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 Break

Coffee Break

自從他來了後,她已經沒有再落咖啡店買咖啡。

那天他剛來上班就在公司手沖咖啡,當時他隨口的問有沒有同事也想喝,她大聲答好,然後每一次他沖咖啡也會沖上一杯給她,他甚至給她準備了一個特別的杯,那個手造的杯捧在掌心了大小形狀剛剛好的,喝上一口時的角度及質感讓她感到溫暖。

她總疑惑,怎麼他好像知道她的口味一樣,不管他每換一次咖啡豆,產地或烘焙不同,口味不同,但依然是她喜愛的口味。當時,她以為,因為他們兩人總喜歡差不多的東西,常常一起去看電影看展覽去行山,經常有著默契,她以為那是因為兩人喜好太相似而因此她總那麼喜歡他沖的咖啡。

她說,她喜歡他沖的那杯贊比亞咖啡豆的咖啡,那種流動的溫柔,卻在各方面都不是沒有力度,但力度一閃即逝,留下的餘韻剛剛好的,不拖泥帶水的很俐落,每一口都是一次輕輕旋轉的體驗。

他們就坐在街角的木凳上,無聊的聊,不覺的一個下午就過去了;有時外帶一瓶咖啡到沙灘去,可以由下午喝咖啡喝到晚上開香檳,就在天與地之間,他們無所不談。只是,他們從來都只是,如此的談,談得世界都只得他們。

直至,那一天,上班時他給她一杯用上世界咖啡師大賽裡的衣索比亞咖啡豆來造的咖啡,水果及花香的味道淡淡的,就在那天她心情很壞工作很不順利的日子為她帶來清新的感覺,口裡還留著那煙燻的香氣,淡淡的,竟然也一直纏繞著,那餘香纏繞著,彷彿連腦袋及心頭也繞著那餘香。她抬起頭正想感謝他,他的座位卻清空了,她走出去卻尋獲不到,秘書說他今天回來就只是收拾,他突然離職了;也同時自此消失了影蹤。她依舊捧著那咖啡還是溫暖的杯,捧在掌心裡,直至鼻上開始微微的出汗,她喝上一口,她疑惑這溫柔內斂卻優柔寡斷的咖啡香。

那煙燻的氣味就一直的在喉嚨纏繞著,不管她喝下甚麼酒也無法掩蓋那咖啡的餘韻。她生氣總沒有陪他喝著他喜歡的酒,她討厭但他最喜歡的像是消毒藥水的islay威士忌,她找到了一瓶泥煤味的同時有煙燻味及奶油味的islay威士忌,卻還是一直的無法沖走他最後沖給她的咖啡留下的餘韻,如同她無法忘記他與她一起度過的時光,依舊捧在手心中懷念著。

她說當中的水果及酒香味,深深迷惑了她;而他說他比較喜歡另一些曖昧纏人餘韻的咖啡。

Illustration by Andrew Yeung’s Art and illustration
Storyteller : 曾一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