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

方丈

福仔住在城市裡,十八歲開始就靠自己的氣力在社會打拼,做過送外賣、跟車、油站服務員、辦公室助理、廚房學徒,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因為沒有一份工能夠令他快樂。福仔想:或許,我的快樂不來自工作,那可以來自愛情嗎?

福仔是一個可愛的男孩,樣子長得清秀,沒有半點窮酸相,而且說話溫柔。福仔曾經與一位中學老師約會,但在數次沉悶的約會後,福仔放棄了;福仔曾經與一位平面模特兒約會,但在數次激情的約會後,福仔被飛了;福仔又曾經與一位空中服務員約會,最後,無疾而終。福仔想:愛情也不能使我快樂,怎麼辦?

有一天,福仔在中產屋苑門外擺放易拉架宣傳寬頻上網時,遇到另一名宣傳電視服務的肥哥哥。福仔的外貌與口才,讓他一個早上就開了三張單,反觀肥哥哥,一個早上的成果就是吃了兩件雞尾包,但在旁人眼中,福仔擔心下午沒有單的愁容顯而易見,而肥哥哥卻像一個在路旁曬太陽的嬉皮士,一天到晚笑臉迎人,偶爾還在哼歌。

福仔忍不住問肥哥哥:「你怎會這麼快樂呢?你是如何辦到的?」
「你想知道?」肥哥哥答道。
「我想知道。」
「我從前像你一樣瘦,後來肥了十斤。」
「我不是想知道怎樣增肥,我想知道怎樣快樂。」
「快樂了,就會肥。」肥哥哥說。
「喔,」福仔說,「請你告訴我怎樣可以快樂吧!」
「你去城外山上的修道院找一位方丈,他會告訴你快樂之道。」
「在修道院在一個方丈?」福仔說。

翌日,福仔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到城外山上的修道院找方丈。福仔拾級而上,穿過一個竹林便找到一間混凝土建成的院子。福仔走進主樓,見到一位看似七、八十歲的老伯正在讀經。

「請問你是方丈嗎?」福仔問。
「你找方丈嗎?」
「對。」
「你是想找方丈?還是找快樂呢?」方丈說。
福仔聽罷,覺得眼前這個老人很有智慧。

就這樣,福仔跟方丈說了自己半世人的經歷,說自己找不到快樂的理由。方丈一直靜靜的聆聽,直至過了一小時的時間,方丈說:「你不用找快樂的理由,你只要找到快樂的方法就可以了。」福仔又感到自己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道理似的。

「你告訴我,」方丈繼續說,「你一生人最快樂的階段是什麼時候。」
「最快樂的階段?」
「對,最快樂的,最無憂無慮的。」
「真的要說的話,就是嬰兒時期吧!」
「福仔,你知道嗎?人生就是時間的累積,快樂的時間累積成快樂的人生。既然你覺得做一個嬰兒很快樂,你就回去過嬰兒一般的生活吧!時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如此,福仔帶著方丈的教導下山,他領悟到「我要做一個嬰兒」的道理。回到城市,福仔戒掉了自己的規律生活,餓極了才食飯(而不是按時進食),累了就立刻要睡覺(哪怕是客人最多的黃金時段),他也戒掉了禮貌的言行,感到不悅就出口罵人,甚至動手,感到委屈時,更放聲大哭。福仔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糟糕,沒有多少人想接近他,而他越來越不快樂。於是,福仔決定再去找方丈。

福仔再一次來到修道院,跟方丈訴說發生了的事。方丈聽了,用木魚鎚敲了福仔頭殼一下,福仔隨即像嬰兒一般嚎哭起來。

「你現在快樂嗎?」方丈問。
「不快樂。」
「就是不快樂。」
「我已經跟著你的指示像嬰兒一般生活,為什麼我還是不快樂呢?」福仔氣憤地說。
「你覺得,」方丈氣定神閒的說,「當嬰兒肚餓時大叫、感到痛時大哭,這些時候,他們是快樂的嗎?你想要嬰兒一般的快樂,卻做盡了嬰兒不快樂時的行為,這樣做,是不會快樂的。」
「那我應該怎樣辦?」福仔像又一次感受到「頓悟」一般。

方丈打開了身後的櫃子,裡面放滿了疊得整整齊齊的藍色毛巾。方丈拿起了其中一條藍毛巾掛到福仔頸上,「你現在閉上眼睛,感受一下毛巾的質感」。

按照方丈的指示,福仔閉上眼睛,感受藍毛巾圍著自己的感覺,那種劣等材質的痕癢感覺,那種巾上掉毛起毛頭的感覺⋯⋯福仔想起了,想起了他嬰兒時最心愛的口水巾,那又臭又破的口水巾,那只要進入洗衣機就會法力全消的口水巾。那口水巾,就是嬰兒福仔的全世界。

「你現在快樂嗎?」方丈將福仔拉回現實。
「快樂。」福仔說。「謝謝方丈。」
「不用多謝,我們都有令彼此快樂的方法。」
「我可以嗎?我也可以令你快樂?」福仔問。
「當然可以,」方丈說,「你一共享受了兩小時的諮詢,再加上這條『開運快樂藍毛巾』,只要你懂得感恩,懂得回報,隨緣樂助,我就會很快樂。」

此時,福仔想起當日大汗淋漓的肥哥哥,頸上也是掛著一條藍毛巾。

Storyteller:米哈
Illustration by Giselle Dekel

快樂可以很簡單,不過要明瞭有多簡單,卻不簡單😂你現在快樂嗎?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ubscribe our newsletter: https://bit.ly/2YWEwYs
關於創作企劃邀請/品牌推廣/慈善活動推廣/合作伙伴,可以電郵到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