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物小姐

雜物小姐

萬一明天我就不在人世,你可以幫我處理舊物和回憶嗎?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明天,你最想做的是什麼?」阿明手握著被捏得變形的啤酒罐。

「你發燒嗎?」阿珊把手上那冒著水珠的啤酒罐貼在阿明的臉頰上。

阿明沒有避開。

「嗚嗚嗚……」突然一陣急促的鳴叫聲傳來,消防車在深夜間叫得特別囂張。

倚在露台柵欄的阿珊,伸長脖子,踮起腳尖,正想朝聲音的方向搜索時,阿明突然把手按在她的肩膊上,「小心啊!不然明天也過不了!」

「有你在,沒什麼可怕的!」阿珊笑得很燦爛。

雖然看不見,但消防車的聲音一輛接著一輛的交織著。

「不知哪一家哪一戶發生火災了?」阿珊呷了一口已經沒氣的啤酒,明明是又熱又悶的晚上,說到這竟突然雞皮疙瘩。

「最可怕的是,一把火,把家吞沒了,把回憶也吞沒了,就只剩下自己。」阿明的話使氣氛突然降溫。

「喂!挺起精神呀!不要只向壞方向想!」阿珊故意拉高嗓子。

「你也是時候回娘家清理一下你的雜物呀?香港地的呎價有多貴你不是不知道吧?你兩母女就是喜歡什麼都囤積一堆,真不明白!萬一發生火警怎辦?」

「這是念舊!」

「你連二十多年前的小學教科書也有兩大箱,多念舊也說不通吧!」

「我只是還未有時間整理。」

「我勸你明天一早打道回府,拿那兩大箱的廢紙回收,做得到的請你吃放題。」阿明捏了一下阿珊的臉頰,他知道再說下去,阿珊就要發脾氣了。

「萬一,我只是說萬一明天我就不在人世了,你可以幫我處理我的舊物和回憶嗎?把它們好好的翻一遍。」

「不行!」

「這很難辦到嗎?」

「當然難啊!我不想處理你的過去。」

「你那麼不近人情呀!」

「不是,只是我怕我處理不了,我怕我把你認為生命中最珍貴的都扔掉了,所以,還是交給你處理最好。」

「藉口,說到底還不是惰性作祟嗎?如果換你明天不在了,我就把你的東西統統燒掉,行李過重上不了天堂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是避免把你生命中最珍貴的都扔掉!」

「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就在我旁邊啊!」

「算你會說話!哈哈!」氣氛一下子又熱了起來。

「我是說我旁邊的那盆萬年青啊!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第二天早上,阿珊跑回娘家,發現那兩大箱小學教科書已經不在了。

「媽!那兩箱……」

「還好意思問我,你的貓咪啊,到處亂撒尿,前陣子整間屋都是貓尿味,我花了多大的勁才找到源頭,就在你那兩大紙皮箱……」

阿珊哭笑不得,她還記得當年阿明的學號是40號,考試時就坐在她的身後。阿明硬要交換常識作業溫書,然後又不肯物歸原主。

她很想把這本作業留起來,但現在,她想了想,還是不要緊吧!

因為,最珍貴的就在她身旁,那已經很足夠了。

Storyteller:意韵
Illustration by @ddd.an.i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每天走訪不同角落去尋找故事、有故事的人、不同創作人,還有以不同媒介創作不同類型的原創故事,但同時間亦想讓更多創作人和有故事的人曝光在這平台。大家可以到以下網址跟我們分享你的故事或作品,我們會盡快跟進:https://bit.ly/2FwN6G3

歡迎任何慈善機構或商業合作,以圖畫說故事,以故事看世界,我們會為你想像更多,支持本地創作人,請電郵至說故事工作室 [email protected]

IG : @everyone.is.storyteller