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家庭創作單位 Cowrice

Storyteller:家庭創作單位 Cowrice

有一次,她和老公帶女兒探望嫲嫲,到他們要離開時,嫲嫲又堅持陪他們到樓下等巴士。怎知道到了樓下,嫲嫲又極為心急,苦惱巴士為何遲遲不來,不斷問巴士何時才到。「不是因為想多見一面,才要堅持陪他們等巴士的嗎?」她心想。

她覺得,嫲嫲、老公和女兒簡直一模一樣:他們兩父女也是非常沒有耐性,很怕等,每次等巴士會非常心急,因此比較喜歡搭不用等的地鐵。她發現在自己老公身上看到了嫲嫲的影子,而在女兒身上又看到了老公的影子⋯⋯一切有跡可尋,無分好與壞,那就是家庭的傳承。

她是郭小燕 Grace,家庭創作單位 Cowrice 成員之一。Cowrice 由 Grace 和她的丈夫劉卓禮 Philip 於2003年成立,那時是他們結婚前後,從來沒有想過要長期創作,因此 Cowrice 這個名字取得有點無厘頭,「『劉卓禮』讀得快一點的話聽起來就像『牛米』,於是就變成了 Cowrice⋯⋯」 Philip 帶點尷尬地說。後來家庭成員愈來愈來,多了大女兒劉凝映和小女兒劉心映(豆豆),他們便以一個家庭創作單位的身份持續創作至今。

旅行日記是他們其中一項持續進行的創作,這個計劃由大女兒凝映歲半時便開始,那時她年紀尚輕,只能將旅行收集得來的東西黏黏貼貼;到了三歲左右才開始畫簡單的繪畫,一畫便差不多畫了十年,但近年多了妹妹豆豆,又開始難畫了。

「有一次在京都,妹妹在單車前座睡著了,於是我們才可以停下來畫畫。」Grace 說。旅行日記的好處,在於可以讓自己在旅行途中靜心下來,用眼睛觀察,將看到的事物如實紀錄,他們總覺得,畫下來的旅行日記特別有紀念價值,也令旅行的回憶更加印象深刻。

兩個女兒年紀相差不少,性格和風格也頗為不同,大女兒比較直率,而妹妹則比較細緻。Grace 和 Philip 坦言他們的創作沒有計劃,從來沒有刻意要求過兩位女兒做些甚麼,完全隨心而行,「人喜歡的東西是流動的,可能過多數年,凝映踏入青春期便會選擇離開 Cowrice,但這其實正是每個家庭都要面對的問題。人生不可能定格在某一點,我們只好繼續跟著人生的 Flow 走。」就如 Cowrice 創作的肥貓Tote Bag上寫的文字一樣:「Feel what you need to feel and then let it go」,用心感受,但也要懂得放手。

Grace 和 Philip 相信,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段學習,而父母和小朋友之間則是一段互相學習的關係。不一定是父母教導小朋友,父母其實也正在學習:他們要學習和小朋友相處,同時也在學習了解自己。

「人生是一場功課。」他們認為。

他們透過女兒看世界,也從女兒身上看到自己,一些平常未能發現的不起眼細節,愈看就愈發現得更多。「當凝映愈來愈大,愈覺得在她身上可以看到自己,」Philip 說。「下一代會潛移默化家庭的習氣,但你要知道有問題,才能好好解決這個問題。沒有小朋友的話,其實不會知道。」

Philip 自視為比較自我中心、憤世嫉俗,好像有一道高牆分隔開自己和社會,不會輕易諒解他人,而 Grace 的犧牲精神會大一點。

有其父必有其女。大女兒凝映如父親一樣缺乏耐性,於是對待妹妹時也很容易失去耐性。有時明明是姐姐想分享飲品給妹妹,妹妹愈叫愈不飲,最後便會演變成爭吵,但明明,姐姐的初心是為了妹妹著想。

「如果十年後到了姐姐要幫忙照顧妹妹時,姐姐仍是這麼沒有耐性的話,那後果就會歸還到自己身上。」媽媽笑道。他們提到,凝映小時候很「淋善」,爸爸叫她飲甚麼她就會飲,於是凝映便將同一套模式放在妹妹身上。

「我相信三歲定八十。小朋友愈細敏感度就愈高,但要改變對待方式很難。」Grace坦言。父母往往是孩子的學習對象,父母的身教永遠是最重要的。「有時會想將自己對世界的看法放在女兒身上,但這是不能強求的,很多事情言語教授不到,必需以行動來教導。」Philip 說。

過去十年來 Cowrice 都是閉門造車式創作,但近年他們想更多人知道他們的想法,全因為他們想將「同理心」宣掦開去。《善養小童成大同》(Parenting for a Peaceful World)是他們育兒理念的啟蒙書藉,「這是一本期盼世界變得美好的書。作者勸人放下自私,培育同理心,並將這份同理心傳給子女。」Grace 說。

教育從來最重要,他們認為,我們現時可以在互聯網學到任何東西,但只有有血有肉的教師,才能和學生產生真正的心靈連結,可以知道學生的情緒,留意到他們是否失落,而關鍵正是在於人類教師擁有同理心。

為了讓孩子有更多機會培養同理心,他們一家人努力得很。他們不時參與親子工作坊,也會讓女兒上律動堂,「好像打開了內心的秘密,可以透過音樂律動表達內心。」他們也有想過讓孩子接受「在家自學(Homescholing)」,但又自覺要有充份把握才可以實行,不然有可能會因為壓力太大而產生情緒問題。

「在家自學是好,但要有足夠空間、時間和信心。在香港很困難。」他們相信,照顧兒女同時也要照顧自己。他們現在有個念頭,就是待豆豆從幼稚園至升讀小學前休學一年,帶女兒到國外生活。

「我們不能選擇來不來這個世界,但我們能選擇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他們相信,世界很複雜,由很多不同部份組成,我們現在的行為可能是種下種子,沒有人知道會帶來甚麼結果,但只要我們多培養同理心,每個人都多做有同理心的事情,世界才有可能變得更好。

Cowrice|Parallel Learning Exhibition and Workshops

展期:2019年8月3日至8月25日

地點:Parallel Space(九龍深水埗大南街202號地下)

展覽簡介:

展覽一方面展出 Cowrice 在不同時段的作品及最近的創作,另一方面分享他們的藝術創作方式,及作為父母和孩子一起學習的生活體驗,伸延出多個為年輕父母及其孩子精心安排的學習工作坊及講座,全心全力以父母自身的生活經歷,展現讓他們與孩子一起觸動心靈的平行學習路線。

展覧內容包括:Cowrice family 過住十多年的作品原稿及大量筆記本檔案,最新製作的手工陶藝、樂器及皮革製生活用品等,完整呈現他們從在家教學中所的創造出的獨特而充滿愛的生活美學。

文:黃宇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