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插畫師 Isatisse】

#Storyteller:【插畫師 Isatisse】

「乞嚏!」

一聲特大的噴嚏聲,吸引了全餐廳目光。當時,她和朋友在韓國一間餐廳,旁邊坐著一對情侶,當中的男朋友突然極用力打了一個大噴嚏,口水鼻涕噴射到四周,但那位女朋友仍面不改容,含情默默看著那位男朋友。再嘔心的畫面,看在戀愛中的人眼中都可以是一幅迷人景緻。

「愛真偉大呢。」她心想。

回到香港後,她將這個奇怪情節畫成漫畫,這個小故事後來又成為她的服飾作品。她是插畫師 Isabel ,也是個人品牌 Isatisse 的創辦人。

Isabel 本科在加拿大讀經濟,但她本來就不喜歡這一科,只是為滿足家人期望而報讀,她也無法想像自己在未來穿上正裝工作的樣子。畢業回港後,她先後在廣告公司、時裝、玩具公司工作,做創作、處理廠務,就是沒有打過穿恤衫西裙上班的寫字樓工。

「我從小喜歡畫畫,大概 3、4 歲已開始畫,但大家都說畫畫沒有出路,自己又是那種從來不會駁咀、聽屋企人話的女生。」於是,Isabel 一直聽著旁人的話,將繪畫興趣收在心㡳,即使大學本科時報讀了設計,最後還是選擇經濟,回港後也一直做著和繪畫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

Isabel 笑指,「讀 Master 前仍然覺得自己不行。」她曾在理工大學修讀碩士,「一直讀書都不好,期望成績拿到 C 就夠,但到了寫 Master 的 Final paper 時,看見同組同學都很認真,並以拿 A 為目標,影響自己也想拿 A。」

那時,Isabel 決定寫一份以求職為主題的 Board game 計劃書,本來寫計劃書就夠,但教授鼓勵她將實物做出來,她又真的做了,「那時發現只要自己真心想做就總會做到,最後那位作品真的拿了 A。」

Isabel 笑指,自己在課程中得到的信心可能比實際知識更多,「老師會鼓勵學生尋找自己想做的事,自己多年來一直和工廠聯絡,也有時裝設計經驗,便開始想製作自己的產品。」

她在 2014 年建立時裝及插畫品牌 Isatisse ,製作小物如手機殻、耳環、鎖匙扣,也會製作時裝,她的時裝充滿圖案,剪裁都由自己設計,「紙樣師傅是前同事,車衣姐姐是多年朋友,因為產量少,不需要找中國工廠製作,全都是 made in Hong Kong。」兩年前,Isabel 更決心辭職,當全職插畫家。

「當時看到很多朋友都做自己品牌,覺得那樣可以專心和發展快一點。如果有正職,一年內可以參加的展覽不多,要和別人開會談合作也很難,經常要偷偷走出去,或是放工後偷偷拿畫出來畫,要瞞著其他人,壓力很大。我在 2018 年辭職,現在雖然收入不穩定,但至少開心。」

Isatisse 有一位固定角色,那就是象徵 Isabel 自己的「眼袋女孩」阿 Bel ,「至少眼袋這一部份很自己。」阿 Bel 臉頰上的珊瑚紅,是她最常用的顏色,「黑白色比較少用,生活中很多東西都好悶,自己的畫想繽紛一點,吸引大家的目光,令人看著都開心。」

她的作品大多受生活啟發,例如在中環橋香園吃麻辣牛肝菌紅薯粉時,被很惡的侍應稱作「阿妹」;當然還有近期的在家隔離生活:「過年後直到四月尾,我基本上都留在家中。我將工作室的電腦帶回家,一直在家工作。近期感覺好像坐太空船,本來是兩點,轉眼間就到了四點。」

不過,Isabel 說自己隔離期間反而畫多了畫,因為工作大多取消,本來要去外國參展也不用去,反而可以專心畫畫。Isabel 過去曾在新加坡、韓國和日本參展,印象最深刻是在韓國擺攤,「沒想過反應會那麼好。」她提到,有支持者會一連數天來逛展,有人更會買食物,例如飯盒、下午茶和甜品給她。

「他們有種好客的心,習慣支持來韓國擺攤的外國插畫師。」在新加坡的一次擺攤,試過有人請 Isabel 飲奶茶,更有一位馬來西亞人到新加坡探朋友,為對方製作飯盒時,順道造了一份給 Isabel 。「在餓到爆的情況下,也有人照顧自己的感覺很好。」

通常展覽主辦方都會將香港人分在同一區,於是插畫師之間自然會成為朋友。「當你不夠零錢找續時,可以問旁邊攤位借錢,有種守望相助的感覺。」

+++

「之前曾想過疫情結束後,一定要去一次一個月的長旅行;現在卻開始想,疫情結束後,只要不用再戴口罩,可以約朋友出街食飯飲嘢已經很開心。不需要去甚麼特別的地方。」她說。

本來,Isabel 在今年的七月和八月分別要到韓國和新加坡擺攤,現在大概想都不用多想。「寧願留在家中多畫點畫,未來可以用得著呢!」眼袋女孩說。

她說,未來還想去紐約和洛杉磯試試參展。 Isabel 喜歡出國參展,大概是因為她總能在外地遇上意想不到的人和事,就像韓國的那聲「乞嚏」一樣 ⋯⋯ 這些生活小故事,又會成為啟發她創作的靈感。

Storyteller and Illustrator: Isatis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