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儀:冰島上的火與冰

何超儀:冰島上的火與冰

整趟旅程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片段,是蒙眼版的二人三足。遊戲中,二人組成一隊,其中一人蒙眼,另一人負責開眼帶領,蒙眼者在巴士開車之前已經要戴上眼罩,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甚至連自己拍擋是誰都不知道,他們只能憑與生俱來的嗅覺和觸覺,來猜測身邊帶領者的身份和自己將要去的目的地。

巴士停下後,蒙眼者被帶下車,最後在一個雙腳凌空的地點坐下。在眼罩除下的那一刻,他們發現人生中最美麗的瀑布就在自己眼前。「哇⋯⋯」大家不禁驚呼。他們這才發現,自己原來坐在懸崖邊,一個驚為天人的瀑布就在正前方。

看著眼前的美景,每一個人都由心而發地笑了起來,原來快樂是可以這麼簡單。身為旁觀者的她,雖然不能得到脫下眼罩一刻的那份喜悅,但看著朋友興奮的神情,她覺得一切都有其意義。

「2016年初突然產生了去冰島的想法,說去便去,因為公司本身是自己的,有專屬團隊嘛。」她說。她是何超儀 Josie,2016年她和她的樂隊「何超與海膽仔」( Josie & the Uni Boys)、詹瑞文、MC 仁和秋紅主音 Jan Lo 等一眾香港音樂人遠赴冰島,一同學習尋找快樂的方式。三年後的今天,成為了紀錄⽚《尋找極致的喜悅:火與冰》,更被獲選為 MOViE MOViE: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閉幕電影。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做了這麼大的一件事。」Josie 笑指,沒想到電影在香港會受到重視,因為她計劃這次冰島之行的其中一個初心,是為了朋友,「看到很多朋友有工作壓力,有人因為情緒問題而要看醫生,甚至輕生⋯⋯」冰島之旅大約為期一個多星期,有十多位本地音樂人和三位由社福機構挑選的基層年輕人參與,加上背後的製作團隊總共有三十多位成員以上,而去到冰島,重點竟然不是遊覽,而是上堂和玩遊戲。

六年前,Josie 曾跟過詹瑞文師父、法國戲劇大師 Philippe Gaulier 學習,Philippe Gaulier 是戲劇界老前輩兼法國第一小丑,門生無數,包括林嘉欣、黃秋生和Emma Thompson 等等,「Philippe 教人表演,實際上是透過表演讓人認識自己。我們要放下自卑,不可以讓心情掌管自己,」Josie 說,「上過他的課堂後,我學懂釋放自己 。」

身處冰島,團員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是跟著詹瑞文上課和玩遊戲,既然是上課,為甚麼要特意前去冰島?「去了冰島,其實已經拆了半個枷鎖,無論你想做甚麼都會比較有膽。」Josie 說,「我想他們回到香港後,可以夠膽做不同的事,甚至做錯也沒所謂。你知道,藝術範疇沒有做錯這一回事。」

那時候,他們玩了一個「Dino 遊戲」:只有 Dino 叫你做的事你才要做,沒有提 Dino 的都不用做——簡單來講即是「老師話」。一般人會非常認真地玩,但可能會認真過頭,反而令自己玩得辛苦⋯⋯Josie 想大家明白的是,玩遊戲出錯是沒有問題的,最怕是你玩得太認真,玩得全對但太緊張、太辛苦⋯⋯玩遊戲玩得從容,才是最好。

Philippe Gaulier 是「反方法演技」的第一人,甚至曾大罵主張「方法演技」的俄國戲劇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是「白癡仔」,他相信當演員將自己完全代入一個角色,但換來的卻是不開心,那也不是理想的事。「Anxious for nothing」,Josie 說,「玩遊戲玩錯了,又如何呢?」

這次冰島團隊,主要選擇的團員都是 Josie 的同輩和前輩,她更會專門選擇一個音樂團隊中最「Nice」的那幾位,或是年紀大一點、比較能接受新事物的「Wiseman」⋯⋯「畢竟那些課堂不是人人都接受到,」她笑指,自己早已提醒詹瑞文留手,不要對大家那麼嚴苛,「容乜易比人鬧。」幸好參與的都是玩得之人,大家事後都沒有「hard feeling 」。

她特別提到,秋紅主音 Jan 是怕羞仔,玩遊戲永遠規規矩矩,而「重金屬同學會」、獨立樂隊 The Martyr 成員 Sik 哥為人謙厚,「本來我們不知道誰是這部電影的主角,去完才發現Sik 哥可能就是主角⋯⋯Sik 哥平常『收收埋埋』,但原來非常玩得,可能他覺得其他人不夠他玩,平常在香港才不敢玩得太放吧。」在冰島,Josie 終於有機會看到 Sik 哥的另外一面。

Josie 喜歡冰島人的爽浪、樂天,喜歡他們的團結精神,從來不爭做第一的謙遜。她相信,冰島極端的天氣塑造了當地人獨特的精神面貌。在冰島,可以突然下十分鐘雨,然後突然有十分鐘陽光,然後又突然行雷閃電,「冰島人做任何事都不可以有長遠規劃,當地天氣可以摧毀一切,家園隨時會被大自然摧毀,但假如房屋被破壞了,政府也會幫他們重建,所以他們對物質沒有奢求。」

「冰島人很放鬆,可以說他們全都『置諸死地而後生』。」Josie 提到,拍攝團隊試過到一位冰島人家中,她擔心拍攝團隊會打爛人家的東西,屋主卻完全不在意,「冰島人不覺得家中有任何東西是自己擁有的。」

冰島人可以說是和香港人完全相反,他們重視一切物質以外的東西⋯⋯在冰島這個人口只有沙田區一半、人類其中一個最北方的居住地,竟然有多達六十五間音樂學院,而戲劇學院亦多不勝數⋯⋯「藝術可以療養人民的心靈。」Josie 說。

「我經常想,如果全世界人都可以像冰島人一樣,那就好了。」

有位本來自卑怕羞的基層同學,經歷過冰島之旅後甚至夠膽在街頭 Freestyle 和其他人Jam 歌⋯⋯其他團員也許各不有同得著,而將冰島之旅拍成電影,更有機會讓更多人學習到尋找喜悅的方式。

「我們要提醒朋友:『你其實很好』,給他們恰到好處的安慰,」Josie 說,「雖然大家都有職責在身,但不可以忘記生活中的小確幸、小開心和小分數,這些點滴積累起來,可以成為很大的正能量。」

Illustration by Justin Tsui


〖#mmLifeIsArt #LifeIsArt盛夏藝術祭 |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 2019 X 誠品香港 [email protected] X Finding Bliss: Fire and Ice 尋找極致的喜悅:火與冰紀錄相展〗

何超儀團隊在冰島的日與夜

何超儀 Josie Ho 與戲劇大師喜劇大師詹瑞文 Jim Chim 率領 The Uni Boys (@Josie and the uni boys)、MC 仁 (@LMF – LAZY CLAN)、秋紅主音 Jan Lo (@Qiu Hong/秋紅) 等一眾香港音樂人跨越半個地球,遠赴冰島尋找香港的搖滾之火 。紀錄片見證一群香港音樂人在極地中尋回自我,與當地音樂人一同高歌,到底團隊如何克服寒冷的天氣,當中有什麼笑料?MOViE MOViE 聯同 852 Films 和誠品書店尖沙咀店,為你率先披露電影幕後花絮!

展覽日期及時間:即日- 30/9/2019(10:00-22:00)
地點:誠品生活尖沙咀店 3/F藝術區

《尋找極致的喜悅: 火與冰》(Finding Bliss: Fire & Ice)電影加場:

時間:6th Oct | 9:45pm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了解更多:https://www.cinema.com.hk/tc/movie/details/1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