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teller:《G殺》導演李卓斌

品學兼優的趙雨婷有一個秘密,那就是她一直與學校教師發展師生戀;她的同學Don仔也有一個秘密,那就是無頭屍體的所在地⋯⋯

故事由一宗離奇的人頭命案開始。一個人頭突然跌入大提琴手傅以泰家中,讓眾人的日常生活拉下帷幕,他的同學、患有亞氏保加症的Don仔被認定為是殺人兇手,同一時間,趙雨婷又失蹤了⋯⋯

一個城市的故事從來不由任何一人的故事主導,而是由無數人的故事碎片組合而成。可能是你的故事,也可能是他的故事,這些在我們身邊陸續發生的事件組合成整個都會的拼圖⋯⋯《G殺》的六位角色看似互不相關,實際卻互為連結、互為影響,甚至是連成為一個圓。這是一個關於社會、關於絕望與希望的故事。

「妳出生的那天,連日以來的大雨忽然停下來,所以妳的名字就成了雨婷。」媽媽對趙雨婷說。

清早的陽光温柔地曬落在兩母子身上,她們緩緩走在飛鵝山的山脊,從山上往下望,可以俯瞰市區一望無際的高樓大廈。無需言語,導演和攝影師都知道這是一個完美的鏡頭,不枉他們劇組凌晨四點登上飛鵝山,吹著冷風,也只為捕捉清晨最柔和的陽光。

「沒有人這樣拍過飛鵝山。」導演感嘆道:「那是一個很有詩意的畫面。」由楊卓娜飾演媽媽,陳漢娜飾演女兒趙雨婷,兩母子一同登山的片段,是《G殺》導演李卓斌在整部電影中最喜歡的一幕,與導演合作多年的攝影師譚家豪更因為一幕幕出色鏡頭,而入圍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攝影」提名。

「小時候本來是想畫漫畫的。」導演笑道。可惜後來發現沒有天份,便毅然放棄漫畫轉而投身電影圈,「我始終有故事想講。」他自2005年入行,2009年拍出首部試作電影《潛入戲院》,十四年後的2019年,首部商業劇情電影《G殺》終於能在大銀幕正式上映。《G殺》故事圍繞一宗兇殺案,並以非線性方式叙事,看似跳脫無序的劇情以各個由G字開頭的詞語連接。《G殺》因其暴力和血腥鏡頭被人標籤為日系電影,甚至有人覺得與中島哲也的《告白》相似,但導演坦言與其說他們走日系路線,他們反而是刻意避免讓《G殺》像日本電影。

「根本一點也不像中島哲也,硬要說的話,可能更像園子温吧,不過大家都不認識園子温就是了。」要定義的話,導演會將《G殺》視為懸疑推理電影,甚至帶有些黑色幽默味道,而導演正是黑色幽默愛好者。「我心目中的人生三大電影,分別是《搏擊會》、《迷幻列車》和《狂牛》⋯⋯或者《2046》吧。」

「我們劇組既想拍一部香港市場少見的電影,同時又想忠於自己,拍出自己關心的議題。」李卓斌自命為年輕世代,很多電影都是由網絡出發,他最想關注的是社會議題,而不只是講政治:「我想中立地紀錄香港現況,而不是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場。本來世事就不是二元對立,黑白之間有很多灰色,只是要講現代香港的話,又不可能不提及中港融合。」

《G殺》在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中得獎,「首部」是一個由政府策劃,有意培育香港電影人才的比賽,得獎團隊將獲資助一筆資金來拍攝其首部劇情電影,而《G殺》所在的專業組,獎金只有以電影製作標準來說絕不算多的550萬元。

「既然是用政府錢,又不用還,那就應該將自己最獨特一面呈現給觀眾。當你擁有可以任性的條件時仍不任性的話,那要等到何時呢?」導演坦然:「我覺得自己算是善用到「首部」的資金。既然人人都說香港電影圈青黃不接,那演員就多用新面孔吧。」《G殺》七個主要角色,除了杜汶澤之外都是鮮見於香港大銀幕的演員,而《G殺》也獲得了金像獎最佳攝影、剪接和音響效果提名,無疑肯定了《G殺》幕後人員的努力。

《G殺》開首的配樂,是巴哈的No. 1 in G大提琴無伴奏組曲,這首樂曲之所以會誕生,是因為當時巴哈覺得大提琴一直被視為配角,於是便寫成了以大提琴為主角的No. 1 in G,希望將大提琴推上舞台。No. 1 in G因為與G有關所以被放入《G殺》,同時,也巧合地呼應了導演希望將電影圈配角推上鎂光燈正中央的想法。

「『首部』這個獎是很折磨人的,當然得獎當下很興奮,但那只是痛苦的開始。當你得奬後,你就要放棄手頭上一切你正在做的事走去拍電影,而拍攝期間不會有人幫助你,那是一個人的戰鬥。為了在拍攝《G殺》期間維持生計,我花光了過去那麼多年的所有積蓄,這可能是很大的犧牲,但我又會想,也許我過去儲下的錢就是為了讓我能在這刻拍出《G殺》吧?如果這一次不盡全力做的話,日後只會後悔。」導演說。

導演相信,《G殺》沒有標奇立異,只要打開netflix看看外國的電影,就會發現這類型題材在外國普遍得很,相較起來《G殺》根本算不上大膽。世界變得很快,只不過是香港落後於人,而《G殺》則試圖將香港和世界拉近距離。

「不會去想甚麼香港電影業衰不衰退的問題,反正我自己從來沒有經歷過最輝煌的一刻。

電影是娛樂,同時又是藝術,就算形式再改變也始終會有人看電影。做導演,其實一定『揾到食』。」導演笑道:「就算是去到《飢餓遊戲》的世界,也需要有導演去幫女英雄Katniss Everdeen拍攝革命宣傳片吧。」

無論世界如何改變,人類總是需要故事,而拍故事拍成映象,就是電影導演的工作了。

Text by Wong Yue Hang.

Illustration by Keo Chow.

收藏故事

Shar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