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便好

剛好便好

每個周末早晨,她都會進到山林,那片鋼筋森林的後花園。「早晨!」在行山徑遇見的每個人,都會打招呼,鳥語清脆,陽光暖和以外,再多一幕溫暖風景。

她是OL,周一至周五,在中環、灣仔、金鐘等港鐵站共奏高跟鞋交響曲的其中一位樂手。而身穿休閒服裝,穿起球鞋的她,才是她最喜愛的自己。

養成行山的習慣,是在她一次失戀之後。當時她想遠離世界的噪音,於是逃到衛奕信徑,在路上遇見的人沒有多餘的關心,有眼神接觸和交談,卻沒有侵犯她的空間。她說,在山上每段相遇都是友善的擦身而過。

她在山上療傷,每個周末都會行山,開始跟他人從友善的擦身而過,變成愉快的山路相逢。而每位行山人士總有目的地,只要時間碰得上,便擁有同樣的目標,然後在終點相聚。那個地方,通常是山頂。

於山的最高處,一覽城市的輪廓,享受涼風,累積的疲累馬上一掃而空,「這是職場上不能帶給我的爽快與滿足。」

到達終點,大家都會停留一會。「她是瑜珈大師,我們有時會帶瑜珈墊上來跟她做瑜珈;她是攝影記者,常行山鍛練體能,以最佳狀態為港聞版服務;她們是母親,行完山會一起喝茶買菜。我們沒有約好,沒有大家的聯絡方法,但每個周末早上,都會在同樣時間,在這裏見面。」

城市人進到山林,均用了最自在舒坦的一面示人,將城市容不下的笑容和熱情盡情散發,構成純真的關係。她不必了解她的星期一至五,不用知道她的喜好品味,畢竟人與人要是太熟悉,便會發現彼此的不合,在關係裏浮現沙石。像每個周末,在剛好的時間剛好遇上,在相同的終點做相同的事,那麼剛好,便好。

Storyteller :丁健峰
Illustration by @ddd.an.i

作家介紹:
腳在散步,手在寫作,用文字訴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