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自拍圓點的一剎

按下自拍圓點的一剎

其實,有沒有一個單手拿手機自拍的官方認證方法呢?

在手機自拍出現於人類文明歷史的初期,我是以掌心向臉、食指與無名指抓著手機,並以大拇指按下自拍圓點(我始終無法稱之為「快門」)的方法自拍的。

這自拍手法屬於穩重型,整個掌心把握著手機,一方面不怕因路人碰撞而丟下手機,另一方面也不怕手指按下自拍圓點導致震動過大而失焦,但,這手法的不完美,在於它沒有達到手機與自拍者距離的最大化。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手機與自拍者的距離越遠,自拍者的臉部面積也就越細,換言之,自拍者從事自拍活動的犧牲度也越少。

因此,我研究出另一款單手拿手機自拍的方法:掌心向外,大拇指與中指拿著手機,並以食指按下自拍圓點。這手法的安全度不高,自拍失焦率亦不低,但它可是在不依靠外物的情況下讓手機與自拍者保持最遠距離的有效方法。

沒錯,以單手自拍合照,就是一次自我犧牲行動,合照的人數越多,自拍者的犧牲度也就越高。其實,關於「自拍合照不會拍得漂亮」這事,實在不用多說,因為是常識,但我在想:既然明知道這樣拍照不會漂亮,為什麼我們還會樂此不疲的自拍合照,甚至自拍十數人的群體照呢?

因為,我們不想錯過那一個好想記念當下的感覺,同時,我們不願意錯失任何一個人。我們寧願勉為其難的自拍,然後發現十個人之中,有一個超大塊面,然後三個沒有了半邊面,也不願意遺留任何一個人於鏡頭之後。

自拍合照,或許不夠完美,卻總教人感覺完整。一個人拿著手機準備自我犧牲,其餘眾人努力的、親密的擁擠於鏡頭之中,為了一張齊齊整整的自拍照,也為了勉勉強強自拍時的一剎歡樂。

後來,我發現我越來越少當上自拍者的犧牲角色,究其原因,又讓我悟出了一個道理:只要你的手機型號越舊,你的自拍犧牲率就會越低。

Storyteller: Louis Ho | Illustration : Patpatkate


〖#關於專欄故事系列 〗
米哈XKATE《記得一刻》:一刻,不是時間的單位,而心情突然轉變的記錄,因此,我們記得。

觀看更多此專欄故事:https://bit.ly/2m6f57R

〖#關於Storyteller米哈 〗

米哈,Louis Ho。文字工作者,港台節目《文學放得開》主持,現任教於浸大人文及創作系,曾出版散文集《透視男教授》(合著)、訪談集《文藝勞動》,以及短篇小說集《餡餅盒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