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Sabrina 張蔓莎】

「外界有太多紛擾,想令自己平靜下來,不受外界引誘。」

為了拍攝節目,她從遙遠的香港來到四川的色達縣喇榮寺五明佛學院,在這所被稱為世上最大佛學院的地方,她和一位藏族喇嘛聊了一會。對藏族來說,出家修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這位喇嘛自2000年開始學佛,父母也很支持這個決定,而學佛的原因之一,就是想令自己平靜下來。

「來到五明佛學院,所有人專心修佛,與世隔絕,感覺就好像被一種氣場包圍,好像去了另外一個國度一樣。我也希望得到這種平靜。」她說。

她是 Sabrina 張蔓莎,身兼模特兒、演員和節目主持多職的她,在燈紅酒綠的娛樂圈以外是一位愛好平靜、喜歡拍照讀書的文學少女:「演員在片場中經常要等,沒甚麼事情可以做時就可以看書。特別喜歡看散文,因為有空閒就可以看一下。」Sabrina 笑道。

Sabrina 早前因為拍攝節目而前後去了兩次藏區、加起來總共十幾天旅程,「拍攝團隊非常友善,一直在旅程中照顧了我得多。」她說。

Sabrina 覺得去旅行是「發現自己」的過程,她愛拍菲林照片,在藏區之行便燒了三筒菲林,全都是用來拍風景的。「我一直想拍公路電影,」1984年德國導演Wim Wenders拍攝的《巴黎,德州(Paris, Texas)》是她的公路電影啟蒙,她很享受一邊乘車一邊播歌的感覺,那種配合風景聽著音樂的時間讓她著迷。在藏區之行雖然經常要長期乘車,她也不覺得痛苦。她想學習自己駕車,讓她可以帶著自己走上公路。

除了乘車,Sabrina 當然也喜歡音樂,但她自言音樂「不易做」。Sabrina 向來喜歡唱歌,不時出沒在音樂場地看 Live show,平時放假會拿起結他自彈自唱練習,在早前的藏區之行,她甚至還帶了Ukulele出發。

電影,自然是 Sabrina 的本行兼興趣所在,「我喜歡的電影有《小偷家族》、《春光乍洩》和《卡露的情人》(Carol)——我特別想做這種題材的電影。」她說。《卡露的情人》也可以算是一部公路電影,同為女生的Carol和Therese發展了一段特殊關係,後來她們決定駕車開始一段漫長的公路之旅⋯⋯ Sabrina 一直想嘗試做Lesbian 角色:「愛和欣賞是沒有分性別的,身邊有不少Lesbian或者Bisexual的朋友,我有時會很好奇,有興趣感受一下他們的世界。」

「當你做完一個角色後,你會理解自己更多。在鏡頭前的自己好像很赤祼一樣,你可能會不自覺做出自己從來沒有做過的表情。做戲可以好純粹、好奇妙,甚至連自己也猜不到自己會這樣演一個角色⋯⋯就好像發夢或催眠一樣,在鏡頭前展現了前所未見的情緒,到你做到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做出了意想不到的演出。」演戲,是 Sabrina 另一種「發現自己」的方式。

「如果有多張機票,我會想去丹麥,因為我很喜歡《丹麥女孩》。啊⋯⋯或者會想去摩洛哥,想看一下沙漠,總之是想去一個自己未去過的地方,一個自己想像不到會是怎樣的地方。其實⋯⋯印度或土耳其都想去,但我實在太忙,也不敢周圍去。」

最後,Sabrina 選擇了土耳其:「我有一盞來自土耳其的燈,是一位很重要的人、以前的好朋友送給我的。因為那盞燈,讓我覺得土耳其好像一個很夢幻的國度。」

如果有下一世,Sabrina 想做一隻馬:「馬是很漂亮的動物。我一向覺得馬很有靈性⋯⋯甚至可以說是靈氣。貓狗雖然可愛,但始終比較適合做寵物。馬就不同了,馬有一種氣質,可以無人牽制地奔跑⋯⋯我很嚮往牠們自由奔馳的感覺。」

在藏區拍攝期間,在高原騎著馬行走的印象讓她很深刻。「如果可以選的話,我想做一隻白馬——先要澄清的是這與白馬王子無關,只是白馬給人的感覺很有氣質、很有智慧⋯⋯我想做一隻聰慧的馬。以前讀西史時,歷史書封面總是印著拿破侖帥氣地騎著白馬的畫面,令人想起《傲漫與偏見》,很有幻想⋯⋯我喜歡那種好像貴族一樣的高貴感覺。」Sabrina 笑言:「有朋友可能以為我想做兔子,我只能說,那實在太不了解我了。」

Sabrina 最欣賞的作家是川端康成,她欣賞他能夠將一些很「核突」的東西寫到很美,「太宰治那種厭世很多人都Connect到,但我覺得川端康成才真正Connect到自己。」她最喜歡川端康成的《睡美人》,故事講述一位老人,在一所位於崖邊的神秘客棧,與數位服了藥物而處於睡眠狀態的少女過夜……如此神秘而黑暗的情節,在Sabrina 眼中是漂亮無比的畫面。

「女生是一種很複雜的存在。」她說。「每人都有獨特之處,我很欣然接受自己的黑暗面。我是個很情緒化的人,如果人的情緒可以用0至10劃分,我覺得自己是不斷來回於0至9。三日之內我的情緒可以非常波動。」

回想起在藏區的旅程,佛學院僧侶們那種平穩和情緒化的 Sabrina 實在相當不同,「他們有一種說法叫『寧靜致遠』,那是一種很高的精神狀態,心境平靜和空靈的境界,和物質世界保持距離,「在這一行很易和人比較,經常會被外界影響。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找到Balance,讓內心平靜下來。」

Storyteller:Sabrina 張蔓莎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