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piece】

【Masterpiece】

我一向很少逛商場,但每次經過這個商場,我都會輪迴八層扶手電梯去見你。只是我從來都未成功過,因為你從來都不在店舖裏。心想怎麼別人開店你開店,你開得可以每次都不在店舖裏面。於是我會在扶手電梯口遠望,再走近一點確認你不在,便大模廝樣地進去兜一圈,看看你周遊列國搜羅的古董精品。

由最初從舊同學那邊,聽說你開了一間vintage store,我就急不及待想過來看。第一次踏足的時候就覺得每個角落都很「你」,如果你的名字是一個形容詞,那它會適合形容每一件玩意和擺設。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排色彩繽紛的彈彈波,然後我想起當年你在海邊送給我的第一份禮物,就是一整盒彈彈波。你說它們是你由小到大的珍藏,有大的、有小的、有發光的、也有紋理的,好幾十顆,「現在都送給妳」。如此逼得我每次都在你店裏多買一顆不同的,放回牀尾。

這樣來來回回,我經過了至少八次,甚至都有種以後都應該不會見到你的預感。剛好今晚我在附近上課,早了出門有點時間便又經過那個商場。我轉到頭暈眼花都地來到你店舖那層,眼花得當我步近時也沒見到你,直至你的身影就在幾步之遙,原本理直氣壯的我不禁急轉身。這很莫名其妙,但我必須要躲起來深呼吸幾秒。

「哇,多少年沒見過妳了!」你一眼就認出我。

「幾年吧。」

「有種被人突擊檢查的感覺,哈哈。」

「怎會,我經過而已。你最近好嗎?」

「不錯啦,最近都沒有飛了,是時間走出來,專心做生意。」你邊說邊調整你的口罩。

「嗯,你的店很棒,我這個側肩袋也是朋友從你這邊買來送我的。」

「噢,我記得這個袋!因為它的開口位很精緻很罕見,就只有一個!」

「哈哈,是嗎?」

「妳呢?妳最近在忙些什麼?還在畫廊工作?」

「沒有了,在讀書和玩興趣。」我連說出口也覺得自己幼稚。

「很好啊,不是嗎?」

你興奮地向我傾訴著未來大計,說你在談一個關於運動資訊的媒體平台。我問你還有沒有拍攝,你說在幫你的平台拍宣傳片。你問我有沒有想做的事情,以前你也經常這樣問我,然後就幫我全力助攻。我隨口說想考電單車,你就笑著說我當年連騎單車都會跌出馬路。我再說想開個品牌,你就提醒我要留意這個,留意那個,就如當年學生會答問大會前的一個晚上。那時你用有線的家用坐枱電話打給我,在家走廊站了一個通宵幫我做模擬辯論。後來你拖著我經常哼一句「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當年我一直不知道是什麼歌。

很快就到上課的時間,我說我該走了,你說好。我回頭時依然看見一件masterpiece,他的輪廓很似你。他就在我家樓下一身白色的跑衣,「讓我們重新開始」。完全不壯烈的畫面,卻在腦海重演一輩子。轉眼十年,後來的情侶數字真的如歌詞屈指一算大概知。分手都分到飛過半個地球,而我最近才知那首歌是王菲的《約定》,當然你聽的必然是陳奕迅的版本。看著哼歌的那個他,和眼前的這個你,要不要我接下一句。

我在遠處繼續深愛你。

Storyteller:浪曉文@nonnnhuman

Illustration by Sing

此故事為 #StorytellerAprilChallenge 的特選文章,非常感謝所有看文作圖的插畫師,很多都有很高的質素。請大家慢慢欣賞以下為這故事創作的插畫!

Illustration by Pharaoh
Illustration by Natia
Illustration by Helena CYC
Illustration by bluestone
Illustration by min
Illustration by Hsing Hui 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