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 : 【獨立音樂人Serrini】

#Storyteller : 【獨立音樂人Serrini】

「我很喜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句說話。如果你傷害我,我就會成為一個『Badder Bitch』。我要繼續折磨你。」Serrini說。

m

與鍾情戲劇有關,獨立音樂人Serrini習慣隨意轉換Persona,以不同身份和角色處事。她曾是昔日出道時的「騎呢小清新」,有時是在大學攻讀文學與文化研究博士學位的學生,有時是大學裡的正經Tutor,有時是「詩人」serruria 或GTB的Serena,如今,則是一位充滿邪氣的黑魔后。

m

提起童話故事,人人都把重心放在迪士尼式的公主王子身上,Serrini以童話故事為題的專輯《邪童謠 》卻將目光放在那些充斥邪氣的角色:「新碟關於感情的內容是零。新專輯的風格,就好像一個女人因為被人『踩親你條尾』,而不斷地喃喃自語。故事中沒有白馬,沒有王子,你想獵巫的話,那我就成為你的女巫。我愈美麗愈殘忍。」

m

比如說,《邪童謠 》第一曲《成為/Becoming》受Michelle Obama回憶錄《成為這樣的我/Becoming》啟發,表達所有人都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後者強調不斷超越自我,我們總能成為自己渴望成為的人,前者則描述了一位脫離情緒漩渦成為「新造的人」的女子;另一首歌〈Lady Grey〉,講的故事則是自己做了王后之後,回望過去的一切。那時候的她,對過去的人和事早已「I don’t care any more」。

m

這種「I don’t care」心態不只出現在歌曲,還是Serrini一貫的行事節奏。早前Serrini以GTB身份推出的「聖誕歌」《我份禮物呢》被DJ朋友拿到電台播放,結果引來很多人投訴。聽眾指責Serrini的歌難聽,甚至說香港樂壇淪陷,但如果一個人就能今香港樂壇淪陷的話,也是一個成就吧?「就是要難頂,才會找到真正支持自己的人。」Serrini笑道。

m

「還是那句,抒發感情才是意義。」Serrini說。寫歌是Serrini的護心活動,只要歌曲寫好後,那份情緒不再停駐在自己心中就足夠了。至於派台成績或是網民批評?她統統不管。

m

Serrini想做Conceptual Work,想做和主流音樂不同的東西,在她眼中近年那些得獎的流行歌比教會歌曲更加說教:「小時候,我很喜歡看頒獎典禮,那時我卻會懊惱香港沒有可以讓女生敬仰的榜樣,社會只想要一些『Accessible female figures』,卻沒有『Strong female figures』。」

m

「我不想做歌迷的榜樣,我只想做自己的榜樣。」Serrini說。

m

不做別人的榜樣,只做自己的榜樣——Serrini透過自己和她的音樂,親身向每位女生展示了她們都有潛力「becoming」一個怎麼樣的女生——每人都可以成為更好的自己。

m

Storyteller: Serrini
Illustration: Issac Spellman
Text by 黃宇恆

👀〖喜歡這畫和故事?帶它回家〗:https://bit.ly/2VEJo5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