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陳蕾:帶著風骨重新出發】

年中欣賞陳蕾的首次個唱,看她在舞台上表現得揮灑自如,很難想像這位出道十年的歌手,原來去年年尾正處於人生的低潮。「那是我很沒自信的階段,經常都否定自己。」迷茫路途頓失方向,為她帶來治癒功效的,全靠一本書蘊藏的力量。做一個有風骨的女子,這是帶領陳蕾走出陰霾的書名,亦是她時刻思考探求的人生目標。創作也好,活著也好,「風骨」兩字背後承載的意義,成就陳蕾沉澱過後的全新面貌。

風骨對女性很重要

加盟新公司的第二首歌,陳蕾最近派台的新曲《熒光》,歌名沒有用上慣常的「螢」字,而是改用代表微弱光線的「熒」,陳蕾解釋這個用字背後的心思。「我想表達的意思並非夜光,而是捉緊內心那點微弱的光,然後將它無限放大。」從黑暗的天空走過來,重新振作後回望前事,陳蕾選擇以創作的方式,將經歷低潮的這段過程寫出來。

去年年尾,當時仍在舊東家的陳蕾,面對公司的各種轉變,陷於不停否定自己的情緒。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才會發生改變?還是因為連自己的想法都不夠理解?種種妄自菲薄的念頭,不斷在陳蕾的腦海裡縈繞。「我可以對非常『濕碎』的事情,都很有想法和主見。雖然我從小的性格開朗爽直,但直到建立更親密的關係,才會看到『嘻嘻哈哈』以外的陳蕾。以前過份執著某些小事,辛苦也麻煩了別人,現在嘗試放低自己多點,無須將情緒放到太大,影響別人。」

成功走過這段情緒低谷,為陳蕾帶來救贖的心靈雞湯,是本叫《做一個有風骨的女子》的書。自言「看到文字就頭痛」的她,卻被一本「工具書」征服,直到今天還經常將此推介給有需要的朋友。「風骨對女性很重要,它所指的是風度和骨氣。雖然風度多用來讚美男生,但女生也應要大量大氣。當然,大氣得來還是要有底線,無須八面玲瓏,無須刻意討好任何人。」透過書裡的每個小故事,透過作者與讀者的書信,一字一句看在陳蕾眼內,這麼遠那麼近,那份情感的連結讓她得到治癒。

重新出發要更加茁壯

她和她的故事,也是陳蕾的故事。看著書裡每個女性懦弱的例子,看著她們堅強站起來的故事,陳蕾漸漸改變舊有想法,閉塞的經脈也逐點被打通;書裡的其中一個故事,讓她印象尤其深刻。「同學A明明是全校校花,卻總是缺乏自信,覺得襯不起丈夫,主導權也完全倒轉。為何別人眼中優秀的女生會變成這樣?其實,很多事情可能非因別人改變,而是源於自己變了,別人對你的看法自然變質。說到底,問題也是出於自身。」承認自己的不足並加以改善,陳蕾嘗試重新感受自己的另一面。「當我發覺自己原來可以很美好,那是種很神奇的感受。」

將這份觸動透過音樂記錄下來,陳蕾在自己曲詞包辦的《熒光》,就寫到這麼的一句歌詞:「重新出發要更加茁壯」。然而,最初的版本其實並非這樣,純粹因為這幾個字反映創作者的強烈信念,陳蕾寧願將旋律稍作改動,也要遷就歌詞來把它呈現。「自己作曲填詞就有這個好處,一切也無須太死。這句是我寫完歌詞再寫旋律,因為我更加想表達歌詞裡面的意思。」

從缺乏自信的迷茫重新出發,並將自己的心路歷程化成音樂,此刻對陳蕾來說,比起要寫出絕頂上佳的創作,更重要的反而是學懂如何過好每天。「想要過得好的話,自身狀態是很重要。我可以接受寫不到很好的歌,但自己絕對不能過得不好。」透過創作傳達正向能量,努力學習如何成為更好的人,身心狀態重回正軌的陳蕾,希望自己散發的氣場,同樣能夠感染身邊其他人。「我不會刻意為朋友擔當輔導員,但如果朋友有需要,我很樂意開解。其實只要自己狀態好,旁人在聽你分享近況時,是會感覺到那種能量。」

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

整頓過後重新出發的,除了陳蕾的心境狀態,還包括她的音樂事業。今年轉投更大規模的唱片公司,同時標誌著參加《亞洲星光大道》入行的她,出道已有十年光景。回看2009年至今的經歷,陳蕾笑言就連朋友都說她,是個很奇怪的存在。「參加比賽非由最大的電視台舉辦,得到的名次又非最高,朋友說我總不按照常理出牌。沿路好像走過很多冤枉路,但我卻遇到很多走直路無法看見的風景,對我這是另一種得著。」那麼,十年後的路向呢?曾經在其他訪問裡,說過不知道下個十年,自己會否繼續從事音樂行業的陳蕾,訪問當天卻有說話想留給十年後的自己。「如果到時我保存著發掘好音樂的心,聽到好的音樂依舊覺得好正,我仍然會很想繼續做音樂,或許,這份渴望比我想像來得更大。」

只是,身處在當下的香港,以十年來作討論單位,未知的變數始終太多。當城內瀰漫著沉重的氣氛時,音樂成為歌迷尋找出口的途徑之一,陳蕾的《熒光》也不例外。「我沒有刻意因為現在的狀況去寫甚麼,也著實沒甚麼心機去創作。《熒光》寫的雖然是我自身經歷,但聽歌的朋友會自行消化,聽罷覺得無論在哪些方面遇到挫折,從中都似得到鼓勵。」

既然十年太久遠,無人能準確預料,暫且先談未來一年的事,陳蕾說會延續一貫的做法寫歌,題材更妖冶更大膽,也會嘗試為那些非自己經歷的事而創作。如何改變也好,唯追求不同音樂風格的心,陳蕾很有信心地保證,無論以前身為獨立歌手,抑或現在簽約新公司,這點都不會有任何變更。「我希望將不同語言、富有異國風味的歌,融入廣東音樂的元素,無須顧慮流行與否而去做歌。」延續獨立時期的音樂理念,這是陳蕾在創作上展現的風骨。如果你也曾經因為陳蕾寫的歌而得到鼓勵,大概她的故事,也正好寫中了你的故事吧。

Storyteller:陳蕾
Text by 過路人
Illustrator: Isaac Spellman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