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家 Ashbee Wong

插畫家 Ashbee Wong

那時候,她曾試過獨自 Backpack 旅行兩個月。

在獨自一人的旅程中,她學懂了不靠別人,只靠自己生活,而且,她更學懂了約會自己:她會 不知不覺地和自己對話:「今晚要吃好東西!」然後,便去尋找平常不捨得吃的高級餐廳,一 個人去飽餐一頓。

旅程的頭一個半月,她很自在,覺得獨自一人無拘無束,但到了最後的半個月,她竟突然想找人聊天。她開始在街上隨便找陌生人搭訕,甚至主動提出幫別人拍照⋯⋯她認識了自己更多:自己原來可以孤獨,但不可以孤獨太久。

獨自一人的 Oddman 和獨自一人的 Ashbee

她是 Oddman 的創作者、旅居德國柏林的香港插畫師 Ashbee Wong。早在香港工作時,Ashbee 已不時隨手亂畫,到了柏林才開始認真畫畫。她找回一些過往的畫簿,才發現自己一直在畫同一個角色——那就是 Oddman。於是, Oddman 便正式在柏林誕生。

她笑指,Oddman 這個名字完全是自然出現,沒有太多計算,只不過是自己向來對 Odd 這個字有情意結⋯⋯一來它是單數,二來它有奇怪的意思,三來她很喜歡「O、d、d」 這三個英文字母的組合。「可能因為自己是獨生女,所以向來很 Okay 自己一個人,也不怕不說話的尷尬。閒時喜歡打書釘,去逛圖書館。」Ashbee 自言,雖然在香港很難有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但一直都盡量把握自己的時間,過相對獨立的生活。

很多 Oddman 出現的畫面,都只有 Oddman 自己。和創作者一樣,Oddman 喜歡一個人的狀態,喜歡獨自一人的自由自在,「我不是鼓吹一個人,兩個人是 Bonus,但一個人也可以很 Okay。」Ashbee 說。

只要你敢吃你就可以吃

Ashbee 坦言自己不是刻意選擇德國,而是比較喜歡北歐國家。由於讀設計的關係,她經常參考北歐風格,自己也喜歡姆明之類的卡通人物,可惜當時香港並沒有和北歐國家的 Working Holiday 合作計劃,所以便選擇了接近北歐地區的德國。加上她有位朋友在柏林,便決定去「看一看」,結果自 2016 年中,便在當地留了下來。

離開香港到了柏林,想法和對事物的看法不同了很多。柏林作為德國首都,大多數人都懂得說英文,也有較多 Start up 企業,有更多工作機會,加上夜生活豐富,很多不同的人都會來柏林居住。不少人在 Gap Year 不知道自己未來應該做甚麼才好時,就會去柏林待一會。

人多,流動性自然也多,很多人要經常搬屋,一搬屋就要處理舊傢俬,但找人收垃圾又要付錢,於是有很多東西都可以送給人,也經常有人徵收不同家品。最初 Ashbee 會疑惑:「這麼好的東西也不要?」後來她的想法完全改變,會反問:「為甚麼不可以送給人呢?」德國人大多舊物都能接受,唯獨是不能接受床褥,於是,別人不要的床褥就隨意扔到街上,令柏林經常出現滿街都是床褥的奇景,「在其他城市的從沒見過!」Ashbee說。

其中一幅 Oddman 插畫,就畫了一堆床褥在天上飛,她強調,她會將一些她關於柏林觀察到的現象和感受放入畫作,但柏林不必然反映在畫作當中。「有時創作時未必知道自己投入了很多,當有一些作品後,抽空看才會知道。」

除了床褥,柏林街頭還有很多千奇百怪的東西,甚至有雜誌刻意探索在柏林街上找到的離奇古怪的東西。Ashbee 自己就曾試過在街上拾到一個很 Decent 的木櫃,更試過在街上找到浴缸,以及在公園掘到一種類似日本山葵的德國版「山葵」,「只要你敢吃你就可以吃。」Ashbee 說。

德國人一年至少放2個月假

Ashbee 在柏林認識了很多朋友,因為沒有甚麼消費,大家討論的話題會比較深入。假如朋友問:「How are you?」時,對方通常是真心問的,而被詢問者也真的會開始講自己的近況,亦不怕被人投訴發放負能量。在柏林,朋友之間可以互相「放負」,「對我來說是種很新的相處方式。」Ashbee 說。

有時未必期待對方給甚麼回應,只是講出來會舒服一點,也給了機會其他人關心自己。她強調,在柏林生活的人不像亞洲人那麼內斂,假如真的不開心甚至不想見人,通常會直接說出來;在香港,朋友間很怕發放負能量,有時甚至要扮開心,大家不會抽內心世界出來講。香港人更有種說法是「有空死沒有空閒病」,在香港,連不開心已經很奢侈。

「香港人一年大概只得14天年假,德國人一年至少放2個月假。」她說。

Ashbee 覺得,德國人雖然實際上班日子比香港人少,但不是比香港人有更多時間,而是德國人更懂得善用時間。Ashbee 認為「No time is wasted」,就算放空精神也是一種活動,只要enjoy的話,就不算是浪費時間。「當然老實說香港人比德國人高效率100倍。」Ashbee笑著補充。

Back up plan 的存在反而約束了自己

在德國生活久了,Ashbee 的眼界開闊不少,想法自然和以往不同。

德國和香港當然很不一樣,但分別其實不是那麼大。德國不像香港有那麼多高樓大廈,生活節奏沒有那麼快,城市變化也沒有那麼大,但其實生活方式是個人選擇,去到哪裡都可以不同,同時去到哪裡都可以一樣。「一個喜歡靜的人大概會很喜歡德國,但身處香港其實也可以去靜一點的地方生活,一切不過是心態的分別和生活態度的選擇。」

過去在香港,Ashbee 覺得離開一個地方很難,要有很多準備,去到德國才發現出走很容易,只要你肯去就行了。如今就算是旅行,Ashbee 也不會計劃太多,會選擇一邊去一邊想下一步。

「有 Back up plan 的存在,反而約束了自己。」她說。

在德國生活這麼久,她早已由當初的 Working Holiday Visa 轉為任職 Illustrator 兼 Designer 的 Freelance Visa ,只要她能維持生活,她就能繼續留在當地。而她則暫時未有對未來的實際想法。她當然喜歡德國的生活,但香港始終是自己地方。

「最好希望可以兩邊走,在兩邊都有工作,所以也選擇在香港辦展覽。」

她一直想發展一個 Oddman 的長篇故事。她正與一位在柏林讀 Storytelling Master 的土耳其朋友合作寫 Oddman 的故事,並由她斷續畫不同章節,這次的展覽,其實正是故事的其中一章,講述 Oddman 在旅程中遇到一個很大的蘑菇,他進入蘑菇後發生的事;而當你走入這次展覽場地的空間時,其實就等同於隨著 Oddman 走入了那個超大型蘑菇當中。

「希望大家看完展覽後,可以用自己角度,反過來告訴我『What’s in the mushroom』。」

身為創作人的 Ashbee,衷心期待每一位觀展朋友為她帶來的 Feedback。

文:黃宇恒

___________

Storyteller策展最新展覽

〖Oddman:What’s in the Mushroom?〗 除展出由柏林啟發的全新作品配合聲音故事導航,還有一系列過往畫作和本地作家的合作,還有手造雕塑蠟燭作品。

日期:Oct26 – Nov20 .
地點:@Cabinet.of.Stories|中環士丹頓街15號1樓

開放時間:TUE – SAT : 17:00 – 21:00 / SUNDAY : 11:00 – 17:00/MON : CLOSED

*展覽提示:部分展品設故事導航,請自備聽筒。

Follow the event now: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34928797381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