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手工食器店長 Riz】

#Storyteller:【手工食器店長 Riz】

「買 CD,一定要買美版或日版,千萬不能買港版!」

小時候,哥哥總是教她不能為了五十元差價而買便宜一點的港版。她雖然未完全明白唱片質素的差異,但摸著 CD 附送的歌詞小書,她也發現日版的確有點不同⋯⋯

小朋友的觸覺特別敏銳,比大人更能留意細微事物,那時候的她,會花上很多時間摸那些歌詞小書,雖然說不出,但她總覺得紙上的墨印得比較漂亮。

「用心做的東西,自然會感覺到。就好像有種共振,那些東西會懂得和你溝通。」

她是 Riz,aha living 店長。aha living 是一間專門售賣 Riz 在旅途中搜集而來各類手工食器的樓上小店,在新蒲崗開店至今已經年半。地方小小,東西種類卻不少,不過每件食器只得一件起兩件止,基本上都是她旅行時親自帶回,要拿起親手秤過,覺得有 Feel 才會買下。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1 preset

Riz 自言,自己的美學訓練源於從小到大都成長在一個離地環境。

「哥哥有部 LD 機,在當時來說是高清畫質,和錄影帶完全不同。」Riz 說自己由小學開始,便深受年紀比她大六年的哥哥薰陶,「我就好像哥哥的寵物一樣,他都將自己喜歡的東西傳給我。」她的哥哥會播 Michael Jackson 的 《HIStory》,會看《未來戰士》,但最重要的,是電影《幻海奇緣》(台譯《剪刀手愛德華》)⋯⋯

「那時我才小學三年班,已經會看《Edward Scissorhands》。我不斷翻看它的片頭,看得光碟都充滿花痕。」年小的她就浸醉在那個畫面之中,要到後來她才知道那是添布頓(Tim Burton)的作品,於是她追看了添布頓所有作品,沉迷在他的奇幻風格。

在 Riz 很小的時候,爸爸就離開了,由於媽媽要忙於顧家,家中只有姐姐和哥哥,沒有人會特別照顧她,所以她只能透過影視作品看世界。小時候不斷重看的一個片頭,不斷重聽的音樂專輯,都是她很重要的回憶。由於沒有機會去旅行,當時她覺得世界就是如此,甚至以為 Johny Depp 在世人標準中算是靚仔。

她笑指,小時候金城武在她學校附近拍戲,更曾經和金城武握手,於是她對靚仔的標準,便是界乎於 Johny Depp 和金城武之間的微妙距離,算是誤打誤撞,讓自己的美學脫離了主流。

+++

小時候沒有機會旅行,長大後就要去夠本。大約十年前起,Riz 不斷去旅行,旅程中遇到令自己有 Feel 的食器就買下。即使已經擁有足夠的器物,但仍有很多東西令她有 Feel,於是她便想將這些感覺分享給其他人。

Riz 說,開店整件事既突發又充滿巧合。本來她和友人合租新蒲崗空間,後來朋友退出,另一半空間沒有用途,在朋友鼓勵下便有開舖打算。雖然要賣的東西早就整理好,卻不巧陷入情緒低潮,而遲遲未能開舖。一天,相熟漫畫家小克來探望時,將她擺設的食器放上網,便立即有人有意參觀;另一位朋友 Kim 的藝術場地 Parallel Space 在 10 月 14 日開店,於是慫恿 Riz 在同一天開店,讓大家不用再另找一天慶祝⋯⋯突然之間,一切運作起來。

「太多事情不能計劃,但時機到了就會自動就位;世界瘋狂,我們只能隨心而行。」她說。

某年, Riz 在日本得到一張海報,海報介紹一個剛好在 10 月 14 日開幕的展覽。她便將海報帶回香港,用木框裱起放在店內,珍而重之地紀念著。一切似乎冥冥中自有注定。

+++

「進食是一個儀式。」她說。

Riz 相信,將營養吸入身體,是不可能輕視的重要事情。由於味精敏感和習慣茹素,Riz 通常只能自己煮食,於是她每次都會配合精挑細選的食器,盛載用心製作的料理,感覺就像回到小時候那種感觀敏銳的狀態。

「當你拿起一隻碗,會摸到它是冷是熱,又想起從土地而來的陶泥,經過人手和火焰,最後成為一件獨一無二的食器,感覺很奇妙,然後我又用這個從土地而來的工具盛載同樣是由土地而來的米飯 ⋯⋯」

吃飯同時浮想聯翩,Riz 心中總會感到一陣平靜。她覺得,一切都是來自地球的禮物,她會感謝世上的一切,包括太陽、植物⋯⋯

Riz 從來不會說食器是商品,對她來說,這些食器都是藝術品,都是家人。

「用心感受的話,生活自然會改變。親身感受好過我講一萬句。」

+++

她提到,Freelance 工作遇上的客人總有很多無理要求,每個人都想將公司 Logo 放到最大,卻不管設計實際上美不美;收到設計後,客人更從來不會道謝。她一直覺得,這是香港教育的問題。

她慶幸 aha 的客人總是對生活感覺細膩,買東西回家後會和 Riz 分享心得,甚至讓她發現那些器物她從未想過的用法 ⋯⋯ 既然人不能擁有所有事物,她可以將自己喜歡的東西分享給人,然後得著更多。Riz 始終覺得,小店有種無法取化的人情味,一種令人懷念的社區關係。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1 preset

正因為客人要先預約才能到訪,Riz 對每位前來 aha 的客人都有很深印象。她形容所有人都很友善,買到東西會道謝,打爛了食器會傷心,甚至會盡量想辦法修補。

「真正適合的東西可以用一世,就好像多了一個家人一樣。」

Riz 選擇的食器全都是 Handmade 的東西,因為獨一無二,所以只能隨緣,她一般只會在客人選擇得太苦惱時會出手。

「香港人不懂得選擇,不知道甚麼東西才適合自己。」她說。

她提到,原始人總是懂得問自己問題,用直覺生活:口渴就去找水源,肚餓就去打獵;現代人卻往往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總是被他人告知自己應該怎樣生活 ⋯⋯ 

「做一件事前,我們應該先問自己出發點是甚麼。假如出發點是愛的話,無論是為自己,為他人,還是為環境,都會是好事;假如出發點是恐懼的話,就不會是好事。自己就是自己人生的編劇,身邊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一面鏡,一面讓我們學做一個更好的人的鏡。跟隨心行走,好人好事自然會出現。」

她相信,既然沒有人能告訴你未來是怎樣,我們更應該重新審視生活,好好問自己問題,學習回歸由心出發地過每一天。

Riz 做了很久 Freelancer,自問總是人㨂工不是工㨂人,有時覺得自己太任性。她身邊一直有兩種朋友,一種過著「有廿蚊就用廿蚊生活」的日子,另一種生活早就穩定。Riz 當然是前者,一直在今日唔知聽日事的生活中掙扎,於是對著相對穩定的後者,心中難免有種內疚,但假如要 Riz 為生活妥協, 她又絕對不能接受。擁有了 aha living 這間小店後,讓 Riz 找到無需妥協,完全由心而發的生活。

就像小學三年級的她,摸著日本專輯的歌詞小書,比大人更能留意細微事物,更用心感受事物。

現在的她,仍時刻憑生活上的細節,喚醒那顆純真細膩的赤子之心。

Storyteller:Riz @aha.living
Text by @wongyuehang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