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撻創傷後遺症

蛋撻創傷後遺症

 誰也難以抵擋雞蛋的魔力,它能變奏出不同款式及味道的美食,可塑性之高無食物能比,因此,用雞蛋製成的菜式及甜點,總能俘虜大部份人的心。但總有少部份人的喜好,與大眾迴然不同,不過如此情況並不一定是他所選擇的,只是逼不得已。

    下午茶時候,我喜歡來一客蛋撻,她坐在我的對面,默不作聲。相隔十秒,她說,「可以點別的嗎?」

    我有點不知所措,於是把下午茶換成西多士,「這樣會好一點嗎?」

    「好多了。」

    用餐刀把牛油塗在西多士金黃的表面時,我的腦袋還是浮現出蛋撻的口感,牛油皮的鬆化,雞蛋的甜而不膩。「不好意思!」她打斷了我的思緒。「我很害怕蛋撻,我不會吃,也很怕看到人家吃,因為它讓我想起一段場面。」

    她和我見面不多,但每逢見面卻有聊不盡的話題,想起來,我們的確沒有在下午茶時段見過面,所以也不知道她跟蛋撻的瓜葛。我說,如果你不介意講,我很樂意聽。「蛋撻,我只吃牛油皮,真的很喜歡,小時候,喜歡得只要有人把牛油皮蛋撻端到我的面前,我就會馬上停止頑皮,乖乖聽話。」

    「有次,也是在茶餐廳的卡位,像現在一樣,我媽替我點了一個蛋撻,然後便和

我爸說過不停,他們說話的聲音愈來愈大,茶餐廳裡的人都朝我們看過來,眼前就擺放著我最喜歡的食物,坐著我最信任的人,但當我把蛋撻咬了一口之後,我就動不了,不能裝作若無其事地再吃第二口,不能用雙手蓋著耳朵,直到我爸猛力拍了一下桌子,蛋撻在我的面前跳起一下,他就起身走了,一會之後,我的手腳和五官才可以再動,我記得那時,我立即眨了眼,眼淚就滴下來,蛋撻在我的視線變得很朦朧。」

    我知道她很疼母親,但從來沒聽說她提起過父親,原來她的父親在那一天離開了她們。我把面前的西多士放到一邊,因為對面有更值得我關心的事。「我不再吃蛋撻,因為蛋撻會讓我記起當天的感覺。」

    醫學研究指出,打從觸動嗅覺開始,味道便會啟動我們的大腦內的感知區域,經過神經,烙印在記憶儲存區,所以味道是可以留存在人類的記憶裡一輩子的。然而,接觸食物時的情緒亦會停留在腦海,假如某樣食物配搭了傷心的感覺出現過在生命,從此以後,那樣食物令你生起恐懼,這就是「食物創傷後遺症」。我把自己讀過的醫學報導說給她知道。

    「就似有些人會對某些食物過敏,不小心吃了便會皮膚敏感,呼吸困難,甚至生命受到威脅。面對蛋撻,我也一樣,只是我的過敏症狀不能用肉眼看見。又換個角度看吧,一些人食物過敏了一輩子,也不知狀況的源頭,而我卻有清楚的答案,我比很多人幸運。」

「所以我得的,就是蛋撻創傷後遺症。」她再說。

    「幸好你沒有對卡位過敏。」我們相視而笑。 

Storyteller:丁健峰

Illustration by Thomas Napol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