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小塵埃 Pollie & Jonathan】

#Storyteller:【小塵埃 Pollie & Jonathan】

「所有人在宇宙間都是一粒塵土,聚散有時,我們只是世上其中兩粒小塵埃。」

他們是 Pollie 和 Jonathan,更多人熟悉的名字,是小塵埃(Lil’Ashes)。

2018年,小塵埃和一眾本地音樂人一起到了瑞典斯德哥爾摩參與 Writing camp,在遠方的雪國和當地音樂人談天說地、創作音樂,享受沒有壓力但又能刺激創意的奇異環境。那是小塵埃第一次參與的 Writing camp。


整個 Writing camp 中,他們最深印象的環節是兩日一夜的露營之旅。他們到訪了一個隱藏在森林中的製炭工場,在當地紮營體驗山中生活,像瑞典人那樣接觸大自然。

夜裡,在營地會聽到狼叫和熊的聲音,不過,Pollie 似乎不怕這些隱藏在黑暗中的野生動物,「我小時候的夢想,是被自己喜歡的動物吃掉,我覺得就算被獅子咬死也是開心事。」Pollie 笑道

在那兩日一夜裡,他們有機會極近距離接觸大自然,也要嘗試在森林中劈柴。到了深夜,為了保持營火繼續燃燒,到半夜也要不斷加柴進火堆裡面。

「感覺好像經歷了上一世的生活。」Pollie 說。

+++

如果未來還有機會,Jonathan 想去冰島參與 Writing camp。他喜歡 Of Monsters And Men 、Ásgeir Trausti 等冰島樂隊/音樂人,他覺得,冰島音樂感覺幽鬱中帶點希望。

「平常大家見我好像很正能量,其實我的情緒很波動,經常對事情有最極端的打算。」Pollie 說,不過她相信,在極端中自然會有希望。

Pollie 提到,小時候的她覺得在中間的東西一定是怪的,覺得做人一定要先嘗試了兩邊極端,才能返回中間點,她的情緒,也因而經常在兩極之間遊走。但每當 Pollie 陷入激烈的情緒時,Jonathan 會任由她發洩,因為他知道,她不是需要安慰。

在這種必然的情緒波動下,最好的選擇是安然陪伴在身旁。Jonathan說:「就好像 BB 想用手觸摸滾燙的水煲,就讓她觸碰吧,只要不會死就可以了。」

+++

如果有下一世,Pollie 想做一隻小鳥,因為雀鳥可以飛,感覺很輕盈。她最想成為被稱為「雪之妖精」的銀喉長尾山雀,那是一種在很冷的地方才會出現的「麻糬狀」小動物。至於Jonathan 則想做貓科動物,因為貓可以看不起人,無論是誰都可以看不起。

「愈凶賤的貓愈好。」Jonathan 說。他最想做黑足貓,那是一種生活在非洲沙漠及草原地帶的貓,有能力獵殺體形比牠大得多的動物。當然,要獵殺鳥類也是易如反掌的⋯⋯

+++

小塵埃相信,身為歌手就要 Keep singing,只要不斷唱,自然會有新的元素出現,當他們捉住這些 Element ,便能成為新的音樂。「凡事都要 little by little 地積累。」little by little,那是新專輯名稱的來源,也是小塵埃一直相信的道理:

「大自然有很多力量和不同事物。」

在斯德哥爾摩,小塵埃第一首創作的歌曲是〈轉•變〉,這首歌講變化;這些年來,小塵埃也變化了不少,他們現在擁有一個新 Logo,開始多了露面,嘗試在mv 中跳舞⋯⋯Jonathan 自言,自己沒有刻意想如何改變,只是覺得只要多接觸新事物,過程中便會有改變。

小塵埃相信,人像容器,有不同形狀,容量大細也不一,但已經斟滿的容器,無法再斟更多的水,「斟滿的水改變不到,適當時候要把水倒走。」Pollie 說,「我們只是一滴被大海盛載的海水,也是世界中的小魚。」

她相信,我們在迷途時會想找出路,有時找不到,但其實在海底深處,還有很多通道等待我們發掘,只要持續游走不停下來,自然就會發現新事物。

「我們寫的作品往往是先啟發自己,之後才啟發其他人,只要能刺激人思考就有意義。小塵埃的每次演出,其實都是為自己加油,我們想將鼓勵到自己的音樂也鼓勵自己愛的人。」

「種子會在心中發芽。」他們如此相信。

Storyteller:Lil’ Ashes (小塵埃)
Illustrator:CaxtonC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