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鼻樑

高鼻樑

沒有空座位,我又要在起碼九十分鐘的車程中罰企,但能夠挨在輪椅人士專用的凹位,或者也應該知足。可是,所有要走龍翔道、汀九橋的人,難道不是都應得一個座位嗎?這是人道問題,我認為要立法規管,好好安排,只是不知要怎樣做就是了。

好了,我注意到,這個高挺的鼻樑,立體得幾乎獨立於臉龐之外。她從我的左面上車走到我面前,挨在車廂內壁。

她發現到我,然後我們在對視的一瞬後各自閃開眼神。我正在聽歌,所以我或者可以解釋我游離的眼神是由於耳朵的專注。她低頭看著手機,我便間或注視她。

她突然抬起頭!但不是望向我,而是望向車頭的方向。她想試探我?還是她只想確認一下巴士已經駛過幾多個站?沒關係,我也是一直用眼角餘光留意著她的動靜,我是個謹慎的人。

她專注地回覆訊息,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跳踢躂舞。她笑的真甜,手機裡的對話肯定非常有趣。她的牙齒潔白整齊,笑起來時把嘴唇拉得很薄,瞇起的雙眼散發出一股純真。她沒有我所喜歡的大眼睛,但依然吸引我,尤其那引人注目的高挺鼻樑,無與倫比的大師級雕塑。我偷窺右面的玻璃,看看自己的髮型有否被顛簸的車途搞亂。

她望向我這邊!幸而我的視線一早轉移到車頭方向,而她的動靜也僅只出現在我視線範圍的邊緣,我幾乎是感應她的動作。這回輪到我,我把脖子扭轉過來,將視點停留在她的耳旁。她立即低頭望回自己的手機!呵,她雖然面無表情,但心裡或者想著:「糟糕!」這不是巧合,大概!

她也戴起了耳機開始聽歌,然後把尺寸不小的手機放進窄身牛仔褲的小口袋裡,像個大人硬要穿著小孩的衣服。她空閒的兩手擺在身後,令沒有駝背的她那健康的胸部更顯突出。這當然吸引了我注意,所以我望向另一邊,用眼角餘光肆意地望了一陣。我想這帶出了足夠的尊重,即使是對於她又或是對於我自己。

晚霞的紅光射在乘客們的臉上,我意識到背後迷人的夕陽對我的呼喚,叫我好好欣賞這稍縱即逝的醉人景色,可是她一直望著我這邊。我知道她也被我身後的風景所吸引而看得入迷,我真想參與其中。但如果現在我轉頭望向身後,她會否以為我在注意她所注意的東西,因為我一直在注意著她?我還是望著地下像沉思一樣更好。

我開始嘗試專心的戳幾下自己的手機,令自己看起來沒有戒備,讓她偶爾也能安心的研究一下我。有一兩次,她一直望向車頭方向,維持好一段時間。她的側面與我的正面形成了九十度角,讓我更清晰地看到那完美的高鼻樑。我想這就是自然界以數學表出的一種藝術,像雪花的結構般精密得使人嘩然。她的頭微微昂起,就像她為自己高挺的鼻樑感到無比驕傲,甚至有意向我高調炫耀。我有時發覺她會望著某處微笑,真想知道她藏著什麼心思!

她會是個怎樣的人呢?她穿著純色上衣,我認為很好。我喜歡她的指甲不突出指頭,喜歡她沒有塗上指甲油的指甲呈現天然的粉紅色。我們穿同一牌子的鞋,或者我們的理念不會相差太遠。我也滿意她一把染成啡色的長髮,唯一沒能搞清楚的是她手機保護套上的卡通圖案。 

車程過了大半,來到一個中轉車站。大批人魚貫下車,再次空出的座位由其他同樣苦站良久的乘客逐漸補上。她不假思索的踏上樓梯走上巴士上層,我沒有跟上,即使我的腿早已發酸。我是在總站下車的,而我不知道她會在哪一個車站下車,但至少不可能比我更遲。我要面對著前面的樓梯口,原封不動的站著,等她下來的時候,毫不忌諱地望進她的眼裡。我可以做的就只有這麼多,畢竟我們只是碰巧搭上同一班車,對吧?

距離總站的路程越來越短,從上層走下來的人接連不斷。再過三個車站便要到總站了,她還沒下來,難道她也在總站下車嗎?

──拐完最後一個彎,前面就是總站。巴士平穩地在直路行駛,上層傳來了腳步聲。兩三個人在車未駛停前便走下樓梯,像是她故意派來作弄我,使我緊張。當巴士真正停了下來,我才發現自己處在車門旁邊而不下車很是奇怪,於是我急急忙忙打開背包,盡管胡亂地翻弄裡面的什麼。由於太投入的關係,當我重新注意到她時,她已經走完最後一個台階。我趕不及反應,毫無準備地以略帶驚慌的眼神望著她,而她沒有表情地斜斜望了我一眼便從我身邊掠過,踏出了車門。上層最後幾個乘客也都走下了樓梯,我表現謙讓,靜靜的靠邊站住,然後隨著最後一個離開巴士的人下車。

我仍見到她,她依然存在於我的視線內,背著我住處的方向徑直地走。我停駐原地望她,始知道她走路的姿勢。我摸摸自己的鼻子,發覺自己的鼻子是那麼的平庸。

天已經黑,我跟昨天一樣,走同樣的路回家。

Storyteller:chun

Cover illustration by Tracy chu

此故事為#StorytellerAprilChallenge的特選文章,非常感謝所有看文作圖的插畫師,很多都有很高的質素。請大家慢慢欣賞以下為這故事創作的插畫!

Illustration by 洪小千
Illustration by Wei
Illustration by Charlie G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