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醬汁沾到白襯衫的一刻

米哈:醬汁沾到白襯衫的一刻

「我喜歡你穿白襯衫的模樣。」她說。

因為這一句說話,有好一陣子,每當我要出席重要的活動、約會、會議,我都會穿白襯衫,想起她讚美我的話,也想起那一頓晚飯。

那是我們第一次約會,在一間老字號的豉油西餐廳晚飯。她負責點菜:一碟茄汁燴牛脷意粉、一客黑椒汁西冷排,以及遠近馳名的瑞士汁雞翼。「點這三個好嗎?」她問。我微笑點頭,心裡想:「這三款菜式,每一款都是沾污白襯衫的高危份子呢!」

我應該如何應對呢?

小心翼翼的進食是必然的,但感覺不夠高規格防衛吧?試想想當侍應為那一塊厚實的牛排倒上黑椒汁的一剎,黑椒汁遇上鐵板,劈哩啪啦,你以為靠著「小心翼翼」就能保護到白襯衫嗎?但,這可是我們第一次約會,我也總不能像小孩一般將紅色餐巾扣在衣領上當口水巾吧?

最終,為了形象,我只好以「小心翼翼」的方法繼續應對當下的危機。我小心翼翼的挑意粉,小心翼翼的切牛排,小心翼翼又(盡量)不失儀態的將瑞士汁雞翼拆骨。如果整個過程是奧運參賽項目,我肯定自己的動作能夠完美地得到滿分。

梳乎厘送來了,一切高危食物都已撤走,我終於可以放心吃甜品。然後,我發現,有一滴小小的橙紅點沾在我的胸前。「什麼!我是什麼時候弄到的?」說時遲那時快,我的手指自動自覺的往那橙紅色點一抹,橙紅點的範圍就此在白襯衫上變大,成為了一個小小的印。

經過我反覆驗證,關於醬汁沾到白襯衫,我明白了兩件事:

一,醬汁沾到白襯衫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事(不論你有多麼小心翼翼);

二,當你發現醬汁沾到白襯衫的那一刻,你必然會下意識用手一抹,卻永遠抹不走污漬。


世上有很多事情,不能以眼不見為淨來解決,但在穿衣服上,我還是給自己多一點點寬容。現在,我愛穿黑色衫。因此,請不要再問我為什麼總是穿黑色衫了,因為黑色衫,讓我穿得更自在。


Storyteller:Louis Ho

Illustration : Patpatkate


〖關於專欄故事系列 〗
米哈XKATE《記得一刻》:一刻,不是時間的單位,而心情突然轉變的記錄,因此,我們記得。

〖關於Storyteller米哈 〗

米哈,Louis Ho。文字工作者,港台節目《文學放得開》主持,現任教於浸大人文及創作系,曾出版散文集《透視男教授》(合著)、訪談集《文藝勞動》,以及短篇小說集《餡餅盒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