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剪頭髮的女生

不剪頭髮的女生

他的中學時代,學校有一位從來不願意剪頭髮的女生。

當然,完全不剪頭髮是不可能的,頭髮當然要剪,但她總是到了不得不剪的程度,才勉強地剪掉些許頭髮。一般而言,她頭髮的長度總是去到她的腳踝左右,好像再長一點就會碰到地面。

著重紀律和儀表的中學當然不滿,但她的家長還為了她的頭髮特意寫信給學校。信的內容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收到家長信後,學校便不再逼她剪頭髮,她才能一直保住那頭長長的秀髮。

她不剪頭髮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喜歡別人碰她的頭髮。本來覺得她太過古怪,但他想了又想,發現討厭剪頭髮的人其實多的是,連自己也不例外。

他是不到最後一刻也不想剪頭髮的人,因為每次剪頭髮都要忍受髮型師漫無目的的扯談、洗頭時甚至會被噴得滿臉口水,髮型師又往往剪不出他心目中的理想髮型——-近來,他寧願自己頭髮自己剪,也不想出外剪頭髮花錢又活受罪。

「只有人類才有社會,我們甚至可以用頭髮去分辨不同社會階層。」一位朋友曾這樣解釋頭髮的意義。的確,只有人類才有頭髮,動物並沒有。而社會中的有錢人,可以花上大把鈔票修飾髮型,窮人當然不會有這種閒情逸致……而我們也能憑著截然不同的髮型,去分辨擁有不同國家、宗教、種族和文化背景的人。曾有位政治家說:「如果我連髮型都捍衛不到,又怎樣捍衛香港治安?」髮型彷彿是我們的身分象徵。

剪頭髮需要勇氣,而不剪頭髮需要更大的勇氣,很多人和她一樣不喜歡剪頭髮,只不過是不敢不剪而已。一路走來,那位不剪頭髮的女生需要承受無數人的凝視、批評甚至嘲笑,才能多年來一直堅持她的髮型——不知道現在的她,還如當年一樣留著那頭長長的秀髮嗎?

Illustration by Jan Curious

〖關於 #都市怪獸 系列及插畫家Jan Curious〗

怪,從來不是缺憾,而是值得驕傲的事!插畫家Jan Curious以不同怪獸型態來呈現那些隱身於都市之中,一直在日常生活中有所堅持的人的有趣故事。即使是無聊事或是別人眼中的怪事,只要有所堅持,你也將會是一位有故事的「 #CityMonster」。:)

阿水的音樂你可能熟悉,但插畫家Jan Curious的作品你又看過嗎?請期待接下來Jan Curious的怪獸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