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

下山

志偉在七歲那年造過一個令他哭泣的夢,和許多感受過這種夢境的人的經歷一樣,在夢中,他的親人離世了。

「去世的人是我的父親。夢的開始,我身處於每天放學都會經過的籃球場。」事隔二十多年,志偉還是記憶猶新。「在夢裏的我,已經知道父親已經去世,然後他忽然出現在籃球場,我哭著走上前,問他,人死後是怎樣的?」

「他說,人死後,會從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往下走,走一趟很長的下山路,走著走著,我便來到了你的面前。」志偉剛剛渡過三十歲生日,事業發展不錯,但每當他沉默,眼神的失瞧便會把憂鬱滲透出來,如此時此刻。

「接著我聲淚俱下,喪父的感覺如匕首刺入心臟,那時候還小,天天就聽爸媽叮囑我要努力讀書,所以在夢裏,站在逝去的爸爸跟前,我也哭著承諾,我會努力讀書,不會讓他失望。接著,他抿嘴微笑,輕擦滑落在我臉上的淚珠。」我跟志偉有一段時間沒見,這次見面,我們約在咖啡廳,坐在窗邊,他喝黑咖啡,說苦澀,但回甘。

每一場深刻的夢,也是一記啟示,提示我們如何應付生命裏往後的遭遇。那年的夢,令志偉哭著醒來,亦激發起他用功讀書的決心。夢境裏父親從山頂下山一段,倒讓我想起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對白,「到頭來,人生就是要不斷放下,遺憾地,我們總未能好好說再見。」

下山,就是放下,再遇,就是準備道別。「沒錯,現在我便想明白,如果人死後真的是從一座很高的山下坡,那為人子女,就要讓他們在下山的路有美好的往事回味。」

Storyteller:小說空間(丁健峰 Ting Kin Fung)
Illustration by Empty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