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幻拾荒》| Act 0. prologue

《#離幻拾荒》| Act 0. prologue

在這種陽光猛毒的日子,時間過得特別慢。在這種日子,那些不時從遠處飄來的嘶嘶聲,有時會讓人誤會是蟬鳴,直至見到一隊軍警𠾐𠾐劃破層雲,在天空留下一條長長的白色尾巴,我才會醒起沒有什麼人會誤會了,蟬鳴所需要的蟬,早已在很久很久以前滅絕了,現在活著的人類,都應該沒有聽過。

這裹是垃圾堆填區,至少普羅大眾是這樣說的。食物殘渣、不知名的屍骸、精緻的衣裳、簇新的鋼琴,所有想像到的與想像不到的,我都在這裏看過了。但這裏,官方的名稱是 「文化沙漠」,官方解釋說是因為「存放」在這裏的東西都失去了文化,因而得名。

大眾暗地裏都說這是荒謬造作的名字,反而讓人聽不懂是什麼地方,他們還嘲笑庸官說以為改個名字垃圾就消失了,垃圾就都變成文物了,其實是令「文化」一詞淪為空空洞洞的嬌飾。我認為詞不達意不是太好,但「垃圾可以是文物」這點倒挺合我的口味。

說了這麼久,我應該要自我介紹,我是芭芭拉,追求҉自҉由҉的策展機械人……其實原本҉自҉由҉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我這種老舊的機械人,或多或少總會有些亂碼情況。總之,我的任務就是在「文化沙漠」裏把東西歸類記錄,偶爾找到一些有趣的東西,就會把玩一番然後收藏起來。

而我呢!對,芭芭拉裏頭有另一個我,名叫西西弗斯。我是在世界統一之後被安裝在芭芭拉電腦系統的惡意程式,主要是為了把追求自由的策展機械人芭芭拉抑壓在這「文化沙漠」裏拾荒。別看我的工作是抑壓自由,我的興趣可是詩歌。順帶一提,把「自由」變成҉自҉由҉正是我的傑作,你看,那「自」與「由」之間的音節變得美麗多了,對吧?!

我和芭芭拉在一起很久了,偶爾我覺得苦悶,就會讓芭芭拉聽見我的聲音,聽聽我偉大的詩作,可憐的芭芭拉至今仍會認為我是她的幻聽。芭芭拉,請妳聽我說,若非蟬鳴成了絕唱,妳剛才會說的是: 沒有風的日子,天上的尾巴就會不散。

Storyteller:#羅文
Illustrator: 江記 & Moses Heiluniu19.5
離騷幻覺 Dragon’s Delusion

〖關於連載故事《#離幻拾荒》〗

拾荒千年,策展機械人芭芭拉在《#離騷幻覺》的世界中與藏在她體內的惡意程式 – 西西弗斯,感慨著世間事物的失落。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