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Seafood:男人與海

OhSeafood:男人與海

「海係好恐怖的,尤其是夜晚。個海同個天一樣咁黑,你好似去咗另一個世界。」

「你有冇見過十幾層樓高的浪?我就見過,好似成道牆咁擺在你臉前。你話驚唔驚?」

「個海好惡㗎,唔係人咁品。你有冇聽過投奔怒海?話你知,傻佬先至會投奔怒海。」

「咩叫絕望呢?絕望就係,成個海都係水,但你一啖都唔飲得。」

爺爺年輕的時候當過好幾年海員,即是所謂的「行船」。這使他對大海充滿了敬畏,甚至在我很小的時候,便開始跟我灌輸大海有多可怕,嚇得我最後連水也學不會游。他又說我命格五行忌水,所以註定了我不會太聰明,因為「智者樂水,仁者樂山。」

「但做仁者呢,响呢個弱肉強食的社會,通常都冇乜好下場。」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覺得爺爺那些對於大海的見解,不過是「吹吹水」。直至到長大後,我才理解到其實每一句話背後都充滿了哲理,只是當時我太年輕無法參透。

很記得我在大學畢業後,便順利地找到了一份自以為理想的工作。可是返了一年以後,才發覺現實與想像之間原來充滿了各種落差。那一年不單只事事碰壁,讓我質疑自己的能力,甚至開始懷疑人生。幸好當時爺爺開導了我,往後的路我才不至於愈走愈迷茫。我很記得他曾經這樣鼓勵我:

「你就好似係一艘船的船長,但一直以來,你都只係沿住海岸線來航行。而家終於有機會可以將架船駕出大海,東南西北去邊都得。不過,個海太大,所以你一時之間,唔知道應該駕去邊個方向,所以會感到迷茫係好正常的⋯⋯而其實邊個方向都冇問題,因為只要你堅持一直駕落去,最後一定都可以駕到大海的另一面。到時候,有機會望返轉頭,你就會知,之前經歷過的風浪,原來都冇乜大不了啫。」

然後我問:「咁如果我去到中途,堅持唔到呢?」

「堅持唔到,咪搵個島仔泊埋去休息下囉!可能到時你又會發現,呢個島先至係你最想去嘅目的地。」

「茫茫大海,邊有咁多島呀?話搵就搵到咩?」

「傻仔,唔駛搵㗎。到時你自自然就會遇到㗎喇。」

「但係⋯⋯如果真係冇遇到呢?」

「唏,你有冇睇過有本小說叫《老人與海》呀?本書講有個老漁夫,出海差不多三個月連一條魚都釣唔到,但最後都俾佢他遇到一條大魚,佢同條魚搏鬥咗足足兩日兩夜先捉到佢。」

「但當佢將條魚綁在船邊,起程返屋企嘅時候,條大魚就俾沿途啲鯊魚係咁食。最後隻船返到碼頭,就只剩返副魚骨,同埋一個疲累的老人。」

「咁又點?佢真係有同條魚搏鬥過,出盡哂力。唔通呢啲經歷係假嘅?」

Storyteller:方恨小
Illustration:arsimsim


關於專欄故事系列:「OH!SEAFOOD」

方恨小,情到濃時方恨小,春宵一刻直不甩。人到中年,學人寫吓故仔咁囉。

〖關於藝術家Ar Sim〗

沈君怡,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士課程,專注於中國山水畫創作,尋找當代山水的可能性,透過創作從新感受人類與自然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