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娓:第五回【海鮮鍋燒麵」

#味娓:第五回【海鮮鍋燒麵」

感情是雙人舞,如果把鏡頭轉至另一方,不難發現所有難堪都有根有據,甚至是事出有因。丹菁第一次去操場的晚上,是失戀的第二天而已。前人種下一個因,導成後人的果;深水炸彈是前男友教她喝的。

「喝啤酒那麼胖,又喝不醉,不划算。」

「那加一嚇威士忌,就可以加速死亡。」

「真假?」

就是因為這樣,她知道世界上有「炸彈」這回事。「炸彈」可以有很多種,你可以把燒酒加進啤酒,又可以把野格混進紅牛。男人教會女人喝酒,然後又離開了她,於是她餘下自己和深水炸彈,開展另一度可能的大門。

丹菁的外號是吸血鬼,因為她皮膚白唇紅瘦削而且深夜出沒,她十八歲就在林森北那家日式調酒吧工作,一開始做外場,慢慢跟老闆和酒保們混熟,也跟他們學著調酒。日子久了,認真起來,就被訓練成酒保。失戀的那天晚上,她如常上班,被客人退單幾次,店長跟她說休休假吧,總得給自己時間難過才可以重新出發。說她很傷心不如說她覺得很費解,她無法理解一個人為什麼可以不愛就不愛,三百多天的感情一句淡了就被告別,她來不及預備,連眼淚都流不出。

她問:是不是因為久了你就不再覺得我有趣?

她問:是不是有別的女人?

她問:是不是因為我晚上都要去上班你覺得沒人陪?

她問:是不是我不夠關心你?不夠貼心?不夠溫柔?

男人一直搖頭。

她一直問一直問,問到男人開始收拾東西,問到男人回一句:有些事情到頭了就是結束的時候,我不愛你了。就這樣他拿著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她以為的家,也不過是幾件衣服外套跟鞋子,他根本沒什麼隨身品在這,如果細心點也許丹菁可以早點意識到這個人其實從來沒有打算在這定下來。

這是深水炸彈的原委;而和一個人一起久了,他的習慣變成你的,想戒也戒不掉。她習慣每天上班前喝一杯深水炸彈,有時候配點滷味有時候配碗炸醬麵有時候就吃幾顆水餃,雖然她瘦但她的食量挺大的,喜歡重口味也喜歡麵食。失戀的人還是得活下去,與其爛死在家不如出門大口吃大口喝。後來的故事像小豪說的一樣,他們簡單開始,開始時也甜蜜過。丹菁覺得小豪是個簡單的人,對愛情有憧憬,願意付出,因為前度她決定愛情就是找個愛自己的人活下去,對的時候遇上對的人,就這樣他們就認真穩定交往下去。

小豪不止一次提過結婚,他覺得認定一個人就可以步入婚姻,他沒有想過結婚是兩個人最全面的結合,全面即是所有。一周年記念,小豪在家裡的餐桌上放滿了深水炸彈,他們一人一杯來了一場炸彈馬拉松,在第九杯下去,小豪求婚了,丹菁也點了頭。小豪用深水炸彈求婚,因為這是他對她的第一個印象,卻永遠不知道那是丹菁心裡一道最痛的傷口;丹菁看著一杯杯深黃色的氣泡東西,想起前人想起那些被離棄的痛楚,所以當小豪跪在她面對,她二話不說就點頭,沒有比婚姻承諾更大的保證,這個男人不會離棄她。這是一個廿多歲年青人的想法,也是一個受傷靈魂的呼叫:因為你不會離開我,所以我可以以後都和你在一起。

我可以,以後都和你在一起。

並不是,我願意以後和你在一起。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愛是懷疑、愛是日月、愛是即便平淡也沒有想過離開、愛是忘記過去、愛是 ⋯⋯

他們簽紙結了婚,然後在婚後的一次家庭聚會,丹菁跟小豪回他父母土城的家。席上放了一桌子菜,都是丹菁不吃的東西,她不好意思不夾菜,於是總是小心翼翼地夾著一些伴菜,慢慢吃,生怕被別人知道她挑食。她其實已經餓到有點不能思考了,小豪一直坐在她身邊卻不曾為她夾過一道菜,他明知道她不吃這些東西,卻沒想過跟他爸媽說要點別的料理。獨獨到最後的一窩海鮮鍋燒麵,她總於聞到她會吃的東西的味道,卻不敢做次,等小豪幫大家分一碗又一碗的麵。八個人吃飯,其他人都吃到摸著肚子了,小豪還是細心地把麵分好給他們每個人,裡面每人有兩顆蛤蜊、一片花枝、一只小蝦子、一點青菜和白湯麵。一碗一碗遞給別人,輪到他們倆的時候,只剩兩碗沒什麼麵的青菜湯,料都分給了別人,連麵條都只剩一點碎碎。丹菁抬頭望著小豪,席上的人們都說很好吃,肚子撐到快爆裂也必須吃兩口。一人一碗,每人剩半碗。晚餐結束了,丹菁碰也沒碰過那碗鍋燒麵。

回家的路上,小豪牽著丹菁的手,她一直低著頭。她突然明白,前人說的不愛就不愛是怎麼一回事,有些事情到頭了就是結束的時候,也許微不足道但足以摧毀一份感情。她看著二人牽著的手,看著無名指上的婚介,原來一切都不重要,她不愛了。現在她想要的,是一個廿四小時把她放在心上的人,原來愛情又不止是不離不棄,愛情還要先關照對方。隔天回酒吧上班,丹菁立刻跟老闆說想要參加東京調酒進修班。後來的故事大家知道,她遇上了日本酒吧的店長和酒保田中先生,回台後與小豪離婚,她不想複習化原因,就只單純用田中先生做個解釋。小豪因為這變成了一個爛人,丹菁和願意把最後一碗湯麵讓給自己吃的田中先生談戀愛,然後再然後,小柔出現在操場。然後再然後。

愛情其實不過是一把刀子,一個人傳給一個人,插在心上,給了就走,直到滿身傷痕血流不止為止。你看看,現在手上拿著刀子的人,是你還是他呢?

Storyteller:鄺霏飛

Illustrator:Stay Away From Black H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