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最近每個星期二的晚飯後,當阿翔打開電腦繼續工作,並準備翌日所需的資料時,美琪總是坐在斜對面的梳發上,拿著手機追看最近的話題劇集--《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肺炎肆虐,沒甚麼地方可去,煲劇成為了消磨時間的娛樂。然而,對於這類撩動「少女心」的日劇,阿翔著實沒有多大興趣,不過對著電腦打字的他,偶爾偷望煲劇看得入神的美琪,那嘴角泛起而流露的笑容,內心總會因此被融化。

相比起來,阿翔更喜歡它的劇名。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就像總結了他長年思考的問題。

在面對現實生活的種種難題時,我們如何讓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只是,當阿翔在下一秒望到,美琪凝視天堂醫生的那雙「心心眼」,內心還是有點莫名的醋意。

「你很喜歡佐藤健的嗎?」阿翔某晚忍不住問她。

「也不是喇,只是覺得女主角很可愛...但,你不覺得他很帥嗎?」

聽到美琪身體很誠實地說他帥,阿翔像要發洩內心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的鬱悶,耍孩子氣地使勁按動鍵盤工作。

不過,每當劇集播畢,美琪又會從「迷妹」狀態回到現實世界,安靜地坐在梳發邊滑動手機,等待阿翔完成工作陪她聊天。

如此互相聽著對方訴說不同的無聊事,這是阿翔覺得全日最治癒的時間。

一邊說著聽著,一邊摸摸美琪的頭頂,阿翔經常覺得眼前的她,比劇裡的上白石萌音還要可愛。

在一起快將三年了,阿翔看著依偎在旁的美琪,望著窗邊的盆栽發呆。

「今年的週年禮物,送甚麼給她好呢?」

*****

播映大結局的夜晚,阿翔手頭上的工作不多,完成後劇集的直播link還在播放,阿翔就陪美琪看完劇集的後半。

望著天堂醫生求婚的那幕戲,被閃盲的阿翔不禁在想:「編劇,怎麼你忍心讓蒼天的男士受苦喇。」

不知是否所謂的「恋つづロス」,美琪這晚好像特別想抱抱,卻沒有特別說些甚麼,只躺在阿翔的懷裡靜心聽他說話。

「對了,你有看過《大時代》嗎?」

看到美琪搖搖頭,阿翔繼續說著。「啊,剛才的求婚情節,讓我想起《大時代》裡我很喜歡的一幕。」

美琪拍拍阿翔的心口,輕聲撒嬌:「我想看啊。」

然後,阿翔上網找回劇集片段,再看一次方展博如何將七年來買過的戒指「晒冷」,證明自己其實早就已經選定「慳妹」。

「這隻是我在台灣跟一個小販買的,我記得是一百五十元台幣,就是那天,我跟你說,我要娶你做老婆,然後偷偷跑去買。」方展博拿著手中的最後一枚戒指,跟慳妹情深地如此說。

劇集首播時,美琪只有一歲。拿著手機的她,像發現新大陸般看得投入。「不錯不錯,以前香港的電視劇,真的很有感覺呢。」

美琪就是這種人。只要是阿翔喜歡或在意的

東西,即使自己本來不感興趣的,她都願意耐心理解和聆聽。

阿翔經常覺得,每個人喜歡的東西註定不會相同,不過倘若自己能陪她留意喜歡的劇集,她又樂意陪自己關注喜歡的球隊,這樣比起強逼對方做些甚麼,不是更加健康嗎

如何讓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或許這是其中一個方法。阿翔也不知道答案,因為在真正的天長地久降臨前,沒有人知道天長地久到底在何方。

望著躺在自己身上的美琪,阿翔只想輕輕吻向她的額頭,抬起頭來又不自覺地望向窗邊的盆栽。

這次,腦海忽然湧現靈感,盤旋著剛才看過的大結局和方展博。下星期的周年紀念日,阿翔想到應該送些甚麼。

*****

阿翔和美琪本來就非喜歡在節日裡鋪張放閃的人,加上疫症當前,這個三周年紀念日,他們只低調留在家裡慶祝,在附近的餐廳點了個外賣速遞。

雖說一切從簡,阿翔還是在餐桌前點起兩支

蠟燭,來個愛在瘟疫蔓延時的燭光晚餐。

「你知道嗎?天堂醫生那枚求婚戒指,原來值幾百萬日圓,勇者下半世肯定無憂喇。」

「有些日本網民留言說,收到這隻戒指,就算不是天堂醫生我也嫁。嘩,真的很現實呢。」

「其實,他們兩個看起來也很登對呢,我看到報導說...

啊,我會悶到你嗎?」

聽著美琪講得興奮高漲,阿翔只微微笑著搖頭。「不會啊,我就喜歡你這樣。」

晚飯後,阿翔從房間拿出他準備的禮物,以及放在床頭旁邊的木結他,在微微的燭光下,沿著走廊慢慢走到美琪面前。

那是阿翔用窗邊盆栽的幾跟草,因應美琪手指大小織成的一枚小戒指。

阿翔拿起結他,以不很了得的唱功,自彈自唱著Dear Jane的《草戒指》。

「就算我只得披身的破衣

仍想給你一顆草織的戒指

更期待你講 『我願意』

沒有西餐只得燭光不介意」

然後,彷彿把自己當成劇集裡的天堂醫生般,拿著這枚價值無法與Tiffany & Co.兩卡鑽戒相比的草戒指,把它戴在美琪的指頭。

「我沒有佐藤健的顏值,也沒有兩卡的巨鑽,就只有這枚草戒指...嗯,要你跟我捱苦了。」

還沒等阿翔說完,美琪肉緊地將他緊緊抱著,然後摸摸手中的草戒指。「我就是喜歡這些。」

說罷,方才醒覺到甚麼似的,有點錯愕地道:「等等,這...應該不是求婚吧。」

「哈哈,不是喇,求婚若只送草戒指,也欠點誠意吧。」阿翔仰天大笑幾聲,忽爾使出不遜於魔王親吻勇者的肉緊程度,將美琪的雙唇緊緊閉上。

良久,才捨得鬆開嘴巴,說出「三周年快樂」。

然後,阿翔還靠向美琪的耳邊,講起那句撩人的台詞:「你今晚別想睡了。」

「呀,你知道這句是劇集的對白?」美琪雙目發光,驚喜得忍不住叫了出聲。

「嗯,我有溫書啊,知你喜歡嘛。」

「嘻嘻。」在柔和燭光的映照下,阿翔和美琪輕聲耳語著,準備延續男女主角因氣氛被破壞,在劇集裡沒能完成的那些情節。

Storyteller:講樂.過路人 @cantokid1412
Illustration by @gutentagfrauhi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