣,她突然間忘了自己以前可是個無炸醬不歡的美女。小柔拍拍她,她懂。

「我們不要再吃日本料了!起來!清酒也不喝了!我們來點台的!我知道我們可以去哪裡!」小柔大聲說。失婚女抱著她笑,然後說好。計程車才跑了不到十分鐘,她們就來到那條小木梯跟前,樓梯底一個大大的老招牌寫著「操場」兩字。你們應該都猜得到,失婚女是丹菁吧。她沒有失憶到連操場跟小豪都忘掉,但她並不介意。你想想,如果你是那個揮刀的人,也許會內疚但是你永遠不會感受那種痛,所以你不會怕。

「走。」丹菁說。

她們倆慢慢爬樓梯,把門打開,小豪就在那吧枱後調酒,他第一眼就看到丹菁,她沒變,還是那麼瘦那麼白那麼美。

丹菁笑笑,跑到吧枱前說:「我要點酒。」

這個時候小豪看到在丹菁身後的小柔,他突然什麼都想不到,居然回一句:「妳們要喝野格嗎?」

「不。我不喝野格很久了。來三個Hendrix嚇。記得給我檸檬。一杯給你。」她笑笑說。

小柔還是傻傻地站在後面,那是因為她看見吧枱有個背影很眼熟,是跟她一起吃過鰻魚盒飯的宅男老蔣嗎?噢,剛剛丹菁忘了跟小柔說,田中徹頭徹尾讓她改變,她早就不再喝野格和深水炸彈,現在的她只喝清酒、燒酒和Hendrix。而小柔呢?她從來不喜歡喝Gin酒,但除了Hendrix,那是一段刻在靈魂深處的回憶,林先生曾經用口餵過她喝,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個晚上。一家酒吧,四個往事當下糾結的人,Hendrix的引旨才剛啓動,有些事情必須等下回再說,然而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音樂已經響起了。記得,人生不就是圓舞曲嗎?我跟你跳跳,你跟他又跳跳,情深的人等待舞伴回轉,等最後對方回到自己身邊,但人生沒規沒矩,誰說你願意等就等得到?林先生在等嗎?我不知道。小柔還在等嗎?我也不知道。一天還沒死誰又說得準呢,但音樂椅子的序幕已經揭開了,座位有限,大家預備下手了沒?

👉🏻重溫 #味媚 系列故事:https://bit.ly/2xgFghS

Storyteller : 鄺霏飛 @peterlina

〖About Storyteller Joel Kwong 鄺霏飛〗

媒體藝術策展人及顧問,熱愛文字創作,是名卡繆女孩。時而策展時而拍片時而教課時而寫作,討厭高腳杯,不吃糖,願意終生與藝術為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ubscribe our newsletter: https://bit.ly/2YWEwYs

🙌🏻關於創作企劃邀請/品牌推廣/慈善活動推廣/合作伙伴,可以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 。

#EveryoneIsStoryte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