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Ruby Gloom】

「怪不怪,在於一個人的見識。」


在不少人眼中,她的 Fashion style 可能很「怪」:彩色的衣服、間中彩色的頭髮,誇張的頸鏈,配上極細的手袋⋯⋯

「本來自己穿的衣服就比較誇張,香港人看到會覺得奇怪,但在外國根本不是甚麼一回事。3D model  就可以穿得更誇張,因為它是假的,穿甚麼上身也不會有人批評。」

她是 Ruby Gloom,一位 3D 設計師,本身也是 Virtual model。做 3D 藝術之前,她是 KOL,後來自學 3D 藝術,試著試著就有品牌接觸。
近年,愈來愈多時尙品牌喜歡借助 Virtual model 宣傳,一來有 Gimmick,二來品牌可以完全掌控人物,不必受限於真人 model 有關的現實問題。坊間常見的 3D 設計師都是男性,通常創作圍繞性感和遊戲風格,Ruby 的創作則較由女性角度出發,更比一般的 Virtual model 更脫離現實。

她創作的 Virtual model,總是有機械手腳,衣服和「裝備」都畫上不同品牌的 Monogram,這些都是 Ruby 喜歡的元素:「我很喜歡九十年代的時尚 ,欣賞村上隆能夠將街頭時尙融入 High fashion 。時裝本來就是自己一直做的事,我希望自己的 3D 創作也會 Fashionable,Fashion 是最易接觸人的橋樑。」

最喜歡的 Fashion Style 是 Punk

「我最喜歡 Vivienne Westwood,」Vivienne Westwood 是英國時裝設計師,主導 Punk 風格多年的龐克天后,「我喜歡 Punk,喜歡那種反傳統,想要改變的態度」,但 Ruby 的穿搭算不上 Punk ,「Cyberpunk 也是 Punk」,Ruby 覺得 Punk 只是一種感覺、一種態度,而不一定只限於打扮層面:

「機械就是一種革命。」

很多人可能會定義 Ruby 的風格為 Cyberpunk,但 Ruby 覺得自己的風格不算 Cyberpunk,她更拒抗的是「定義」這回事。在她眼中,她只是忠於自己,也許想法上和 Punk 和 Cyberpunk 相近,但呈現方式不同。

覺得近年最怪的 Fashion item 是?

Ruby 覺得近年非常熱門的極細手袋是很怪的 Fashion item,但她又非常喜歡 —— 喜歡它的「擺明無用」:

「手袋本來應該用來放東西,實用就是它的目的,但很明顯現在流行的極細袋就是沒有實際用途,」Ruby 買了 Fendi 和 Miu Miu 的細袋,可能用來放 AirPod 也不夠位那縻細,「當你拿著出街,路人會看著你的手袋,在你一旁『手指指』自顧自談論,但最有趣的是,他們『吹你唔脹』。」

另一個 Ruby 喜歡的 Fashion item,是中國設計師上官喆同名個人品牌 Sankuanz 早年推出的「鞋中鞋」,「覺得好串,極度 Luxury、極度無用,但這才是 Fashion 的本質,」假如沒見過的話,你可以想像成一對專為鞋而設的拖鞋,「那對鞋穿上去是不會舒服的,但就是有種「吹佢唔漲」的感覺。」

希望自己的角色成為真正的 AI 

Ruby 人在香港,在世界各地都有工作,有些是動畫製作,有些是為品牌創作 Virtual Avatar,有時則是以自己的 Avatar 為身份接 Job,工作中最困難的部份是和客人溝通, 「客人未必明白做 3D 的困難,有時會想將 3D 做到和現實一模一樣,但3D有趣之處就是它明擺是假的。」


她相信,做事最重要是做到盡:

「是假的就要假到盡,如果要真的,為甚麼不直接找攝影師? 」

所以她覺得與其放喝咖啡的生活照,倒不如完全脫離現實,做些機械化的作品 。

「我的作品可以算是怪,但我知道自己的 Edge 在哪裡。」不過,雖然不斷創作「假到盡」的 3D 藝術,Ruby 的終極目標,卻是將自己的 Avatar 做成「真正」的 AI,「其他人只會覺得我痴線。」

她說,她不知道死亡或未來會是怎樣,身為香港人,更加會經常懷疑和想尋找屬於自己的身份。「3D Avatar 就是為自己而設的第二身份。」

Ruby 相信,未來人人都可以自製屬於自己的 Avatar,先天因素將不會再影響自己,每個人都可以隨自己選擇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每個人都可以有很多身份,「小時候沒有甚麼選擇空間,希望和自己一模一樣的 AI 可以有自己思想,得到完全的自由,希望就算自己死後,自己的 3D化身都可以繼續存在。」

這種想法,怪嗎?歸根究底,怪不怪,就只在於一個人的見識有多少而已。

Storyteller: Ruby Gloom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