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兄弟

「我遇到骰子兄弟了。」我跟S說。
「喔!你什麼時候見到的。為什麼不帶我?我也有事情想問他們呢!」S焦急的說。
「上星期的事了。可遇不可求啊!」我說。

我是在廟街街尾轉彎的位置遇見骰子兄弟的。這或許是最理想當然遇見骰子兄弟的地方吧!但偏偏,大家都說骰子兄弟神龍見首不見尾,很難找得到,要講緣份。難道我跟他們的緣份特別高嗎?我第一次來就能遇見他們,究竟,大家有沒有認真的要遇見骰子兄弟呢?

大家找骰子兄弟,只有一個理由:找骰子兄弟占卜。占卜的內容只有一樣:愛情。

骰子兄弟,顧名思義,是一對頭部長成了一粒骰子的兄弟,又名左骰與右骰,但從來沒有人懂得分辨哪位是左骰,哪位是右骰,反正坐在左邊的就叫左骰,坐在右邊就自然是右骰,而骰子兄弟也從來不會指責大家認錯了誰。

傳說,骰子兄弟的母親是一名瞎了眼巫師,修成了法術,卻失去了雙目。她終身在廟街攞檔,信眾不少,後來卻在骰子兄弟這對孿生兒的生育過程中,不幸死去。骰子兄弟,從此由檔口街坊共同撫養成人。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骰子兄弟遺傳了母親的占卜力,靈驗非常。

「所以你問了什麼嗎?」S一本正經的問道。
「我只是陪T去。」我說。

那天,T興高采烈的跟我說,他聽到了骰子兄弟的傳說。傳說只要讓骰子兄弟轉出臉對臉的點數為「九」的時候,求卜者的感情就能夠長長久久,修成正果。「試試無妨吧!」T說。於是,我們就到廟街碰碰運氣。

我與T在遠處就見到骰子兄弟的檔口了,不是因為檔口的佈置(其實是完全沒有佈置),而是骰子兄弟的外觀,實在大難被忽略了。骰子兄弟都長得很瘦,是活生生的火柴人,都在頸項上捧着巨大的骰子。當時,他們對視而坐,臉對臉,左骰是一,右骰是四。
我與T來到了他們的檔口,在他們面前有一個箱,箱上放了一張卡,卡上寫道:遇見就是緣份,隨緣樂助。

「這是什麼意思呢?」S問。
「你傻的嗎?就是要捐錢。」我說。

T將一百玩放入錢箱,一張、兩張、三張,而就在第三張一百元放入錢箱的一剎那,右骰摑了左骰一下,左骰的骰子頭順勢轉動……

「是多少呢?」S興奮的大叫起來。
「是4!」
「很大機會湊成9呢!」
喔,T也是這樣想吧!T繼續將一百元紙幣,一張接著一張的塞入錢箱,直到第五張時,左骰終於出手了,一摑,一轉,右骰轉出了「3」。左骰對右骰,面對面,4對3 。這時候,難掩失望表情的T,想再往錢包裡找一百元,然而,骰子兄弟卻阻止了T,他們說:「不能勉強。」

「好均真。」S說。
「是吧。」我說。
「那你有沒有也問一問呢?」
「沒有。」
「為什麼不?」
「因為我發現,骰子兄弟不是傳聞所說的孿生兒。」
「不是孿生兒?」
「不是。」
「所以呢?」S疑惑的問。
「左骰的頭頂是5,右骰的頭頂是6。」
「嘩!」S恍然大悟的叫道。「那不可能有九。」
「原來你只是傻,不是蠢。」
「他們是騙子。」S說。
「也不能這樣說吧。」我說。「當人願意將關係交托給或然率,我也不知要說是誰騙誰了。再者,骰子兄弟還是挺靈驗的。昨天,T分手了。」

Storyteller: 米哈
Illustration & animation by dodpoperic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關於Storyteller米哈 〗
米哈,Louis Ho。文字工作者,港台節目《文學放得開》主持,現任教於浸大人文及創作系,曾出版散文集《透視男教授》(合著)、訪談集《文藝勞動》,以及短篇小說集《餡餅盒子》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Subscribe our newsletter: https://bit.ly/2YWEwYs

📮投稿你的故事/藝術作品:https://bit.ly/2FwN6G3

如有任何問題、創作提案、廣告企劃或慈善推廣,歡迎電郵至說故事工作室 info@story-teller.com.hk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