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

《叔‧叔》

「賣平啲啦!」他拿著蕃茄隨口問。

「好啦,見你今日無搞我啲菜!」賣菜嬸嬸笑著回應。

那天,他帶伴侶到旺角煙廠街街市買餸,打算親自為對方煮一餐飯。他是這區老街坊,生活了幾十年,早就和附近攤販都混熟了。

這是自然不過的一天,他們就像一對退休後悠閒渡日的普通情侶,不同的是,他們都是男性,而且各有自己的家庭。

+++

他是袁富華,在電影《叔‧叔》中飾演阿海,而阿海的伴侶阿柏,則同樣由實力派男演員太保飾演。袁富華提到,電影中為阿柏買餸煮飯那段,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

「拍攝時沒有封路,全都是真檔主。當時我有點嚇一跳,因為很少會這樣拍。導演沒有特別提醒,去到現場就直接開拍。」故事講阿海在該區生活了幾十年,但現實中的袁富華當然是和賣菜嬸嬸初次見面,雖然如此,她的自然對答卻讓阿海活像一位老街坊,「幸好賣菜嬸嬸的轉數快。」他笑說。

袁富華多年來活躍於舞台劇界,間中才參與電影,所以他早就習慣時刻出現的變數。就算沒有對白,他仍能如常發揮,「正因為是即興演出,對話才會自然、真實,不温不火,生活化得來又不脫離框架。」他說。「那場戲拍得好開心。」

茫然若失,口中銜著煙孤身走路的身影

《叔‧叔》這部電影選角過程一波三折。由於劇情以男同志為主題,亦有裸露和情慾鏡頭,因此選角過程足足花了九個月,被拒絕超過一百次 —— 直至導演找到太保飾演柏一角,劇組才可以向外延伸尋找其他角色的演員,而第二個角色,就是阿海。

「當時拍完《翠絲》,突然收到導演 Whatsapp。」看過劇本後,袁富華很快就答應飾演阿海,「好觸動,就算阿海與阿柏不是同志身份,這都是一部感人的電影。」

這樣的爽快,反而令導演楊曜愷驚訝,原來導演擔心會被再次拒絕,「事後才知道,原來導演被拒絕那麼多次,但我覺得,只要不是刻意哇眾取寵,做演員就要做劇本要求的事。一切以美學要求為重。」袁富華出身於舞台劇世界,演出尺度本來比較大,他笑指自己曾飾演過變態醫生,試過親吻男性,也做過接近全祼的場景,因此《叔‧叔》的角色對他來說沒有其麼問題。

最初,袁富華以為導演是因為看完《翠絲》才找自己,但原來導演看過的是一套港台單元劇。那時,袁富華飾演一位智障女兒的爸爸,其中有一幕,是袁富華孤身一人走在街頭,口中銜著一口煙茫然若失四處行。就是這一幕,讓導演決定找他飾演阿海。

最難不在情慾戲,最難在人物情緒

「阿海有很多包袱。」阿海這個角色要在三方面之間周旋,分別是阿柏、阿海兒子,和同志組織成員。在演《叔‧叔》的阿海前,袁富華演過《翠絲》的打令哥。阿海和打令哥都屬於 LGBT 角色,雖然後者對前者的演繹有一定影響,但實際上仍非常不同。

「打令哥生性樂觀,而且在粵劇花旦和酒樓企堂等角色中找到自己;《叔‧叔》的阿海卻為了應付母親而結婚生子,老婆離開後,這些年來都要面對兒子,背負的家庭壓力大得多。同時,阿海是一個內儉、「收收埋埋」的人,另一方面又需要找尋慾念的宣洩方式。

為了演好阿海,袁富華做了很多準備:「《男男正傳》是功課,一定要讀。」江紹祺著作《男男正傳:香港年長男同志口述史》,是啟發導演楊曜愷創作《叔‧叔》的靈感來源,書中提及的,都是本地男同志長者的實況。「《男男正傳》中,有一位人物對自己是 Gay 好有罪惡感。每年媽媽生忌,他都會對著媽媽神主牌,說是媽媽讓他生為同志,他沒有選擇權。」

袁富華亦參考了很多 LGBT 電影,包括《斷背山》,還有導演兩部前作《紐約斷背衫》(Front cover)和《我愛斷袖衫》(Cut Sleeve Boys),他亦看過一部探討美國七十年代教會對 LGBT 群體舉行「矯正營」的電影。

「演員是靠累積而成的,我們要不斷做功課。」他說。「我將其他電影中體會到的壓抑放入角色中,尋找那些包袱的表現方式。這部電影最難不在於情慾戲,而是在於表達人物情緒。海是一個內儉的人,但『沒有做』和『低調處理』只是一線之隔。」

演員的工作是挑釁觀眾

有人在未看《叔‧叔》前,已先抗拒這部同志電影。袁富華只希望大家想像,如果電影設定阿海為一位女性,大家又會有甚麼看法?

「如果電影講述兩位老人在人生最後階段遇上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女,又會否是一部浪漫電影?」

有看過《叔‧叔》的人,認為這部電影有種温馨的感覺;對袁富華來說,這部電影單純就是一部觸動人的電影,而不只是關於年長男同志那麼簡單。

電影不會直接講道理,只能靠觀眾在觀影過程中親身體會,有時即使我們歧視了某人,也未必有自己正在歧視對方的自覺。社會為我們建構了一套價值觀,讓我們對一切習以為常,有時甚至不懂深入思考下去。

「演員的使命,是呈現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我們不需要想電影有甚麼作用或對社會有甚麼幫助。故事沒有辦法直接改變世界,藝術也不是政治宣傳(Propaganda),不是功能性的 。」袁富華說:

「演員的工作是挑釁觀眾,並讓他們開始問一句:『為甚麼?』」

Storyteller : 袁富華

文:黃宇恆 | 插圖:K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