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故事【純素甜品 The Vege lab】

#味道故事【純素甜品 The Vege lab】

那女孩自出生以來,都從未試過吃生日蛋糕。

她大概四、五歲,因為敏感而不可以吃蛋、奶和果仁,一直以來都未曾吃過奶蛋類製品,因此她沒有辦法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在生日派對中吃蛋糕來慶祝——直至她的爸爸媽媽認識了「純素蛋糕」這個概念,才終於有機會吃到蛋糕。小女孩的媽媽高興得將生日派對的相片傳回給蛋糕師傅,讓她知道小女孩終於可以品嚐到蛋糕的甜。

「有時生日就是很想食蛋糕。」她是 Yuki,本地純素甜品品牌「The Vege Lab」創辦人兼甜品師傅。香港人愛吃蛋糕,偏偏很多人沒有辦法好好吃蛋糕,Yuki 從前並不知道香港有那麼多人需要純素甜品,開始經營 The Vege Lab 後,才發現有那麼多不同種類的敏感⋯⋯蛋、奶、果仁、大豆、麩質,說得出的都有可能是致敏原。

Yuki 沒有任何敏感,食素的初心是為了減肥,後來她發現減肥餐單有太多肉類,便決心連肉也戒掉,「以前我很容易病,成為純素者後腸胃和身體都好了。」明知對自己身體不好,Yuki 過去也會因為「喜歡」而餐餐吃肉,接觸素食後卻連口味都改變了,更愈來愈關注動物和環境保護議題,開始思考各種社會問題。

在巴塞隆拿學甜品

「The Vege Lab」由2016開始營運,本來只是 Yuki 用來分享純素心得的平台,後來為了讓更多人接受純素,Yuki 決定從甜品入手,自去年起轉型為純素甜品品牌;但在品牌起步階段的頭一年,Yuki 又選擇在剛過去的六月至八月稍停步伐,遠渡巴塞隆拿上堂學習做法式甜品。

「不少朋友問我為甚麼不去法國學,答案很簡單,因為我想跟隨的那位老師在西班牙。」Yuki 笑道。亞洲很少有純素甜品課程,而在甜品之都法國,店舖通常只會賣甜品而很少教人做甜品,因此巴塞隆拿變成了必然選擇。「其實我到五月才落實要去巴塞隆拿。」Yuki 早就有停下來到異國進修甜品的想法,卻遲遲未能做決定,可是錯過了這次機會又要等上半年,才決定放下工作毅然起程。

在巴塞隆拿的兩個月裡, Yuki 學習了不少新甜品的製法,包括牛角包、拿破崙和馬卡龍等等,但最令 Yuki 讚嘆的,是那些運用了科學技術製成的新穎食材,例如植物提鍊出來的蛋白等等⋯⋯更重要的是,這趟巴塞隆拿之旅大大加深了Yuki 在香港推廣純素甜品的信念。

不是每個人都舉足輕重,但微小的事累積起來可以很強大

「不是每個人都舉足輕重,」Yuki 說,「選擇買甚麼吃甚麼雖然是很微小的決定,但只要大家都做,微小的事累積起來可以是很強大的表態。」純素風潮在歐洲持續數年,愈來愈多供應商願意配合純素者生產適合的食材,令成為純素者的門檻更低,形成推動純素的良性循環——Yuki 相信大眾的消費力量:選擇吃甚麼是一種回應社會的方法,當大家都選擇得宜,社會自然會隨之而改變。

自從食素後,Yuki 對香港的糧食問題有更多思考,「以前在元朗住時也有吃過本地菜,本地菜真的好吃。」製作甜品時,情況可行的話 Yuki 會選用本地農產品,「香港有很好的洛神花。還有西瓜節和粟米節,特別要提香港的粟米!香港的粟米甜得可以生吃!」如無意外,香港每年十一月都有洛神花季,Yuki 便試過用當造的洛神花來做成果醬;Yuki 也試過用本地種植的士多啤梨來做甜品。問題是,Yuki 通常要親身到粉嶺等地的農場採購本地農產品,實在不容易買到;一般大眾想認識本地農業更是難上加難,但假如社會上有更多人願意選購本地菜,未來也許更容易在市面上買到本地食材。

改變正悄悄地發生

近年,Yuki 發現身邊愈來愈多人食素,亦漸漸在大型超級市場發現更多素食食材,似乎社會正漸漸變化,當然香港的純素市場仍然不大,「本來有敏感的人不及外國那麼多,」Yuki 說。現時 The Vege Lab 主要的訂單都是生日蛋糕,其次是散水餅,始終都是按訂單來訂造蛋糕,很少有人沒有特別原因便訂一個純素蛋糕來吃,加上難以開設地舖,純素甜品的普及之路仍不容易。

與其為 The Vege Lab 開設地舖, Yuki 反而一直有開班教人的念頭。她提到,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對蛋奶敏感,也有很多人未必明白為甚麼身邊有人茹素,甚至有人對素食有很多誤解。Yuki 相信透過參與,可以讓大眾深入體會素食是怎麼一回事。

Yuki 是個習慣忙碌的人,就算休息也會不時想起工作相關的事情,但她總會抽時間來做些和蛋糕完全無關的事情,例如行山和瑜珈。「愈忙愈應該靜下來,每天抽一小時練習瑜珈也好。瑜珈沒有勝負之分,那是對自己的修練,考驗你能否靜下來。」Yuki 坦言,在香港實在忙得難以恆常練習,在西班牙時反而能專心練習瑜珈。

她自言可以連續忙上幾個月,完全不休息也可以,但忙過以後一定要去一次旅行放鬆身心。在巴塞隆拿甜品課堂以外的時間,Yuki 忙裡偷閒,去了一趟南法欣賞普羅旺斯享負盛名的薰衣草季。「未來想去巴黎,到城中不同甜品店試食甜品。」對甜品愛好者而言,放鬆心情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食甜品。

讓人放鬆心情的檸檬撻

「食甜品本來就是讓人放鬆心情的事。」Yuki 最喜歡的甜品是檸檬撻。「女孩子喜歡吃甜品,但又不喜歡太甜和太膩。檸檬撻的蛋白霜加上檸檬,酸酸甜甜很清新,簡直是『Perfect Match』。」

普通的檸檬撻本來不難製作,但變成了純素版本就很困難。過去 Yuki 一直解決不到檸檬撻上蛋白霜要用甚麼食材代替的問題,結果只能做沒有蛋白霜的檸檬撻。去完西班牙後,Yuki 終於找到合適的食材——那就是薯仔蛋白。「很難想像薯仔那麼高碳水化合物的食材可以做成蛋白,但原來只要將薯仔蛋白粉加水,便可以打成蛋白霜的質感。」 Yuki 半帶興奮地說。因為科技進步而解決了昔日難題,新的甜品才終於有機會誕生。

不是每個人都舉足輕重,但微小的行動累積起來可以是很強大的表態。莫以善小而不為,假如我們都能盡力「善小」,那將可以成為改變社會的一股重大力量。

Storyteller:The Vege Lab

文:黃宇恆

插圖:Mido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