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梁基爵

Storyteller:梁基爵

他很喜歡滑水,有一次他帶了愛犬Papa出門,和數位朋友一起駕駛遊艇出海滑水。在輪替滑水期間,他決定帶Papa下水玩。他們在水中遊著,他放Papa出去,牠自然會遊回來主人身邊,他們重覆這個遊戲數次。可是,其中一次Papa竟沒有遊回他身邊,而是向海中心遊走。

他奮力追過去,偏偏怎樣追也追不回,始終狗的泳術天生就比人類優勝。

在茫茫大海之中,他發現自己原來和死亡是那麼接近。小小的生命完全被水包圍,只需要一個錯誤決定,便可能讓生命消逝在大海之間⋯⋯幸好,後來朋友駕著船回來阻止Papa繼續游才順利救回了牠,可是因為這件事,他有很多晚也睡不著。他後悔自己那種愚蠢而又危險的行為,差點就讓Papa送命。

水是萬物之源,一切生命皆從水而來;在很多文化中,水也象徵潔淨;實際上,水又危險得很,但生命失去水又會死⋯⋯他發現,生與死是一體兩面,只有死才有機會重生。他是梁基爵 Gaybird,基於水複雜而多變的性質,他創作了無障礙媒體藝術表演《急救箱與許願池》,一場於泳池中心進行的多媒體音樂演出。

想在泳池表演的想法,早就出現在梁基爵心中,「身在泳池中,你不覺得會有種舉步維艱、被四面包圍的感覺嗎?」他說。梁基爵過去的作品討論的題材很大,近年他轉而關注更多自己身處這個城市的狀況:「每天早上吃早餐時我也會聽收音機,聽到那荒謬的一切,甚至會想講粗口。」梁基爵不禁說。

在他眼中,香港人生活寸步難行,甚至可以說是「衰到貼地」,為了表達香港那種浮浮沉沉的狀態,他一心想找個泳池來表演,可是尋找場地卻遇到很大困難,那是因為政府泳池不可以用來表演,因此他只能從私人泳池入手。花了差不多一整年時間,終於找到位於薄扶林的香港傷健協會賽馬會傷健營泳池,這個場地曾經舉辦過電影放映會,讓觀眾浮在水中看電影,梁基爵的表演,則是打算讓表演者浮在水中演奏。場地方面聽到梁基爵的想法後,便一口答應。

「為了表現香港人太『坐井觀天』的訊息,我本來想放走泳池所有水,只可惜泳池方面說技術問題有限制所以拒絕了。」梁基爵說。他覺得香港的環境危在旦夕,但他同時又心存希望,一直寄望香港有機會重生。梁基爵覺得,泳池有種與醫院相似的氣氛,那麼我們也有可能在泳池接受急救,繼而重生。

「創作的目的就是想積累凝聚力,希望在這個時代反映自己感受,與他人互相影響。雖然可見將來的香港只見得會繼續差下去,可是這樣才相對給人推動力。」他說。

「我有一句座右銘:『Limitation is another creation』。」梁基爵說。

有很多在岸上很簡單可以做到的事,一到泳池就做不到了:「只是想在泳池裡唱歌,原來也會這麼困難,可是正因為水的限制,才推動了創意。媒體藝術就是要發展世界未有的東西,正因為未有,那就沒有人知道可不可行,一切要先試再算。」

梁基爵過去創作一向以音樂主導,這次演出因為身在泳池,所以除了運用水發出的聲音,也會配合泳池來創作與水相關的畫面;由於尋找場地的困難,讓他到了1月才能決定3月演出的場地,可是緊迫的時間對他來說並不是阻礙。

Limitation is another creation

泳池的限制、時間的限制,以及香港的限制,總總限制加諸在梁基爵身上不是負擔,而是引發創意的契機。有限制不是不完美的藉口,反正人生就是充滿限制。在限制下也要發揮創意才行,畢竟解決問題正是創作人工作之一。


假如每個人只可以許一個願,假如這個願必然會成真,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急救箱與許願池》的介紹如此寫到。如果只可以許一個願,而這個願必然會成真,梁基爵又會許甚麼願呢?

「我不需要這個願望。反正一個願望不足以滿足我。」梁基爵笑道:「我不相信沒有經過努力而得到的東西,所以我會照常做我現在做的事情,不需要靠許願,那個願望自然會幫助我順利完成這件事。」

#沒有你的故事也是你的故事

_______

Storyteller: 梁基爵
Text by 黃宇恆
Illustration by 小萊


這場半浮不沉有如這個城市的狀態,亦有如當中人們的心境。靜默可能是一種無聲呼喊,水中波頻引發漣漪效應。這是一場夢囈般的音樂會,又像是一個城市的寓言:

演出 
26, 27, 28.3.2019 (星期二至四) 8pm 

香港傷健協會賽馬會傷健營 [泳池] 
香港薄扶林水塘道75號

網上登記將於15.3.2019 5pm開始:
www.putyourself.in/event/ekwp2019/
必須網上登記,費用全免。名額有限,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